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效力篇第三七

    2012-08-04  生活向太阳

    【题解】

      本篇是论述如何考察和发挥?#35828;?#33021;力,故篇名称为“效力?#34180;?/P>

      王充认为,真正有能力的,不是能说一经的儒生,也不是会处理公文的文吏,而是胸怀先王之道,懂得各家学说,博览古今,下笔万言的文儒。文儒的能力胜过儒生,更非文吏可比。但文儒却得不到重用,很不得意,发挥不出应有的能力。究其原因,是没有得到推荐、任用和提拔。像历史上的管仲、商鞅、申不害、箫何等之所以能建立功绩,发挥作用,使国家富强,就是因为有得力君主的任用。而?#31508;?#30340;地方长吏由于像些瘦弱的牛,不会也无力推荐文儒,致使他们“抱其盛高之力,窜于闾巷之深?#20445;?#29978;至“退窜于岩穴?#34180;?/P>

      【原文】

      37·1《程才》、《量知?#20998;?#31687;,徒言知学,未言才力也。人有知学,则有力矣。文吏以理事为力,而儒生以学问为力。或问杨子云曰(1):“力能扛鸿鼎、?#19968;?#26071;(2),知?#20081;?#26377;之乎(3)?”答曰:“百人矣。”夫知德百人者,与彼扛鸿鼎、?#19968;?#26071;者为?#31995;?#20063;。夫壮士力多者,扛鼎揭旗;儒生力多者,博达疏通。故博达疏通,儒生之力也;举重拔坚(4),壮士之力也。《梓材》曰:“强人有王开贤(5),?#20107;?#21270;民(6)。”此言贤人亦壮强于礼义,故能开贤,其率化民。化民须礼义,礼义须文章。行有余力,则以学文(7)。能学文,有力之验也。

      【注释】

      (1)杨子云:即扬雄。参见3·4注(16)。

      (2)华旗:有图案装饰的大旗。

      (3)知:通“智?#34180;?/P>

      (4)坚:坚固,结实。这里指栽得很牢的华旗。

      (5)强人:有能力的人。这里指?#32479;肌?/P>

      (6)这句话,今本古文《尚书·梓材》作:“戕败人宥。王启监,?#20107;?#20026;民。”这种差异,是由于今文《尚书》与古文《尚书》的不同引起的。

      (7)参见《论语·学而》。

      【译文】

      本书《程材篇》和《量知篇》,只论说了知识学问,没有谈才能力量。

      人有了知识学问就有力量。文吏以处理官府事务作力量,而儒生以学问作力量。有人问杨子云:“有力气的人能扛大鼎、拔大旗,有智慧和道德的人也能这样吗?”回答说:“要一百个人才?#23567;!?#30475;来,一百个有智慧有道德的?#35828;?#21147;气,才跟那个扛大鼎、拔大旗的?#35828;?#21147;气估计是相等的。壮士的力气,能扛大鼎、拔大旗;儒生的精力强,能博览群书,通晓古今,注释说明,融会贯通。所以能博览群书通晓古今,注释说?#27604;?#20250;贯通,是儒生精力的表现;举重鼎,拔大旗,是壮士力量的表现。《尚书·梓材》上说:“?#32479;?#36741;佐君王任用贤能的人,他能率领教化百姓。”这话是说?#32479;?#22312;礼义方面很突出,所以能任用贤能的人,并率领他们教化百姓。教化百姓需要礼义,学习礼义需要经书。干完事情有多余的精力,就要学习经书。能够学懂经书,就是有力量的证明。

      【原文】

      37·2问曰:“说一经之儒,可谓有力者?”曰:非有力者也。陈留庞少都每荐诸生之吏(1),常曰:“王甲某子,才能百人。”太守非其能,不答。少都更曰:?#25226;?#20043;尚少,王甲某子,才能百万人。”太守怒曰:“亲吏妄言!”少都曰:“文吏不通一经一文(2),不调师一言,诸生能说百万章句,非才知百万人乎?”太守无以应。夫少都之言,实也,?#25381;?#26410;也。何则?诸生能传百万言,不能览古今,守信师法,虽辞说多,终不为博。殷、周以前,颇载六经,儒生所不能说也(3)。秦、汉之事,儒生不见(4),力劣不能览也。周监二代,汉监周、秦,周、秦以来,儒生不知,汉欲观览(5),儒生无力。使儒生博观览,则为文儒(6)。文儒者,力多于儒生,如少都之言。文儒才能千万人矣(7)。

      【注释】

      (1)陈留:参见19·12注(16)。庞少都:人名。诸生:这里指儒生。

      (2)根据文意,疑前一个“一”字是衍文。“不通经一文”与下文“不调师一言?#20445;?#25991;正相对,可证。

      (3)不:根据文意,疑是衍文。本书《谢短篇》有“夫儒生之业,五经也,究备于五经,可也。五经之后,秦、汉之事,不能知者,短也。”与此义同,可证。

      (4)见:见识。这里作明白讲。

      (5)观览:考察。这里是借鉴的意思。

      (6)文儒:学?#23545;?#21338;的儒生,鸿儒。

      (7)千:疑“百”字之误。上文言“才能百万人?#20445;?#21487;证。

      【译文】

      有人问:“能讲解一种经书的儒生,可以称得上有力量的人吗?”我说:不是有力量的人。陈留郡的庞少都每次推荐儒生去做官,往往说:“王某某人,才能超过百人。”太守不以为这人有如此能力,不作声。少都又说:“说得还不够,王某某人,才能超过百万人。”太守发脾气说:“我的好官,乱说假话。”庞少都说:“文吏没有弄通经书上的每篇文章,又没有理解老师讲的每句话,儒生能把经书按章句讲解到百万言,这不是才智超过百万人吗?”太守无法用话回答。其实,少都的话是确实的,但还不全面。为什么呢?儒生能解释百万言,不能通古今,墨守和相信老师对经书的解释。虽然话说得很多,但始终不广博。殷、周以前的事情,六经上略有记载,所以儒生能够解说。秦、汉的事情,儒生不明白,是因为他们能力不足,不能博览的缘故。周朝要借鉴夏代和殷代的事迹,汉朝要借鉴周朝和秦朝的事迹,但周、秦以来的事迹,儒生不知道,汉朝想借鉴周、秦的事迹,儒生却无能为力。假使儒生能广泛考察,就能成为鸿儒。鸿儒,能力比儒生强,正像少都说的,鸿儒的才能能够超过百万人。

      【原文】

      37·3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1),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2)!”由此言之,儒者所怀,独已重矣,志所欲至,独?#35328;?#30691;,身载重任,至于终死,不倦不衰,力独多矣。夫曾子载于仁,而儒生载于学,所载不同,轻重均也。夫一石之重,一人挈之,十石以上,二人不能举也。世多挈一石之任,寡有举十石之力。儒生所载,非徒十石之重也。地力盛者,草木畅茂,一亩之收,当中田五亩之分。苗田(3),人知出谷多者地力盛,不知出文多者才知茂,失事理之实矣。

      【注释】

      (1)弘:大。这里是宽广的意思。毅:?#25214;恪?#36825;里是坚强的意思。

      (2)引文参见《论语·泰伯》。

      (3)苗田:指种庄稼的地。

      【译文】

      曾子说:“读书人不可以心胸不宽广,意志不坚强,因为他们担?#21448;兀?#36947;路遥远。把实现?#39318;?#20026;自己的责任,担子不也很重大吗?死后才停止,道路不也很遥远吗?”像这样说来,唯独儒生所怀的抱负是非常重大的,唯独儒生志向所希望达到的理想是非常远大的。他们身上担负着重大的责任,直到老死,不疲倦不衰退,唯独精力很强。曾子担负着?#23460;澹?#20754;生负担着学问,虽然负担的方面不同,但重要性却是一样的。一石的重量,一个人能提得起,十石以上的重量,两个人是不可能举起来的。世上很多人能提起一石的担子,很少有能举起十石重量的力气。儒生负担的东西,不仅仅是十石的重量。地力旺盛,草本?#32479;?#24471;茂密,一亩的收成,相当于中?#20154;?#20116;亩的产量。种庄稼的地,人们知道出产粮食多的地力旺盛,却不懂得写文章多的才智高超,这不符合事理的真实情况。

      【原文】

      37·4夫文儒之力过于儒生,况文吏乎?能举?#22270;?#22763;,?#29282;?#20043;多力也。

      然能举?#22270;?#22763;,上书日记也(1)。能上书日记者,文儒也。文儒非必诸生也(2),贤达用文则是矣。谷子云、唐子高章奏百上(3),笔有余力,极言不讳,文不折乏,非夫才知之人不能为也。孔子,周世多力之人也,作《春秋》,删五经,秘书微文,无所不定。山大者云多,泰山不崇朝办雨雨天下(4)。夫然则贤者有云雨之知(5),故其吐文万牒以上,可谓多力矣。

      【注释】

      (1)日:根据文意,?#19978;怠?#30333;”?#20013;谓?#32780;误。“?#24405;恰薄ⅰ白?#35760;?#34180;ⅰ?#30333;记?#20445;?#27721;时人们常说的话。下同。

      (2)诸生:疑“儒生”之误。

      (3)谷子云?#22909;?#27704;,字子云。西汉人。博学经书,工笔札,善言灾异,累迁光禄大夫。前后上书四十余事,专攻帝身与后宫。后任大司农。唐子高?#22909;?#26519;,字子高。汉时沛人。王莽时做官,封侯,以敢提意见著称。

      (4)崇:终。办(辦):根据文意,?#19978;怠?#36776;”?#20013;谓?#32780;误。本书《明雩篇》有“不祟朝而辨雨天下”句,可一证。递修本作“辨?#20445;?#21487;二证。辨:通“遍?#34180;?#38632;:根据文意,疑后一个“雨”字是衍文。

      (5)夫:根据文气,疑是衍文。知:通“智?#34180;?/P>

      【译文】

      鸿儒的能力超过儒生,何况是不如儒生的文吏呢?能被推荐的贤人,世人都认为他们能力强。这样说,能被推荐的贤人,都会给君主或长官上奏记了。能给君主或长官上奏记的是鸿儒。鸿儒不一定是儒生,凡能贤明通达著书写文章的就是鸿儒。谷子云和唐子高上了近百次章奏,笔下有功夫,能毫不隐讳地说尽自己要说的话,而不缺乏文采,这不是有才智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孔子是周代能力很强的人,他写《春秋》,删改五经,对罕见的书籍文章,没有不删定的。山大云就多,泰山最大,它的云形成的雨,不到一个早晨就下遍了天下。那么贤人都有像泰山云雨般的智慧,所以他们能写出万片以上木简的文章,可以说是能力相当强了。

      【原文】

      37·5世称力者,常褒乌获(1),然则董仲舒、扬子云,文之乌获也。秦武王与孟说举鼎不任,绝脉而死。少文之人与董仲舒等涌胸中之思,必将不任,有绝脉之变。王莽之时,省五经章句皆为二十万(2),博士弟子郭路夜定旧说(3),死于烛下,精思不任,绝脉气灭也。?#24080;?#20043;子(4),?#35328;?#39536;过孔子于涂矣,劣倦罢极(5),发?#22766;?#33853;。夫以庶几之材,犹有仆顿之祸(6),孔子力?#29275;?#39068;渊不?#25105;病?#25165;力不相如,则其知思不相及也(7)。勉自什伯(8),鬲?#20449;?#34880;(9),失魂狂乱,遂至气绝。书五行之牍,书十奏之记(10),其才劣者,笔墨之力尤难,况乃连句结章,篇至十百哉!力独多矣!

      【注释】

      (1)乌获:传说是古代的大力士。

      (2)章句:分析古书的章节和句读。这里作解说讲。

      (3)博士:官名。参见3·3注(13)。这里指注解和讲授儒家经书的官吏。郭路:人名。

      (4)?#24080;?#20043;子:指颜渊。

      (5)罢(pí皮):通“疲?#34180;?/P>

      (6)顿:困顿。这里是精疲力竭的意思。

      (7)思:根据文意,疑是“惠”?#35859;?#32780;误。本书《量知篇》有“御史之知,有司之惠也?#20445;?#21487;证。

      (8)什?#21644;?#21313;?#34180;?#20271;:通“百?#34180;?/P>

      (9)鬲(gé格):通“膈?#20445;?#33016;。

      (10)根据上文,疑本句应作?#30333;?#21313;言之记?#20445;?#25165;能与“书五行之牍”对文。记:文体的一种。这里指奏记一类公文。

      【译文】

      社会上称赞大力士,常常赞扬乌获,像这样,那么董仲舒、扬子云著书写文?#20081;?#35813;像称赞乌获样受到赞扬了。秦武王跟大力士孟说比举鼎,不能胜任,筋脉崩断而死。文才差的人跟董仲舒同样抒发胸中的文思,一定会不胜任,有血脉枯竭的危险。王莽的时候,删定五经的解说,每经都是二十万字,?#26165;?#21338;士郭路晚上删定原来五经的解说,死在灯烛之下,这是因为精力智慧不能胜任,血脉枯竭元气不存的缘故。颜渊,?#35328;?#22312;德行的“路”上超过了孔子,弄得精疲力尽,发?#22766;?#33853;。以接近孔子的才能,尚且还有仆倒力竭的?#21482;觶?#21487;见孔子精力很强,颜渊不能胜任。这不仅是才能精力不如孔子,就是他的智慧也赶不上孔子。勉强做超过自己十倍、百倍能力的事情,会胸中吐血,神魂颠倒,直至气绝。写五行字的书信,上头十个字的奏记,那些才能差的人,笔墨功夫还感觉困难,更何况是连结章句写成文章,达到十篇百篇呢!可见,只有这种?#35828;?#33021;力才算强盛。

      【原文】

      37·6江?#21448;?#27700;,驰涌滑漏(1),席地长远(2),无枯竭之流,本源盛矣。知江?#21448;?#27969;远,地中之源盛,不知万牒之人胸中之才茂,?#26352;?#32773;也。故望见骥足,不异于众马之蹄,蹑平陆而驰?#36965;?),千里之迹,斯须可见。夫马足人手,同一实也,称骥之足,不荐文人之手,不知类也。夫能论筋力以见比类者,则能取文力之人立之朝庭(4)。

      【注释】

      (1)滑漏:这里指水流根通畅。

      (2)席:凭借。这里是顺着的意思。

      (3)蹑(niè聂):踩,踏。

      (4)庭:章录杨校宋本作“廷?#20445;?#21487;从。

      【译文】

      长江、黄河的水,汹涌奔驰地滚滚流泻,顺着地?#30130;?#27969;得很远,没有枯竭的干流,可见水源旺盛。知道长江、黄河流得很远,是发源地水源旺盛,却不知道能写万简文章的人是由于胸中的才能旺盛,这是缺乏判断力的人。所以有人看见千里马的蹄子,却分不出跟普通马蹄的差别,只有在平地上飞?#36857;?#21315;里马的样子,才立刻可以看出。其实,马蹄与?#35828;?#25163;,是同类东西,只称赞千里马的蹄子,却不推崇?#35828;?#25163;,这是不懂得类推的缘故。要是能用评论体力的方法来发现经过类比的人,那么就能选择有写文章能力的?#35828;?#26397;廷去做官了。

      【原文】

      37·7?#21490;?#25991;力之人,助有力之将(1),乃能以力为功(2)。有力无助(3),以力为祸(4)。何以验之?长巨之物,强力之人乃能举之。重任之?#25285;?#24378;力之牛乃能挽之。是任车上阪(5),强牛引前,力人推后,乃能升逾。如牛羸人罢,任车退却,还堕坑谷,有破覆之败矣(3)。文儒怀先王之道,含百家之言,其难推引,非徒任车之重也。荐致之者,罢羸无力,遂却退窜于岩穴矣(7)。

      【注释】

      (1)助:递修本作“因?#20445;?#21487;从。

      (2)功:功效。这里是作用的意思。

      (3)助:帮助。这里有推荐,任用的意思。

      (4)祸:祸害。这里指遭到排斥,打击。

      (5)阪(bǎn板):山坡,斜坡。

      (6)败:毁坏。这里是恶果的意思。

      (7)退:退却。窜:逃走。岩穴:山洞。这里指偏僻的地方。

      【译文】

      于是乎,有写文章能力的人,得依靠有能力的地方长官推荐,才能使自己的能力发挥作用。有能力而没有有能力的人推荐,反而会因为有能力受到排斥、打击。用什么来证明呢?又长又大的东西,要力大的人才能举起它。装着重物?#26576;?#23376;,要力大的牛才能拉动。因此装着重物?#26576;?#23376;上坡,要力大的牛在前面拉,力大的人在后面推,才能爬上去。如果牛瘦弱,人精疲力竭,装着重物?#26576;?#23376;后退,反而会落进坑谷中,有翻车摔碎的恶果。鸿儒胸怀先王之道,肚藏各家学说,他们很难推举,不仅仅是装着重物?#26576;?#23376;可比。要是推荐的人,软弱无力,于是就会被迫流落到偏僻的地方去。

      【原文】

      37·8河发昆仑,江起岷山(1),水力盛多,滂沛之流(2),浸?#20081;?#30427;,不得广岸低地,不能通流入乎东海。如?#26029;?#22320;仰,沟洫决泆(3),散在丘墟矣(4)。文儒之知,有似于此。文章滂沛,不遭有力之将援引荐举,亦将弃?#24222;?#34913;门之下(5),固安得升陟圣主之庭,论说政事之务乎?火之光也,不举不明。有人于斯,其知如京,其德如山,力重不能自称,须人乃举,而莫之助,抱其盛高之力,窜于闾巷之深(6),?#38382;?#24471;达?奡、育(7),古之多力者,身能?#27721;?#21315;钧(8),手能决角伸?#24120;?#20351;之自举,不能离地。智能满胸之人,宜在王阙,须三寸之舌,一尺之笔(9),然后?#36828;?0),不能自进,进之又不能自安,须人能动,待人能安。道重知大,位地难?#23460;病?/P>

      【注释】

      (1)江:长江。其源出青海西南边?#31243;?#21476;拉山脉各拉丹冬雪山。岷山:山名。?#25381;?#22235;川省北部,绵延于四川、甘肃两省边境。古人认为它是长江的发源地。

      (2)滂沛:波澜壮阔的样子。

      (3)沟洫(xù序):沟渠。这里指小的支流。泆(yì义):通“溢?#34180;?#36825;里是泛滥的意思。

      (4)丘墟:废墟。这里指空旷荒凉的地方。

      (5)衡?#29275;汉?#19968;根?#23601;?#24403;门。这里指简陋的住宅。

      (6)闾巷之深?#27721;?#21516;的最深处。这里指偏僻的地方。

      (7)奡(ào傲):传说的古代大力士。育:夏育,传说的古代大力士。

      (8)钧:古代重量单位,三十斤为一钧。

      (9)一尺?#27721;?#20170;公尺二寸三分一厘。一尺之笔:这里指会写的人。

      (10)动:活动。这里指靠人推荐到朝廷去做官。

      【译文】

      黄河发源于昆仑山,长江起源于岷山。水力丰盛,浩浩荡荡的流水,逐渐往下流水势越大,但没有广阔的河岸低下的地?#30130;?#23601;不能通畅地流入东海。如果河?#26029;?#31364;地?#24179;?#39640;,河水会倒灌支流,造成决口泛滥,漫流在空旷荒凉的地方。鸿儒的学问,有点像上面说的一样。文章写得气?#20854;?#31028;、波澜壮阔,不遇到有能力的地方长官提拔举荐,也要被遗弃在一文不值的地方,因此怎么能登上“圣主”?#26576;?#24311;做官,并议论国家大事呢?火光,不高举不会明亮。这里有人,他的知识像座高丘,他的道德像山样高大,但能力大不能自我举荐,需要有人来推举,没有?#35828;?#24110;助,只好胸怀那旺盛高超的能力,流落到偏僻的地方,什么时候才能飞黄腾达呢?奡和夏育都是古代的大力士,身体能担负千钧重量,手能扭断牛角,拉直铜?#24120;?#35201;是让他自己举自己,身体却不能离开地面。智慧和能力满腹的人,适合在朝廷做官,但必须有能说会写的人推荐,然后才能开始去朝廷做官,而不能一开始就做官,做官也不会一开始就地位稳固,必须靠人推荐才能去朝廷,必须靠人保护才能地位稳固。这是因为具有先王之道多,学问大,难于得到适合自己能力的地位。

      【原文】

      37·9小石附于山,山力能得持之;在沙丘之间,小石轻微,亦能自安。至于大石,沙土不覆,山不能持,处危峭之际,则必崩坠于坑谷之间矣。大智之重,遭小才之将,无左?#30097;?#22303;之助,虽在显位,将不能持,则有大石崩坠之难也。或伐薪于山,轻小之木,合能束之。至于大木十围以上,引之不能动,推之不能?#30130;?#21017;委之于山林,收所束之小木而归。由斯以论,知能之大者,其犹十围以上木也,人力不能举荐,其犹薪者不能推引大木也。孔子周流,无所留止,非圣才不明,?#26469;?#38590;行,人不能用也。?#21490;?#23380;子,山中巨木之类也。

      【译文】

      小石头附着在山上,山的力量能够支撑它;在沙丘之间,小石头由于轻微,也能自?#35805;参取?#33267;于很大的石头,没有泥沙覆盖,山又不能支?#29275;?#22788;在悬崖峭壁的边上,就必然会崩塌坠落到坑谷里去。智慧很高的人分?#30475;螅?#36935;上才能差的地方长官,又没有周围?#35828;?#24110;助,虽然处在显赫地位,地方长官不能支持,就会有大石崩塌的灾?#36873;?#26377;人在山上砍柴,能把轻小的树枝合在一起捆起来。至于十抱粗以上的大树,拉它不动,也推它不走,只好就丢在山林里,?#24080;?#36215;捆好的小树枝回家。由此说来,智慧能力高的人,他们就像十抱粗以上的大树,?#35805;閎说?#21147;量不可能举荐,就像砍柴的人不可能推走、拉动大树一样。孔子周游列国,没有地方留用他,并不是圣?#35828;?#25165;能不高明,而是他的道义太深奥很难?#25932;校?#20154;们无法任用他的缘故。这样看来,孔子是山中巨大树木一类的人。

      【原文】

      37·10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1),管仲之力(2)。管仲有力,桓公能举之,可谓壮强矣。吴不能用子胥,楚不能用屈原,二子力重,两主不能举也。举物不胜,委地而去,可也。时或恚怒,斧斲破败,此则子胥、屈原所取害也。渊中之鱼,递相吞?#24120;?#24230;口所能容,然后?#25163;?#21475;不能受,哽咽不能下。?#21490;?#21830;鞅三说孝公(3),后说者用,前二难用,后一易行也。观管仲之《明法》,察商鞅之《耕战》(4),固非弱?#21448;?#20027;所能用也。

      【注释】

      (1)匡:正。一匡天下?#28009;?#26707;公“一匡天下?#20445;?#21517;义上是要扶正周天子,实际上是要诸侯跟他走,使自己称霸于诸侯。

      (2)以上参见《论语·宪问》。

      (3)商鞅三说孝公:《史记·商君列传》记载,商鞅初入秦时,曾经三次给秦孝公献策。头二次说“帝王之道?#20445;?#23389;公不满意,第三次谈“强国之术?#20445;?#25165;被孝公重视,并任用他主?#30452;?#27861;。参见本书1·5。

      (4)《耕战》:《商君书?#20998;?#30340;一篇,今本作《农战》。

      【译文】

      齐桓公多次召集诸侯会盟,一齐来扶正天下,这是靠管仲的能力。管仲有能力,齐桓公能选拔他,可以说是很了不起。吴王不能任用伍子胥,楚王不能任用屈原,是他们二人能力太强,两国君主无法选拔他们。推举重物不能胜任,把它丢在地上而自己离开,这算好的。有时有人忿恨发怒,用斧头?#31216;?#24324;?#25285;?#36825;就是伍子胥、屈原遭到杀害的原因。深水中的鱼,顺次大鱼吞吃小鱼,估计口中能容纳,然后就吞?#32536;?#23427;,要是口中不能容纳,就会哽?#37322;?#19981;下去。所以商鞅三次劝说秦孝公,后一次劝说被采用,是因为前二次采用有困难,后一次的容易施?#23567;?#30475;管仲的《管子·明法》,商鞅的《商君书·耕战》,本来就不是能力低劣的君主所能采用的。

      【原文】

      37·11六国之时,贤才大臣,入楚楚重,出齐齐轻,为?#21705;?#23436;,畔?#20309;荷耍?)。韩用申不害(2),行其《三符》,兵不?#24535;常?#30422;十五年。不能用之(3),又不察其书,兵挫军?#30130;?#22269;并于秦。殷周之世,乱迹相属(4),亡祸比肩(5),岂其心不欲为治乎?力弱智劣,不能纳至言也。是故塠重(6),一人之迹不能蹈也(7)?#22351;L大(8),一人之掌不能推也。?#32479;?#26377;劲强之?#29275;?#24858;主有不堪之劣(9),以此相求(10),禽鱼相与?#25105;病?#24178;将之?#26657;?#20154;不推顿(11),苽瓠不能伤(12)?#24785;?#31797;之箭(13),机不能动发(14),?#23815;?#19981;能穿(15)。非无干将、筱簵之才也,无推顿发动之主,苽瓠、?#23815;?#19981;穿伤,焉望斩旗穿革之功乎?#25239;室?#24339;之力不能引强弩。弩力五石,引以三石,筋绝骨折,不能举也。故力不任强引,则有变恶折脊之祸;知不能用贤,则有?#35828;禄?#21517;之败。论事者不曰才大道重,上不能用,而曰不肖不能自达。自达者带绝不抗(16),自衒者贾贱不?#29275;?7)。

      【注释】

      (1)?#24076;?#36890;“?#36873;薄?/P>

      (2)申不害(约公元前385~前337年):郑国人。战国中期的法家。曾任韩昭侯的相十五年。《汉书·艺文志?#20998;?#24405;《申子》六篇,其书南?#38382;?#24050;散失,有《三符》、《大体》、《君臣》三篇存目。现仅有辑录《大体》一篇。

      (3)之:据《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这里指的应是韩非。递修本此句作“不能韩?#20445;?#25925;“不能用之?#20445;?#20063;是指韩非。

      (4)属(hǔ主)?#27627;?#25509;。

      (5)比肩:并肩。这里是一个挨一个的意思。

      (6)塠(duì对):通“碓?#20445;?#19968;种用脚踩的捣米器具。

      (7)迹:?#24222; ?#36825;里指脚。

      (8)礚?#21644;?#30933;?#20445;?#20987;石发出来的声音,与文意不?#24076;室?#26159;?#25353;o”?#35859;?#32780;误。磑(wèi胃):石磨。简化字作“硙?#34180;?/P>

      (9)不堪:不胜任。这里指不能使用“?#32479;肌薄?/P>

      (10)求:这里是匹配,在一起的意思。

      (11)顿:?#25285;?#20987;。这里是使用的意思。

      (12)苽(gū孤):即菰,一称蒋,江南称作茭白。它与瓠不是一类?#21442;錚室?#26159;“瓜”?#20013;谓?#32780;误。瓜、瓠都属易碎?#21442;錚?#25925;算一类。《太平御览》卷九七九引《论衡》文作“瓜?#20445;?#21487;证。下同。瓠(hù户)?#27721;?#33446;。

      (13)筱(xiǎo小):一作筿。一?#20013;?#31481;,可用来作箭杆。簵(lù路):竹名。可用作箭杆。

      (14)能:根据文意,疑是衍文。上文“人不推顿”与“机不动发”相对文,可证。

      (15)?#23815;桑╣ǎo搞):春秋时鲁国出产的有名白色细娟。

      (16)带:义不可通,?#23460;傘?#28382;”之坏字。?#20572;和?#28382;。这里是停滞不进的意思。抗:举。这里指被提拔、任用。

      (17)衒(xiàn?#29275;和办擰薄?#36158;(jià价):通“价?#34180;v牛╟hóu仇):售。

      【译文】

      六国的时候,贤能的大臣,去到楚国,楚国就?#30475;螅?#31163;开齐国,齐国?#36864;?#24369;?#35805;?#21161;赵国,赵国就保全;背离魏国,魏国就削弱。韩国任用申不害,施?#20852;?#30340;《三符》,别国军队不敢侵?#36127;?#22269;国土,大?#24222;?#21313;五年。但由于不能任用韩非,又不看他的书,于是军队打败,国家被秦国吞并。殷周时代,动乱的事情接连不?#24076;?#35832;侯亡国的?#21482;?#19968;个接着一个,难道这些亡国之君心里不想治理国家吗?是他们能力弱智慧差,不能接受高明的意见。所以碓重,靠一个?#35828;?#33050;是不能踩很久的;石磨很大,靠一个?#35828;?#25163;是不能推很久的。?#32479;?#26377;能力很强?#26576;?#22788;,愚蠢的君主有不能使用?#32479;?#30340;短处,贤能的大臣跟愚蠢的君主这样相处在一起,就跟飞禽和鱼类在一起游玩一样。宝剑干将的锋?#26657;?#20154;不抽出来使用,连瓜和瓠都不会被损?#25285;?#29992;筱、簵做的箭,弩机不扣动,连?#23815;?#20063;不会被射穿。不是没有宝剑干将、好箭筱簵的才干,而是没有抽剑扣机的人,瓜瓠、?#23815;?#37117;没有受损射穿,还怎么能指望它们发挥砍倒敌人军旗射穿敌人皮盔甲的作用呢?所以有?#35805;?#25289;弓的力气,就不要去拉强弩。要五石力气拉开的弩,却用只有三石力气的人去拉,就会折断筋骨,还不能拉开。所以力气不能胜任而要强行去拉,就会有恶变造成脊骨折断的?#21482;觶?#25165;智达不到不要任用贤人,否则会有损伤自己道德,败坏自?#22909;?#35465;的恶果。评论事情的人不说贤人才能强道义深,君主不能任用,而说是由于不贤,不能靠自己飞黄腾达。想依靠自己能力飞黄腾达的人,是终身得不到提拔任用的,就像炫耀自己货好的商人,没有买主欣?#20572;?#20215;钱再便宜,也卖不出去一样。

      【原文】

      37·12案诸为人用之物,须人用之,功力乃立(1)。凿所以入木者(2),?#23610;?#20043;也;锸所以能撅地者,跖蹈之也(3)。诸有锋刃之器,所以能断斩割削者,手能把持之也,力能推引之也。韩信去楚入汉,项羽不能安,高祖能持之也。能用其?#30130;?#33021;安其身,则能量其力,能别其功矣。樊、郦有攻?#19988;罢?#20043;功(4),高祖行封,先及萧何,则?#35748;?#20309;于猎人(5),同樊、郦于猎犬也。夫萧何安坐,樊、郦驰走,封不及驰走而先安坐者,萧何以知为力,而樊、郦以力为功也。萧何所以能使樊、郦者,以入秦收敛文书也(6)。众将拾金,何独掇书,坐知秦之?#38382;疲?#26159;以能图其利害。众将驰走者(7),何驰之也。故叔孙通定仪,而高祖以尊;萧何造律,而汉室以宁。案仪、律之功,重于?#32610;剑?#26025;首之力,不?#30333;?#20027;。?#21490;?#22438;草殖谷,农夫之力也?#25381;?#29467;攻战,士卒之力也?#36824;?#26550;斲削,工匠之力也;?#38382;?#23450;薄,佐史之力也;论道议政,贤儒之力也。人生莫不有力,所以为力者,或尊或卑。孔子能举北门之关(8),不以力自章,知夫筋骨之力,不如?#23460;?#20043;力荣也。

      【注释】

      (1)功力:功劳。这里指作用。立:树立。这里是发挥的意思。

      (2)根据下文”锸所以能撅地者?#20445;?#30097;“以”下脱一“能”字。

      (3)锸是古代一种插地起土的农具。直柄,柄端有一被木作把手,?#22987;?#36739;宽。使用时双手握柄端横木,左足踩锸的肩部,使它插入土中,再向后扳动,把土剥离。类似今天的锹。

      (4)樊:指樊哙。参见9·11注(14)。郦(lì丽):指郦商。秦汉之际陈留高阳乡(今河南省?#36739;兀?#20154;。汉初将领。初随刘邦起义。因击项羽、黥布有军功,任右丞相,封曲周侯。

      (5)?#35748;?#20309;于猎人:《史记·萧相国世家》记载,刘邦统一全国后,论功行?#20572;?#35748;为萧何功最大,众臣不服,刘邦用打猎作比喻,说战场冲杀的武将如猎犬,而指挥作战的萧何如猎人。

      (6)文书:这里指公文档案和地图。收敛文书:《史记·萧相国世家》记载,刘邦进入秦都咸阳,萧何把秦朝的公文挡案和地图收集起来,于是掌握了全国各地的情况。

      (7)走者?#32597;?#36305;的人。这里指士卒。

      (8)关?#22909;?#38377;。这里指古代城门洞上的活动闸?#29275;?#21487;随时放下,拦阻攻城的敌人。举北门之关:《吕氏春秋·慎大览》记载,孔子能把城门洞上沉重的活闸门举上去,却不愿意让人知道他有如此大的力气。

      【译文】

      考察凡是人使用的东西,都需要有人使用它,其作用才能发挥出来。凿子所以能进入?#23601;?#37324;,是槌子?#20040;?#23427;;锸所以能掘地,是有脚掌?#20154;?#20961;有锋刃的器物,所以能断开、斩断、割掉、削去东西,是有手能够拿住它们,用力推拉的缘故。韩信离开楚去汉,是因为项羽不能重用他,而刘邦能掌握和使用他。能使用他?#26576;?#22788;,能?#25165;?#20182;的地位,就能衡量他的能力,能识别他的功绩。樊哙和郦商都有攻打城池野外作战的功绩,汉高祖论功行?#20572;?#26368;先给了萧何,而且把萧何比作猎人,同样把樊哙和郦商比作猎犬。那萧何?#21442;?#22320;坐?#29275;?#27146;哙和郦商奔驰疆场,封?#21520;?#19981;到奔驰疆场的却先?#23849;?#22352;着指挥的人,萧?#38382;?#29992;自己的智慧作力量,而樊哙和郦商是用他们的武力当作功绩。萧何所以能差遣樊哙和郦商,是因为他进入秦都?#31508;?#38598;了与战争有关的公文档案和地图。?#31508;?#20247;将领都拾取金银,萧何偏偏收集文书,因此知道了秦军的?#38382;疲?#25152;以能掌握其利害关系。众将领驱?#25925;孔洌?#33831;何则指使他们。所以叔孙通制定朝仪,汉高祖因此受尊崇;萧何制定法律,汉朝因?#35828;冒材?#32771;察朝仪、法律的功绩,重于打仗;斩杀敌首的能力,比不上尊崇君主。因此可见,耕田除草种?#21442;?#35895;,是农夫的能力?#25381;?#29467;打仗,是士卒的能力;架屋削?#28023;?#26159;工匠的能力;处理公文,是佐史的能力?#40644;?#35770;先王之道,议论国家大事,是鸿儒的能力。人生来都有一定的能力,只是用来发挥能力的工作,有贵有贱。孔子能举起北门的闸?#29275;?#24182;不因为有此力气而自我炫耀,他知道身体的力气,不如?#23460;?#30340;力量荣耀。
    -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