<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谢短篇第三六

    2012-08-04  生活向太阳

    ?#21646;?#35299;】

      本篇篇名?#23567;?#35874;短?#20445;?#23601;是?#36873;?#25991;吏”与“儒生”的短处告诉人们。

      在当时,儒生“自谓通大道(先王之道)?#20445;?#33021;说一经?#20445;?#30475;不起文吏;而文吏“自谓知官事,晓薄书?#20445;?#20063;瞧不起儒生。王充则认为,他们是在不同职业之间,用自己的长处来比别人的短处,若在各自的职业范围内,其短处也是明显的。他便向儒生提出了许多?#35805;?#20754;生无法解答的五经中的问题,向文吏提出了许多有关公务中文吏无法解答的问题,并指出这是由于他们“闭暗不览古今”的结果。最后王充总结说,儒生与文吏“无一阅备(完备),皆浅略不及,偏驳不纯,俱有阙遗?#20445;?#27809;有一个十全十美,学问都片面、杂乱、不完善,都有缺点和不足,没有什么理由值?#27809;?#30456;指责。

      【原文】

      36·1《程材》、《量知?#32602;?#35328;儒生、文吏之材不能相过,以儒生修大道,以文吏晓簿书,道胜于事,故谓儒生颇愈文吏也。此职业外相程相量也,其内各有所以为短,未实谢也。夫儒生能说一经,自谓通大道以骄文吏;文吏晓簿书,自谓文无害以戏儒生。各持满而自藏(1),非彼而是我,不知所为短,不悟于?#20309;?#36275;。《论衡》詶之(2),将使■然各知所之(3)。

      【注释】

      (1)藏:古无“藏”字,疑“臧”?#20013;谓?#32780;误。臧:善。这里作高明讲。

      (2)詶:章录杨校宋本作?#25226;怠保?#21487;从。下同。

      (3)■(shì士):即“奭?#20445;?#36890;“赩(xì细)?#20445;?#32418;色。|然:形容脸红的样子。之:根据文意,疑是“乏”?#20013;谓?#32780;误。后文“二家各短,不能自知。”义与此同,可证。

      【译文】

      《程材》、《量知?#32602;?#35762;到儒生和文吏的才能不相上下,因为儒生掌握了先王之道,文吏通晓公文,由于先王之道胜过具体事务,所以认为儒生稍稍胜过文吏。这是在不同职业之间来相互比较衡量,对他们职业范围内各自所具有的短处,没有如实论述。儒生能解说一种经书,就自认为弄通先王之道来傲视文吏;文吏通晓公文,就自认为会处理公文不出差错来嘲弄儒生。他们各怀自满,自以为高明,别人不对而自己对,不知道什么是短处,不明白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论衡》解答这个问题,将使他们脸红各自知道自己的短处。

      【原文】

      36·2夫儒生所短,不徒以不晓簿书,文吏所劣,不徒以不通大道也,反以闭暗不览古今,不能各自知其所业之事未具足也。二家各短,不能自知也,世之论者,而亦不能詶之,如何?

      【译文】

      儒生的短处,不仅仅因为不通晓公文,文吏的不足,不仅仅因为没?#20449;?#36890;先王之道,反而是因为闭塞不明,不通古今,不能各自知道自己所从事的事业不全面。二家各有短处,自己不能了解,世上评论的人,也不能解答它,这怎么行呢?

      【原文】

      36·3夫儒生之业,五经也。南面为师(1),旦夕讲授,章句滑习(2),义理究备,于五经,可也。五经之后(3),秦,汉之事,无不能知者(4),短也。夫知古不知今,谓之陆沉,然则儒生,所谓陆沉者也。五经之前,至于天地始开,帝王初立者,主名为谁,儒生又不知也。夫知今不知古,谓之盲瞽(5)。五经比于上古,犹为今也。徒能说经,不晓上古,然则儒生,所谓盲瞽者也。

      【注释】

      (1)南面:坐北朝南,在古代是尊贵的位置。

      (2)滑习:?#27973;?#29087;悉。

      (3)五经之后:《周易》、《诗经》、《尚书》、《周礼》、《春秋?#33539;?#20316;于春秋战国时代。五经之后,这里是指春秋战国之后。

      (4)无:根据文意,疑是衍文。

      (5)盲瞽(gǔ古):瞎子。

      【译文】

      儒生的事业是五经。面朝南边作老师,早晚讲课,把经书的章节字句背得滚瓜烂熟,道理讲得十分完备,在通晓五经这点,是不错的。春秋战国之后,秦、汉的事情,不知道的,就是短处。了解古代不了解现在,称为愚昧无知,那么儒生就只能称作愚昧无知的人了。春秋战国之前,到天地开辟,帝王开始设立,君主的名字是谁,儒生更不知道。了解现在不了解古代,称为瞎子。春秋战国时代跟上古相比,就像是今天跟春秋战国时代相比一样。只能?#21040;?#32463;书,不通晓上古,那么儒生就是称作瞎子的人。

      【原文】

      36·4儒生犹曰:“上古久远,其实暗昧,故经不载而师不说也。”夫三王之事虽近矣(1),经虽不载,义所连及(2),五经所当共和(3),儒生所当审说也。夏自禹向国(4),几载而至于殷,殷自汤几祀而至于周,周自文王几年而至于秦?桀亡夏而纣弃殷,灭周者何王也?周犹为远,秦则汉之所伐也。夏始于禹,殷本于汤,周祖后稷,秦初为人者谁?秦燔五经,?#30001;?#20754;士,五经之家所共闻也。秦何起而燔五经,何感而坑儒生(5)?秦则前代也。汉国自儒生之家也(6)。从高祖至今朝几世,历年讫今几载(7)?初受何命,复获何瑞?得天下难易孰与殷、周?家人子弟学问历几岁,人?#25163;?#26352;:“居宅几年?祖先何为?”不能知者,愚子弟也。然则儒生不能知汉事,世之愚蔽人也。温?#25163;?#26032;(8),可以为师。古今不知,称师如何?

      【注释】

      (1)近:根据文意,疑“远”之误。

      (2)连及:连贯。

      (3)根据文意,疑“经”下?#36873;?#20043;家”二字。下有“五经之家所共闻也?#20445;?#21487;证。五经之家:指研究五经的人。

      (4)向?#21644;ā?#20139;?#20445;?#20139;有。享国:指统治国家。

      (5)生:疑“士”之误。此承上“?#30001;?#20754;士”为文,可证。

      (6)家:家庭。这里指生活的时代。

      (7)讫(qì气)?#21644;ā?#36804;?#20445;?#21040;。

      (8)温?#25163;?#26032;:语出《论语·为政?#32602;?#24847;思是复习旧的知识,才能?#21448;?#24471;到新的知识。王充这里是取“故”与“新”二字,把它们理解为“古”与“今?#20445;?#29992;来指责儒生不知古今。

      【译文】

      儒生还可以说:“上古已很久远了,那时候的事情昏暗不明,所以经书上没有记载,老师也没有讲过。”夏禹、商汤和周文王、周武王的事情虽然很远,经书上即使没有记载,但道理是相通的,这是研究五经的人应该都了解的,儒生们应?#20204;?#26970;地加以解释。夏朝从禹统治国家经过多少年才到殷朝,殷朝从汤经过多少年才到周朝,周朝从文王经过多少年才到秦朝呢?桀使夏朝亡,纣使殷朝灭,丧失了周朝天下的又是哪个王呢?要是周朝还算远,那么秦朝则是汉朝灭掉的。夏朝从禹开始,殷朝从汤立国,周朝的起祖是后稷,那么秦朝的第一个君主又是谁呢?秦朝烧五经,?#30001;?#20754;士,这是研究五经的人都知道的事。秦始皇是什么起因要烧五经,又是什么感触要?#30001;?#20754;士呢?要是秦朝还算前代,那么汉朝本是儒生生活的年代。从高祖刘邦到现在是几代,又经过多少年才到现在呢?最初禀受了什么天命,又得到了什么祥瑞呢?汉朝得天下与殷、周相比,哪个难,哪个容易呢?家里的孩子读书过了多少年,有人问他:“你住的房子有多少年?祖先是干什么的??#27604;?#26524;都不能知道,就是愚昧无知的孩子。哪么儒生不知道汉朝的事情,就是世上愚昧无知的人。复习旧的了解新的,才可以做老师。古今都不知道,怎么能称老师呢?

      【原文】

      36·5彼人问曰(1):“二尺四寸(2),圣人文语(3),朝夕讲习,义类所及,故可务知(4)。汉事未载于经,名为尺藉短书(5),比于小道,其能知,非儒者之贵也。

      【注释】

      (1)问:这是回答上文“称师如何”的话,故疑“问”系衍文。

      (2)二尺四寸:指汉代经书。参见11·3注(1)。

      (3)文:美,善。这里是精辟的意思。

      (4)务:?#38750;蟆?#36825;里是努力的意思。

      (5)藉?#21644;ā?#31821;?#34180;?#23610;藉短书?#27721;?#20195;?#35805;?#20070;籍使用的竹木简只有一尺左右。所以称作“尺籍”或“短书?#34180;?#36825;里是指?#35805;?#20070;籍。

      【译文】

      那些儒生会说:“经书是圣人精辟的话,早晚讲授学习,涉及的道义类似,所以能够经过努力弄懂。汉朝的事情在经书上没有记载,称作?#35805;?#20070;籍,近于小道理,即使能懂得它,也不是儒者引以为贵的。

      【原文】

      36·6儒不能都晓古今(1),欲各别说其经,经事义类,乃以不知为贵也!事不晓,不以为短,请复别问儒生,各以其经旦夕之所讲说。

      【注释】

      (1)根据上文,疑“儒”下脱一“生”字。

      【译文】

      儒生不能对古今的事都了解,只想各自分别讲述他们擅长的经书,可是经书上的事情和道理是类似的,如果说可以不了解古今的事,这才是以无知为贵!要是对古今的事不通晓,还不认为是短处,那么就请让我用他们各自早晚讲习的经书,再来分别问一问儒生吧。

      【原文】

      36·7先问《易》家(1):?#21834;?#26131;》本何所起?造作之者为谁?”彼将应曰:“代羲作入卦(2),文王演为六十四(3),孔子作《彖》、《象》、《系辞?#32602;?)。三圣重业(5),《易》乃具足。?#34109;手?#26352;:?#21834;?#26131;》有三家,一曰《连山?#32602;?),二曰《归藏?#32602;?#19977;曰《周易》。伏羲所作,文王所造,《连山》乎,《归藏》、《周易》也?秦燔五经,《易》何以得脱?汉兴几年而复立?宣帝之时,河内女子?#36947;?#23627;(7),得《易》一篇,名为何《易?#32602;看?#26102;《易》具足未?”

      【注释】

      (1)《易?#32602;?#21407;指像《周易》一类占卦用的书,后来只流传下《周易》一种,因此就专指《周易》了。《周易》是儒家的重要经典之一。“易”有变易,简易,不易三义,相传系周人所作,故名。内容包括经和传?#35762;?#20998;。《易》家:指研究讲解《周易》的儒生。

      (2)伏羲:一作?#25481;恕?#21253;牺、庖牺、伏戏,也称牺皇、皇羲。中国神话中人类的始祖。传说人类由他与女娲?#32622;?#30456;婚而产生。一说他是上古的帝王。传说八卦是他制作的。《北堂书钞·岁时部·物篇》引《尹子》曰:“伏羲始画八卦,别八节,而化天下。?#34180;?#30333;虎通德论·号篇?#32602;骸?#20239;?#25628;?#35266;象于天,俯察法于地。固夫妇,正五?#26657;?#22987;定人道,面八卦,以治天下,天下伏而化之。”八卦:《周易?#20998;?#30340;八种基本图形,用?#21834;?#21644;?#21834;?#31526;号组成;以?#21834;?#20026;阳,以?#21834;?#20026;阴。名称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易传》作者认为八卦主要象征天、地、?#20303;?#39118;、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并认为“乾?#34180;ⅰ?#22372;”两卦在“八卦”中占特别重要的地位,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一切现象的最初根源。“八卦”本来是古人用气解释天地万物构成的符号,后来成了进行占卜、宣扬迷信的工具。

      (3)演为六十四:传说周文王把八卦通过排列组合,两两相配成六十四组,称为六十?#21602;裕?#22914;“乾”下“坤”上的?#21834;觥?#20026;“泰”卦)。每一卦都有文字说明,这就是《易》的正文,称作“经?#34180;?/P>

      (4)《彖(tuàn团去)》、《象》、《系辞?#32602;?#21363;《彖辞》、《象辞》、《系辞?#32602;?#23427;们和《文言》、《序卦》、?#31471;地浴貳ⅰ对?#21350;》一起,相传都是孔子作的。这些是解释《易》的经文的,称作“传?#34180;?/P>

      (5)三圣:指伏羲、周文王、孔丘。业:事业。这里指作《易》。

      (6)《连山?#32602;?#20256;说它与下文的《归藏?#33539;?#26159;《周易》之前的古《易》之一。连山卦以纯艮(■)开始,艮为山,故名。归藏卦以纯坤(■)为首,坤为地,“万物莫不归而藏于其中?#20445;?#25925;名。(7)河内:郡名。治所在怀县(今河南省武陟县西南),?#39556;?#30456;当于今河南省黄河以北,京汉铁路(包括汲县)以西地区。

      【译文】

      先问研究解释《易》的儒生:?#21834;?#21608;易》本来的起因是什么?作者是谁?”他们将会答应说:“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推演成六十?#21602;裕?#23380;子作《彖辞》、《象辞》和《系辞》。伏羲、文王、孔子三圣沿袭作《易?#32602;?#26131;》才完备。”再问他们:?#21834;?#26131;》有三家,一?#23567;?#36830;山?#32602;?#20108;?#23567;?#24402;藏?#32602;?#19977;?#23567;?#21608;易》。伏羲,文王作的,究?#25925;恰?#36830;山》呢,?#25925;恰?#24402;藏》、《周易》呢?秦朝烧毁五经,《周易》为什么能逃脱呢?汉朝兴起经过多少年,才重新?#36873;?#21608;易》立为经书呢?汉宣帝的时候,河内郡有个妇女拆老屋,得《周易》一篇,名叫什么《易》呢?#31354;?#26102;《周易》完备了没有呢?”

      【原文】

      36·8问《尚书》?#20197;唬?):“今旦夕所授二十九篇(2),奇有百二篇(3)。又有百篇。二十九篇何所起?百二篇何所造?秦焚诸书之时,《尚书?#20998;?#31687;皆何在?汉兴,始录《尚书》者何帝?初受学者何人?”

      【注释】

      (1)《尚书?#32602;?#20134;称《书经》或《书?#32602;?#20754;家经典之一。?#21543;小?#21363;“上?#20445;?#19978;古以来之书,故名。是中国上古历史文件和部分追述古代事迹著作的汇编。有《今文尚书》和《古文尚书?#33539;?#31181;。

      (2)二十九篇:指西汉的今文《尚书?#33539;?#21313;九篇,保存在今天通行本《尚书?#20998;小?/P>

      (3)奇:疑字误,但未知何字之误。百二篇:这里指当时经师所讲授、流行的一种有?#35805;?#38646;二篇的《尚书?#32602;?#19982;下文讲的?#35805;?#31687;本的《尚书?#32602;?#29616;今已散失。《汉书·儒林传?#32602;骸?#19990;所传百两篇者,出东莱张霸,分析二十九篇,以为数十。又采《左氏传》、《书叙》为作首尾,凡百二篇。”

      【译文】

      问研究解释《尚书》的人:“如今早晚讲授的《尚书》是二十九篇,另外有?#35805;?#38646;二篇的,还有?#35805;?#31687;的。二十九篇《尚书》的起因是什么??#35805;?#38646;二篇的作者是哪个?秦朝焚毁书籍的时候,《尚书》各篇都在什么地方?汉朝兴起,开始收录《尚书》的是哪个?#23454;郟?#26368;初向学生讲授的又是哪个人?”

      【原文】

      36·9问《礼》?#20197;唬骸?#21069;孔子时,周已?#35780;瘢?#27575;礼,夏礼,凡三王因时损益,篇有多少,文有增减。不知今《礼?#32602;?#21608;乎,殷、夏也?”彼必以汉承周,将曰:“周礼。”夫周礼六典(1),又六转(2),六六三十六,三百六十,是以周官三百六十也。案今《礼》不见六典,无三百六十官,又不见天子,天子礼废?#38382;保?#23682;秦灭之哉?宣帝时,河内女子?#36947;?#23627;,得佚《礼》一篇,六十篇中(3),是何篇是者(4)?高祖诏叔孙通制作?#20817;瞧貳罚?),十六篇何在(6),而复定仪礼(7)?见在十六篇(8),秦火之余也,更秦之时,篇凡有几?

      【注释】

      (1)六典:周礼把朝延事务分属六个主管部门,即天官治典(主管行政)、地官教典(主管农业、风俗教化)、春官礼典(主管礼仪制度)、夏官政典(主管军事)、秋官刑典(主管刑法)、冬官事典(主管建筑和手工生产)。每官之下,又有六十官。

      (2)转:运转。这里是相乘的意思。

      (3)六十:疑“十六”之误倒。下文有“十六篇何在?#20445;?#35265;在十六篇?#20445;?#20170;《礼经》十六?#20445;?#21487;证。

      (4)是:后一个“是”指代“佚《礼》?#34180;?/P>

      (5)叔孙通:参见8·8注(14)。

      (6)十六篇:《后汉书·曹褒传?#32602;骸?#21460;孙通《汉仪》十二篇。”故疑十六篇系十二篇之误,或汉时王充另有所见。

      (7)仪礼:根据文意,疑“礼仪”之误倒。

      (8)见?#21644;?#29616;?#34180;?/P>

      【译文】

      问研究解释?#20817;?#31036;》的儒生:“在孔子以前,周朝已经制定了礼,还有殷礼,夏礼,?#31807;?#21382;三代,礼都根据当时的情况有增减,篇数有多有少,文字有增有减,不知道现在的?#20817;?#31036;?#32602;?#26159;周朝的,?#25925;?#27575;朝、夏朝的?”他们必定认为汉制继承周制,将回答说:“周礼。”其实,周朝的礼有六典,再用六相乘,六六三十六,三百六十,这是因为周朝的官职有三百六十个。考察现在的《礼》不见六典,没有三百六十个官职,又看不见关于天子礼仪的记载,天子的礼仪是什么时候废除的呢?难道是秦朝烧掉的吗?汉朝宣帝时,河内郡一个妇女拆老屋,得到失传的《礼》一篇,十六篇中,哪一篇是失传的《礼》呢?汉高祖命令叔孙通制作?#20817;瞧貳罚?#37027;么当时《礼》十六篇在什么地方去了呢?为什么还要重新制定礼仪呢?现在的《礼》十六篇,是秦始皇烧书剩下的,经历了秦朝,一?#19981;?#26377;多少篇呢?

      【原文】

      36·10问《诗》?#20197;唬骸啊?#35799;》作何帝王时也?”彼将曰:“周衰而《诗》作,盖康王时也。康王德缺于房,大?#21363;?#26191;(1),故《诗》作(2)。”夫文、武之隆,贵在成、康(3),康王?#27492;ィ?#35799;》?#39539;?#20316;?周非一王,何知其康王也?二王之未皆衰,夏、殷衰时,《诗》何不作?《尚书》曰:“诗言志,歌咏言。”此时已有诗也(4)。?#20808;?#21608;以来(5),而谓兴于周。古者采诗,诗有文也;今《诗》无书(6),何知非秦燔五经,诗独无余礼也(7)。

      【注释】

      (1)晏?#21644;懟?#36825;里指起床晚。

      (2)《诗?#32602;?#36825;里指《诗经》的第一篇《关睢》。根据文气,疑“作”下?#36873;?#20063;”字。?#26263;?#20462;本”在“作”后有“也”字,可证以上参见刘向?#35835;信?#20256;·?#25163;恰貳?/P>

      (3)贵:根据文意,疑“贵”是“遗”的坏字。本书《儒增篇》作“遗在成康?#20445;?#27491;与此同,可证。遗:留。这里是继续的意思。

      (4)此时:这里指尧、舜时代。

      (5)?#20808;?#21608;以来:这里是从上古的诗中截取周以来的诗编入《诗经》的意思。(6)书:这里是指关于西周以前古诗的文字记载。

      (7)礼:全句义不可通,故疑“礼”系?#38712;弊中谓?#32780;误。札:薄的书板。

      【译文】

      问研究解释《诗经》的儒生:?#21834;?#35799;经?#21453;?#20316;于哪个帝王的时代?”他们将回答说:“周朝衰败的时候,《诗经》已创作出来了,那么大概作于周康王的时候。由于康王的品?#30053;?#25151;事上有缺点,大臣们就讽刺他起得晚,因此创作了《诗经·关睢》。”周文王、周武王的隆盛事业?#26377;?#21040;了成王、康王的时代,康王时还没有衰败,《诗经》怎么能创作出来呢?周朝不只一个帝王,怎么知道他就是康王呢?夏禹、商汤的未代都衰败,但是夏朝、殷朝衰败的时侯,《诗经》为什么没有创作出来呢?《尚书·舜典》上说:“诗要说出自己的心意,歌要唱出自己想说的话。”可见,这时候已经有诗了。从上古诗中截取周朝以来的诗编入《诗经?#32602;退怠?#35799;经》产生在周朝。古代帝王派人采集诗歌,每首诗都有文字记载,现在的《诗经?#20998;?#27809;有关于古诗的文字记载,怎么知道不是秦始?#21490;?#28903;五经,独使周以前的诗一篇也没有留下来呢?

      【原文】

      36·11问《春秋》?#20197;唬骸?#23380;子作《春秋?#32602;?#21608;何王时也?自卫反?#24120;?),然后乐正,《春秋》作矣。自卫反?#24120;?#21696;公时也。自卫,何君也?俟鲁子以何礼(2),而孔子反鲁作《春秋》乎?孔子录史记以作《春秋?#32602;?),史记本名《春秋》乎?制作以为经,?#26031;欏?#26149;秋》也(4)?”

      【注释】

      (1)反?#21644;?#36820;?#34180;?/P>

      (2)俟(sì四):这里是对待的意思。

      (3)史记:这里指鲁国史官写的编年史。

      (4)归:疑“号”繁体草书?#35859;?#32780;误。本书《正说篇》有:“春秋者,鲁史记之名,孔子因旧?#25163;?#21517;,以号春秋之经?#20445;?#21487;证。

      【译文】

      问研究解释《春秋》的儒生:“孔子作《春秋?#32602;?#26159;周朝哪个君王的时候?他从卫国回到鲁国,然后鲁国的音乐才得到审定和整理,之后写了《春秋》。从卫国回到鲁国,是?#22066;?#20844;的时候。他从卫国动身,那里的君主是谁?用什么礼节对待他,而使他回到鲁国就要写《春秋》呢?孔子抄录鲁国史官的编年史用来写《春秋?#32602;?#40065;国史官的编年史本名?#23567;?#26149;秋》呢??#25925;切?#20316;成为经以后,才称为《春秋》的呢?”

      【原文】

      36·12法律之家,亦为儒生。问曰:?#21834;?#20061;章?#32602;?),谁所作也?”彼闻皋陶作狱,必将曰:?#26696;?#38518;也。”诘曰:?#26696;?#38518;,唐、虞时,唐、虞之刑五刑(2),案今律无五刑之文。”或曰:“箫何也。”诘曰:“箫何,高祖时也。孝文之时,齐太?#33267;?#28147;有德有罪(3),征诣长安(4),其女?#25454;?#20026;父上书(5),言肉刑壹施(6),不得改悔。文帝痛其言,乃改肉刑(7)。案今《九章》象刑(8),非肉刑也。文帝在箫何后,知时肉刑也,箫何所造,反是肉刑也(9)?而云《九章》箫何所造乎(10)?”古礼三百(11),威仪三千(12),刑亦正刑三百(13),科条三千(14),出于礼,入于刑,礼之所去,刑之所取,故其多少同一数也。今《礼经》十六(15),箫何律有九章,不相应,又何?五经题篇,皆以事义别之(16),至礼与律独经也(17),题之,礼言《昏礼?#32602;?8),律言《盗律》何(19)?

      【注释】

      (1)《九章?#32602;?#25351;西汉初年箫何根据秦律制定的《九章律?#32602;?#20854;九律为?#26263;?#24459;、贼律、囚律、捕律、杂律、具律、户律、兴律和厩律。

      (2)五刑:指墨,刺面?#22238;媯▂ì疫),割鼻;刖(fèi废),断足?#36824;?#30772;坏生殖机能;大辟,死刑;五?#20013;?#27861;。

      (3)齐?#20309;?#27721;初年分封的诸侯王国,在今山东省北部。太?#33267;睿?#23448;名。大?#20061;?#30340;属官,管理太仓(国?#26131;?#31918;库)粮食的出纳。这里指主管齐国粮仓的官?#34180;?#24503;:疑“意”?#35859;?#32780;误。《史记·仓公列传》作“淳于意?#20445;?#21487;证。淳于意:人名。姓淳于,名意。

      (4)征:召。这里指押送。长安?#20309;?#27721;时都城,在今陕西省西安?#24418;鞅薄?/P>

      (5)?#25454;櫻╰íyíng提营):淳于意的小女儿。

      (6)肉刑:指摧残人肉体的刑罚,像刺面、割鼻、断足?#21462;?/P>

      (7)以上事参见《史记·文帝纪》、《史记·仓公列传》、《汉书·刑法志》。

      (8)象刑:《白虎通德论·五刑?#32602;骸?#20116;帝画象者,其服象五刑也,?#25913;?#32773;?#23665;恚?#29359;劓者赭其衣,犯膑者以墨幪其膑处而画之,犯宫者屦扉,犯大辟者?#23478;?#26080;领。?#34180;?#27721;书·刑法志?#32602;骸?#25152;谓‘象刑惟明’者,言象天道而作刑。”这里王充是把汉代刑法中的部分,如给犯人剃光头以示污辱等,称作“象刑?#34180;?/P>

      (9)肉:根据文意,疑是“象”之误。据上文“肉刑”而抄误。

      (10)而?#21644;ā?#33021;?#34180;?/P>

      (11)古礼:《礼?#20998;?#35268;定的条文。箫何(?~公元前193年)?#27721;?#21021;大臣。沛县(今属江苏)人。秦末佐刘邦起义,攻咸阳后,收取秦朝律令图书。楚汉战争中,留守关中,荐韩信为大将,对刘邦建立汉朝起了重要作用。并制定律令制度,所作《九章律》今佚。三百:这和下文的“三十”都是就大数而言,表示很多。

      (12)威仪:关于礼节仪式的具体规定。以上参见《礼记·中庸》。

      (13)正刑:这里指刑法的纲目。

      (14)科条:这里指刑法的细目。以上参见《尚书·吕刑》。

      (15)《礼经?#32602;?#21363;?#20817;?#31036;》。

      (16)事义:治事的道理。这里指各篇的具体内容。

      (17)独(独):根据文意,疑“犹(犹)”?#20013;谓?#32780;误。犹:均,同样。

      (18)《昏礼?#32602;骸兑?#31036;?#20998;?#30340;一篇,与文意不合。“昏?#20445;?#31456;录杨校宋本作“经?#20445;?#21487;从。《经礼》即?#20817;?#31036;》。

      (19)《盗律?#32602;后?#20309;《九章律?#20998;?#30340;第一篇。

      【译文】

      研究讲解法律的人,也是儒生。问他们:?#21834;?#20061;章》是谁制作的?”他们听说皋陶作过尧、舜时的司法官,一定要说:?#26696;?#38518;。”往下追问:?#26696;?#38518;,在尧、舜时代,尧、舜时的刑法有五种:墨、劓、刖、宫、大辟,考察今天的法律没有五刑的条文。”有人会说:“是箫何。”往下追问:“箫?#38382;?#27721;高祖时候的人。汉文帝时,齐国的太?#33267;?#28147;于意有罪,押送到长安,他的女儿?#25454;?#20026;解救?#30422;?#19978;书,说肉刑一施?#26657;?#23601;不能悔改。文帝被她的话感动,于是废除了肉刑。考察今天的《九章》是象刑,没有肉刑。文帝生活在箫何之后,我们知道文帝时还有肉刑,要是箫何制作的,怎么反而全是象刑呢?#31354;?#33021;?#21040;?#22825;的《九章》是箫何制作的吗?”古代礼制条文有三百,具体礼节仪式规定有三千,刑法也是正刑纲目三百条,科条细目三千条,违反了礼,就要?#34892;蹋?#31036;反对的,就是刑要惩罚的,所以礼和刑条文数目的多少是相同的。今天的?#20817;?#31036;》是十六篇,箫何制作的法律只有九章,不互相吻合,又是为什么呢?给五经各篇加题目,都是根据各篇的内容来区别的,至于礼与律同样应该是经,给它们定篇名,为什么礼?#23567;?#32463;礼?#32602;山小?#30423;律》呢?

      【原文】

      36·13夫总问儒生以古今之义,儒生不能知,别名以其经事?#25163;?),又不能晓,斯则坐守何言师法(2),不颇博览之咎也。

      【注释】

      (1)名:根据文意,?#19978;怠?#21508;”?#20013;谓?#32780;误。前文有“欲各别说其经?#20445;?#35831;复别问儒生各以其经?#20445;?#21487;证。

      (2)守何言师法:义不可通,疑是“守信师法”之误。本书《效力篇?#32602;骸?#35832;生能传百万言,不能览古今,守信师法,虽辞说多,终不为博。”文义与此正同,可证。

      【译文】

      把古今的道理汇总起来问儒生,儒生知道,分别拿他们熟悉的一种经书内容去问他们,又不能通晓,这就是因为他们墨守相信老师对经书的解释,而不肯稍微多读点书的过错。

      【原文】

      36·14文吏自谓知官事,晓簿书。?#25163;?#26352;:“晓知其事,当能究达其义,通见其意否?”文吏必将罔然(1)。?#25163;?#26352;:“古者封侯,各专国土,今置太守令长(2),何义?古人井田(3),民为公家耕,今量租刍(4),何意?一业使民居更一月(5),何据?年二十三儒(6),十五?#24120;?),七岁?#38750;?#20108;十三(8),何缘?有腊(9),何帝王时?门户井灶,何立?#21487;?#31287;、先农、灵星(10),何祠?岁终逐疫(11),何驱?使立桃象人于门户(12),何?#36857;抗衣?#32034;于户上(13),画虎于门阑(14),何放?除墙壁书画厌火丈夫(15),何见?#22350;?#20043;六尺,冠之六寸,何应(16)?有尉史、令史(17),无承长史(18),何制?两郡移书曰‘敢告卒人(19),’?#36739;?#19981;言,?#35859;猓?#37089;言事二府曰‘敢言之(20),’?#31350;?#26352;‘上(21)’,何状?#30475;?#27665;爵?#24605;叮?2),何法?名曰‘簪。。’、‘上造(23)’,何谓?吏上功曰伐阅,名籍墨将(24),何指(25)?#31185;?#21313;赐王杖(26),何起?著鸠于杖未,不著爵(27),?#25569;齲?#33503;以鸠为善,不赐鸠而赐鸠杖,而不爵(28),何说?日分六十(29),漏之尽自(30),鼓之致五(31),何故?吏衣黑衣,宫阙赤单(32),何慎?服革于腰,?#23443;?#20110;右,舞剑于左(33),何人备(34)?著钩于履(35),冠在于首,何象?吏居城郭,出乘?#24503;恚?#22352;治文书。起城郭,何王(36)?造车舆,何工?生马,何地(37)?作书,何人王(38)?”造城郭及马所生,难知也,远也。造车作书,易晓也,必将应曰:?#23433;?#39049;作书,奚仲作车(39)。”诘曰:?#23433;?#39049;何感而作书,奚仲何起而作车(40)?”又不知也。文吏所当知,然而不知,亦不博览之过也。

      【注释】

      (1)罔(wǎng往)然:即惘然,精神恍?#20445;?#21457;呆的样子。

      (2)太守?#27721;?#20195;郡的最高长官。令长:参见9·15注(3)。

      (3)井田:相传是殷周时代的一种土地制?#21462;?#22303;地为国家公有,由国家把每平方公里的土地按“井”?#20013;位?#25104;九区,分配农民耕作;中一区为公田,周围八区为?#25945;錚指?#20843;夫(即八家);公田由八夫耕种,全部收获归统?#25569;擼?#30007;子成年受田,老死还田,至于?#25945;?#30340;分配,耕作和缴纳,至今无定论。

      (4)量:计算。这里指征收。刍(chú除):牲口吃的草。

      (5)业:根据文意,?#19978;怠?#23681;”字之误。更:指更卒。汉代男子23~56岁要服兵役两年,?#23567;?#27491;卒?#20445;?#27599;人每年在本地服役一个月,?#23567;?#26356;卒?#34180;?/P>

      (6)儒:根据文意,疑?#26696;怠斃谓?#32780;误。《后汉书·高帝纪》注:“如淳曰:‘律,年二十三傅之畴官’。”可证。傅:登记。指开始登记为国家服役。

      (7)?#24120;?#25351;算?#24120;?#27721;代人头税的一种。不论?#20449;?5~56岁,每人每年交?#35805;?#20108;十钱。汉代?#35805;?#20108;十钱称一“算?#20445;?#25152;以把这种人头税称作算赋。

      (8)?#38750;?#25351;口?#24120;?#27721;代人头税的一种。7~14岁儿童,不分?#20449;?#27599;人每年交二十三钱。

      (9)腊:每年阴历十二月的祭名,始于周代。

      (10)社?#21644;?#22320;神。稷:谷神。先农:指最初教人耕种的农神。灵星:指掌管农业的神。

      (11)疫?#20309;?#30123;。这里指瘟疫之鬼。

      (12)使:疑“梗”?#35859;?#32780;误,又误置?#20658;ⅰ?#19978;,疑应作?#20658;?#26691;梗?#34180;!?#21518;汉书·礼仪志?#32602;骸?#30334;官官府,各设桃梗。”又注引《山海经?#32602;骸?#25978;除毕,因立桃梗于门户?#20445;?#21487;证。桃梗象人:桃木做的假人。迷信说法,它可以防邪御?#20303;?/P>

      (13)芦索:用芦苇编的索子。?#34915;?#32034;:迷信说芦索是专缚鬼的,把它?#20197;?#38376;上,可以驱鬼御?#20303;?/P>

      (14)画虎于门阑:迷信认为虎是吃鬼的,在门框上画虎,可以驱鬼御?#20303;?/P>

      (15)厌?#21644;ā把埂保?#32988;。厌火丈夫?#20309;?#38395;。?#31471;?#25991;·鬼部?#32602;骸?#39747;,?#20498;?#20063;。《周礼》有赤魃氏除墙屋之物也。”魃是旱神故疑是?#25226;?#28779;丈夫?#34180;?/P>

      (16)何应:阴阳五?#20852;?#35748;为秦?#32690;?#24503;,水属阴,相应的数用六。以上参见《史记·秦始皇本纪》。

      (17)尉史:这里指郡尉,掌管全郡的军事。令史:这里指掌管郡文书的郡令史。

      (18)?#26657;和ā?#19998;?#20445;?#36825;里指郡丞,郡太守的辅佐。长史?#20309;?#27721;边境各郡,除郡丞外,还设长史辅佐太守管军事。承长史:东汉建武十四年(公元38年)后边郡不设丞。由长史兼丞之职,可能习惯上把长史称作“丞长史?#34180;?/P>

      (19)移书:递交文书。敢告卒人:这是当时郡守间通信的一种?#25512;?#35805;,意思是不敢直接告诉本人,只敢告诉其手下人,以表示对对方的尊重。

      (20)二府:指太尉府、?#23601;?#24220;。敢言之:这是郡守对二府上书时用的?#21019;剩?#24847;思是自己地位低下,不配与太尉,?#23601;?#35828;话,只是大胆地说?#39556;洹?/P>

      (21)?#31350;眨?#23448;名。西周始置,春秋战国时沿置,掌工程。后世用作工?#21487;?#20070;的别称。东汉时掌管全国土、木、水工程的最高长官,与太尉、?#23601;讲?#31216;三公。上:郡守上书时对?#31350;?#30340;?#21019;省?/P>

      (22)赐民爵?#24605;叮汉?#20195;爵位二十级,一级最低。由于?#23454;?#21363;位,改元等大事而授予百姓爵位,?#35805;?#19981;得超过?#24605;丁?#21442;见《汉书·百官公卿表》。

      (23)簪。。(ān niǎo咱阴鸟):二十级爵位中第三级的名称,原意是用?#30475;?#35013;?#28201;懟?#19978;造:二十级爵位中第二级的名称,原意是由君主?#30171;统?#30340;。

      (24)籍:登记。将:根据文意,疑?#30333;礎斃谓?#32780;误。状:行状,文书的一种。(25)指?#21644;ā?#26088;?#34180;?/P>

      (26)王杖?#27721;?#26102;七十岁以上?#20808;?#30001;官家赐给刻有鸠的拐杖,称作王?#21462;?/P>

      (27)爵(què雀)?#21644;ā?#38592;?#34180;?#21476;人认为“雀”是官爵的象征。

      (28)而不爵:根据文意,疑是衍文。

      (29)日分六十:古代把一天分成?#35805;?#21051;,夏至白天最长,占六十刻。

      (30)漏:古代的记时器,里面?#20843;?#24182;有?#35805;?#20010;刻度,水流完?#35805;?#20010;刻度是一昼夜。自:根据文意,疑是“百”?#20013;谓?#32780;误。

      (31)鼓之致五:古人根据天象把一夜分成五个时刻,共五次,叫做“五夜?#20445;?#25110;称“五更?#20445;?#27599;个时刻击鼓一次,共五次,所以又称“五鼓?#34180;?/P>

      (32)宫阙:宫廷。单?#21644;ā?#31109;?#20445;?#21333;衣,古代的一种礼服。

      (33)舞:上言“服?#20445;?#35328;“佩?#20445;?#25925;疑此“舞”系?#25353;?#38582;书?#35859;?#32780;误。

      (34)人:根据本段文例,疑是衍文。

      (35)?#24120;和ā?#32071;(qú渠)?#20445;?#38795;头上形似刀鼻的装饰品。

      (36)何王:传说最初筑城郭的是鮌、禹。

      (37)何地:传说马最初产在冀?#34180;?/P>

      (38)王:根据本段文例,疑是衍文。

      (39)奚仲:姓任。夏禹的大?#36857;?#20256;说他始造马车,曾任车正。受封于薛,为薛国始祖。

      (40)在本书《感类篇?#20998;校?#29579;充认为“见鸟迹而知为书,见蜚蓬而知为车,奚仲感蜚蓬,而仓颉起鸟迹也。”

      【译文】

      文吏自认为懂得官家的事情,又通晓公文。要是问他们:“懂得这些事情,就应当能够通晓它们的道理,?#36171;?#20102;解它们的意义是不是?”文吏听了一定会发呆。再问他们:“古时候分封诸侯,都是各人独自统治国家,现在要设置郡太守、县令、县长,是什么道理呢?古人实行井田制,?#20064;?#22995;为公家耕种,现在是征收田赋和畜草,是什么用意呢?一年?#32654;习?#22995;当一个月的更卒,根据是什么呢?二十三岁登记服役,十五岁开始交纳算?#24120;?#19971;岁开始交纳口赋二十三钱,是什么缘故呢?腊祭,起于哪个帝王的时候?门神、户神、井神、灶神,为什么要立他们呢?#21487;?#31287;、先农、灵星,祭祀的是什么神呢?年底驱赶瘟疫,驱逐的是什么鬼呢?立桃梗假人在门前,是什么意思呢??#34915;?#32034;在门上,画虎在门框中,驱赶的是什么呢?去掉墙壁的字画上厌火丈夫,是根据什么画的呢?一步六尺,?#22791;?#20845;寸,为什么要这样对应呢??#35805;?#30340;郡有尉史、令史,而没有丞长史,为什么要这样制定呢?两郡互致文书要说‘敢告卒人’,而?#36739;?#38388;就不说这样的话,怎样解释呢?郡守上书报告事情对太尉、?#23601;?#35201;说‘敢言之’,对?#31350;找?#35828;‘上’,为什么要这样陈述呢?#30475;?#32473;?#20064;?#22995;爵?#35805;思叮?#25928;法的是什么呢?爵位起名?#23567;?#31786;。。’、‘上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给官吏记功叫伐阅,把名字记入墨写的行状里,是什么用意呢?#30475;?#29579;杖给七十岁的老?#32602;?#36215;因是什么呢?在王杖的顶端刻上斑鸠,而不刻麻雀,为什么要作这样的杖呢?#32771;?#22914;因为斑鸠是益鸟,不赐给斑鸠而赐给鸠杖,怎么解释呢?白天分为六十刻,漏水滴完?#35805;?#21051;,夜晚鼓要敲五次,为什么呢?官吏穿黑色?#36335;?#23467;廷卫士?#21019;?#32418;色禅衣,是怎?#32431;?#34385;的呢?#31185;?#24102;系在腰上,刀佩在右边,剑带在左边,为什么要这样装束呢?絇饰在鞋上,帽戴在头上,是象征什么呢?官吏住在城?#26657;?#20986;入乘?#24503;恚?#22352;着处理文书,那么筑城郭,开始是哪个君王呢?造车子,最初是哪个工匠呢?产马,最早在什么地方呢?#30475;?#36896;文字,最先是谁呢?”建造城郭和最早产马的地方,很难晓得,因为时间太久远了。但是制造车子创作文字,容易知道,文吏一定会答应说:“是仓颉创作文字,奚仲创造马车。”往下追问:?#23433;?#39049;是感触什么创作文字,奚仲是受什么启发创造马车的呢??#34987;故?#19981;知道。这些都是文吏应该知道的,然而却不知道,这也是不多读书的过错啊。

      【原文】

      36·15夫儒生不览古今,何知一永不过守信经文(1),滑习章句,解剥互错,?#32622;?#20054;异。文吏不晓吏道,所能不过案狱考事,移书下记,对卿便给(2)。之准无一阅备(3),皆浅略不及,偏驳不纯,俱有阙遗(4),何以相言?

      【注释】

      (1)何:根据文意,疑“所”草书?#35859;?#32780;误。一永:疑是衍文。“所知不过守信经文?#20445;?#19982;下文“所能不过?#20174;?#32771;事?#20445;?#25991;正相对,可证。

      (2)卿:根据文意,?#19978;怠?#20065;(鄉)”?#20013;谓?#32780;误。本书《答佞篇》有“对乡失漏?#20445;?#31243;材篇》有“对向谬误?#20445;?#21487;证。乡?#21644;ā?#21521;?#34180;?/P>

      (3)之?#36857;?#25353;文意,疑?#30333;?#20043;”误倒。阅备?#21644;?#22791;。

      (4)阙?#21644;ā叭薄薄?/P>

      【译文】

      儒生不通古今,知道的不过是墨守和相信经书,背熟章节和句子,分析互相错乱的文句,辨明矛盾与不同的地方。文吏不通晓做吏的道理,他们的能力不过是审判案件考察事务,递交文书下发公文,对答流利。衡量文吏和儒生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都学识浅陋达不到,片面杂乱不完善,都有缺点和不足,有什么理由相互指责呢?
    -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