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八字古论今解(李铁笔)之五言杂歌(下)

    2014-09-13  SYH情丝丝
    八字古论今解(李铁笔)之五言杂歌(下)

    印綬若逢官。定许入朝班。印綬若逢财。官场定遭灾。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22330;?#27491;官逢正财。举步上金阶     

       印綬若逢官。定许入朝班。印綬若逢财。官场定遭灾。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22330;?#27491;官逢正财。举步上金阶。

       古贤的这几句话,从表面上、字面上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很单纯的样?#21360;?#20107;实,必须注意的是在什麼前题、情况下?古?#36864;?#35828;的?#35272;?#26041;可以成立。

      "印綬若逢官。定许入朝班。" ,这句话直接由字面来解释:八字上有印星时,若有正官星来生扶,或行运碰到官杀之乡,代表著该人官运亨通,一定能够从政为官掌大权。但是否八字出现如此官印相生的?#32431;觶?#30342;可以如此论法吗?当然不可以。因为,假如印星为命上忌神时,得正官星来生扶,乃更增加忌神的凶力,如何能有官运亨通之吉呢??#26102;鏡览?#33509;能成立,必须有一个大前题:印星必须为命上的用神,至少才得是命上的喜神。

    同理, "印綬若逢财。官场定遭灾。" ,这句话成立、成理之前,仍须有一个大前题:印星必须是八字的喜用神。印星为用神,本命主为贵命也,能得官星生扶,如鱼得水之助,故言 "定许入朝班" 。因此, "印綬若逢财。官场定遭灾。" ,这句话就能够成立、言之有理了。试想,假如印星为命上忌神,逢财坏印,乃是为吉象喜兆,如何反有官场定遭灾之说法呢?故印星必须是命上的用神,至少亦得是喜神。

    以上所述,非常重要,研学者若不弄清楚,直接按照字面来解释、来引申和应用,结果必然是大错特错?#21360;?#25509;下这句 "正官逢正财。举步上金阶。" ,同样必须?#30001;?#19968;个前题:正官星必须是命上的喜用神。若不是如此的话,假如正官为命上的忌神,再碰上正财星的生扶,其忌神的凶力必大为增强,如何能有 "举步上金阶" 之吉呢??#26102;?#21477;当解释为:当正官为命上喜用神时,若能得正财星的生扶之助,必能够官运亨通、步步高昇。

     至於 "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22330;? 这句话,恐怕得仔细推敲一番。因为,古昔在推命论运的时候,总主观的将正官、正财、正印三者,视为八字所喜之物,完全不管身强或身弱。故有所谓的财官印三宝,或官印相生皆吉的说法。此处 "正官逢正印" ,即指的是官印相生的情况下,不论求名或求利,都会很自然的顺利成功。

    不过,官印相生一定是喜是吉吗?当然不一定。因为,喜官忌印化官,喜印喜官生印,忌官喜印化官,忌印忌官生印。很显然,古贤不管喜忌如何?就直接将正官逢正印,即断为名利自然顺是不太正确的。换言之,正官逢正印,名利是否自然顺?当?#30830;直?#20986;官、印之为喜为忌方是。

     另外,若纯只论正官的话,一旦正官逢上正印,皆属一种洩力,即正官的力量减小:正官为喜神则吉力减小,正官为忌神则凶力降低。若论名利,前者由顺而变得?#21916;?#39034;的意思,后者由不顺转为不那麼不顺的涵意。也就是说,正官逢正印,绝对不是 "名利自然顺" 所意谓的佳况。除非命式上,伤官剋正官太过时,喜逢正印剋制伤官有护官之意,但此时的重点意义在於正印?#30149;?/FONT>

     以上种种之所述,乍看之下,可能有点转不过来的感觉。但却是提供研读古论述者,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即必先弄清楚是在什麼?#32431;觥?#21069;题下?古贤方会讲述那些?#35272;恚?#32477;对不可光从表面文字来解释、引申其义。不仅研读本文如此,亦可适用其他诸八字古文古论。

       运行十载数。上下五年分。先看流年岁。深知来往旬 

       古贤此四句话,从字面上以观,应该很容易瞭解其欲表达什麼?大运由四柱中的月柱干支开始,依阳男阴女顺行,阴男阳女逆行,正常情况下大约运行数年。如:八字月柱干支为甲子,顺行则为?#39029;蟆?#19993;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等,逆行则为癸亥、壬戌、辛酉、庚申、?#20309;础?#25098;午....等等,依序排列下来。大运?#24656;?#20026;十年,天干地支各主事五年。

    流年则每年有一组天干地支主事,欲推论行运吉凶如何?当先看流年之喜忌,再看大运之吉凶,亦即二者必须?#21916;?#24182;论。由於流年主事一年,自然应事较速。大运一字应事五年,自然应事较迟。故,推论行运必当以流年为先。如此方式来论,对尚未到来的行运,亦能事先得知其将为吉为凶。

     照理岁运的推断,本是十分单纯。唯,较常引人争执的是,大运是以一柱十年来推论,或大运是以一字五年来论断。古贤认为,行运在干须兼用地支之神,行运在支则当弃天干之物,即认为大运当重地支。笔者以为如此论法不太合理,实有必要好好思索一下,?#21916;?#21512;乎逻辑?

     试想,大运排列乃由生月干支而?#22330;?#36870;行之,生月干支依六十甲子一循环,正好六十个月:五年。不正是大运一字五年吗?故,大运字字等值,如何地支重於天干呢?而且大运吉或凶,均是对日主而言,如何能说:在干兼用地之神、在支弃天干物?若要说大运干支间互有作用,亦当干运主事七分论,地支三分看。支运主事七分论,天干三分看。如此应该较为合情合理。

     另须知,本命如何不代表人生必将如何?必须综合行运如何?二者?#21916;?#32508;论的结果,真正是现实的人生如何?命佳而运?#24120;?#26377;壮志而难伸。命背而运佳,无志无能而平稳平顺过。命?#35328;?#21513;佳,步步高昇而富贵荣华。命背而运?#24120;都?#27531;病而无一能成。

      时上一位贵。藏在支中是。日主要刚强。名利?#25509;?#27668;

     时上一位贵。藏在支中是。日主要刚强。名利?#25509;?#27668;。

     前曾述及时上偏财格,此处指的则为时上一位贵人格,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为时干出现偏财星,一为时干出现七杀星。在古贤的立论中,凡时干出现偏财或七杀星,即主观的认为是一个能富能贵的八字,然后再附?#30001;?#19968;些条件,言其必真正大富大贵无疑。

     本节?#36896;?#26102;上一位贵人格的论述,尚有一点点?#35272;恚?#22240;为,其第三、四句提及 "日主要刚强,名利?#25509;?#27668;" 。日主强,当然喜七杀星剋日主为用神。若此七杀出现於时干,近贴日主而团结有情,当然是一上等理想之用神,亦即为一上等吉佳命式。不过,本节所言,有一点点?#35272;?#21364;未必是合理、真理。试想:

     假如日主为弱时,七杀必为命上所忌,如何取之为用神?那麼本节古?#36864;?#35328;不等於是废 话吗?

    假如日主为强,但命局上乃因印星过旺而强时,真用神在於财星坏印,若取七杀为用反 有生印之虞,能言七杀现时干即是吉佳富贵吗?

     很显然,所谓的时上一位贵人格 (时上一位七杀格) ,根本是毫无意义之论。诚如前面的 "有煞先论煞。时上偏财格" 之论述?#35805;悖?#23436;全主观的认定某些十神皆为喜神、某些十神皆为忌神,再去配合?#28798;种?#20027;观的解释、论点或条件,结果仍然无法成为放诸?#31471;?#28023;皆?#25163;?#29702;。

     关於时上一位贵人格,古贤论述颇多,如:时逢七杀未必凶、喜逢羊刃不为凶、七杀不怕刑和冲、时逢七杀忌制伏....等,皆是以七杀为难得之喜吉神来立论。甚至更有诸多对时上一位贵人格,颇为夸张的推崇言论,於此无法一一列举出来辨驳,相信从以上种种之所述,研学者当能助一知十方是。笔者一再重复的说,八字上十神本身并无喜忌、吉凶或好坏,必须在某些条件下,方能加以区?#30452;?#21035;,绝不可光凭主观之喜恶,即认定何者为喜?何者为忌?

    另外,本节第二句 "藏在支中是" ,?#21916;?#30693;古贤真实义。若七杀未明现於时干,如何称之为时上一位贵人格?若指的是时杀须有根,但古贤又说 "时杀无根,杀旺最贵" ,此?#21482;?#30456;矛盾难以服人。当然亦不可能连地支藏七杀,亦言为时上一位贵人格吧? 

    总而言之,凡如:有煞先论煞、时上偏财格、时上一位贵人格等等,此类纯古贤一己的主观所论述,绝不可轻易的全盘?#24080;眨?#19968;定要好好加以分析、研讨、辨正而后去无存菁之,取菁而应用之。如此研读古论古文,方不致於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盲目的去引申和运用。

    时上偏财格。干头?#26432;?#32937;。月生身主旺。贵气福重深

    古贤的这四句话,表面上似乎很容易瞭解,其实非常需要研讨一番。首先,何谓时上偏财格?当一个八字的时干是偏财星,古昔论命?#20174;?#20808;取之为格。在古贤的观念中,凡是财星皆为命上所喜之物,出现於时干更为理想吉?#36873;?#22240;此,不管日主是强是弱,即言干头?#26432;?#32937; (来剋偏财) 。另外,古?#36864;?#28982;不管日主强弱,皆以偏财星为喜神,但仍然认为日主强且当得月令时,更主为一富贵多福命式。

    以上乃古贤欲表达的?#35272;恚?#20294;我们必须研讨的是,不论日主强弱皆能视偏财为喜神吗?#30475;?#26696;当然不可以。试想,偏财乃耗日之物,我剋之无情者偏财,一旦日主本身已经很衰弱了,岂能有餘力去剋偏财呢?逢偏财自耗力,岂能视之为喜神呢?很显然,古贤的看法有所偏差。

    又,纵然日主为强,时干出现偏财星,亦未必太强调干头?#26432;?#32937;。此时天干有出?#30452;?#32937;的话,必然出现?#23545;?#24178;或年干,月干隔剋其力不大,年干遥剋其力几无。故,此处所言有太夸张之疑。而且,日主强偏财星明现,亦未必就当取之为用神。譬如说,日主强係因局上比劫强旺之故,最喜之物当为官杀星而非财星,此亦可証明干头?#26432;?#32937;并非真理。

    至於时上偏财格之取法,乃因古贤主观认为偏财现於时干最佳,所以取之为格。当然,古?#36864;?#21462;之格,必能由格名而知其格的意义或精神。於是,乃立名目的格?#30452;?#27604;皆是,反成研学者的困扰或根本毫无意义。至於古人认为时上为偏财,近贴日生团结有情最为理想吉?#36873;?#20294;若是月干逢偏财星,年干亦是偏财星,则不但团结有情且加比助有力,此时月干之偏财必更吉佳於时干之偏财。很显然,古贤特意时上偏财格,并非真正的真理?#30149;?/FONT>

    同理,是否亦可再立时上正财、正印、正官、食神....等命格呢?又,必须有一较明确的观念:日主弱,逢财主贫,逢比劫主富。日主强,逢财主富,逢比劫主穷。另须知,八字论命当全盘综参,绝不可光凭十神的字面,就直接来解释其之为喜为忌。

     进气死不死。退气生不生。终年无发旺。犹忌少年刑    

     古贤此四句话的重点,在?#31471;得?#20116;行之气:如春则?#23601;?#28779;相、?#20102;饋?#37329;囚、水休等等,旺衰生死的进退循环?#31471;?#26102;。迎之以临官帝旺,将来者进。背之以休囚死,成功者退。

    用最简单的方式而言,五行由长生到帝旺,谓之进气。由病到死绝,谓之退气。五行之气,即如此旺衰生死的循环不息。古贤认为五行旺到了极点,必然得退气 (死) ,五行弱到了极点,必然会进气 (生) 。但,假如进气后当死而不死,退气后当生而不生,违背了五行旺衰生死之自然循环之理,即是?#30452;?#36870;、违理、非吉的凶象。

    因此,古贤认为八字上的干支五行,太强旺或太衰弱 (进气死不死、退气生不生) 的时候,代表若是一个不理想的八字,意谓著该人一生难有发达的机会。尤其该人的年少的行运,更忌讳碰?#25509;行?#20914;剋破的现象,恐一生绝无希望了。

    若用较符合今人的论命语言,来陈述古贤此四句话的涵义。即:八字上某五行太过於强旺或衰弱,却无法取得一理想的用神,必是一个不理想吉佳的命式,一生甚难有大作为与发挥,若其基础的少年运又不佳,那一生将真无有可望了。

    得一分三格。财官印綬全。运中逢剋破。一命丧甘泉 

    古贤此四句话?#27492;?#29978;易,事实上亦颇大有难解与矛盾之处。尤其是首句 "得一分三格" ,甚难从字面上探究出其真实含义。它指的是:一气生成,三格并论:天干同类,天元一气。地支一字,地物相同。亦即四柱干支一气相同?#30149;?#21807;,何谓天元一气、一气生成呢?

    当 (八字) 四柱皆为壬寅、辛卯、庚辰、己巳、戊午、丁未、丙申、?#30691;稀?#30002;申或癸亥时,谓之天元一气,四柱干支一气生成。古贤有视之为大富大贵之命,如云:天元一气,地物相同,人命得此,位列三公。亦有认为其间之轻重贵贱,?#26434;兴?#24046;别之处,必须加以仔细?#30452;妗?#22914;:壬寅、辛卯、?#20180;紓?#20027;富贵双全。己巳,主贵。戊午、丁未,主贵而多凶险。庚辰,主贵而风流、名重利轻。?#30691;希?#20027;多伤?#23567;?#30328;卯,主贫穷。丙申,主能贵而易招灾。

    事实上,古来?#36896;?#22825;元一气的论点非常之多,以上仅稍为列举一些来参考。本节的这四句话,亦是对天元一气的一种看法。它的意思是:天元一气若真要能论大富大贵,必须财官印三者俱出现於命式上方能成立。而且,本命纵然大富大贵,一旦行运碰上刑冲剋破时,尚有可能招灾惹祸而丧失生命。

    光从以上所述而言,研学者必然会发现,所谓的天元一气之论点,根本就是眾说纷紜,不知当以何为準来引用方是。其实古来此部分之论,原本即矛盾多多,就拿本节四句来讲:既然四柱干支一气,命式上出现的必然只有两种十神,如何能财官印綬全呢?很显然是非常的矛盾、不合理。

    另外,若对八字命学较有研?#31354;擼?#24517;然会发觉此处所讲的天元一气,似乎就是所谓的双清格之半壁局:命局上只有二种五行,此二种五行各居?#35805;?(四位) ,平分半壁山?#21360;?#21482;要日主有根,一气相生、一气相剋皆能入格。日主弱,喜生扶比助。日主强,喜剋耗洩。即以正格论法。

    为何八字古论有那麼多疑情或矛盾之处?此亦即笔者一再重复,研学时必须审慎且须去芜存菁的理由。至於八字推论的时候,若碰到这种四位纯正、干支一气的?#32431;觶?#24403;如何取捨?古来论法虽多,但如前述诸多矛盾、不合理,故应?#36816;?#28165;格之半壁局来推论,而且只要合於干支一气的条件,即可引申应用之,不必局限?#31471;?#22764;寅、四辛卯、四庚辰、四己巳、四戊午....等。 

    顺便一提,本节第二句强调财官印綬全,诚古人论命的时候,总认为正财、正官、正印三者,皆为命上最喜之物,谓之财官印三宝。八字上此三者齐全俱现,即视之为一上等好命。其实,这并不是正确的论点,可?#36816;?#26159;喜忌不分不明的偏见。试想,日主强喜剋耗方喜财官,日主弱喜生扶方喜印綬,三者如何可能同为命上所喜之物呢?

     二子不冲午。二寅不冲申。二午不冲?#21360;?#20108;申不冲寅 

     古贤此四句话最有意思,让非常多的人迷惑不?#36873;?#19981;是水剋火、金剋木、子午冲、寅申冲吗?为何二子水竟不冲午火、二申金不冲寅木呢?许多人来函来电问笔者此问题,笔者的答覆是:尚包括二巳不冲亥、二亥不冲巳、二卯不冲酉、二?#21916;?#20914;卯....等,皆是真理?#30149;?/FONT>

    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35272;懟?#25105;们回想一下五行生剋的基本原理:水能剋火,但火旺水蒸。金能剋木,但?#23601;?#37329;缺。土能剋水,但水旺土崩。木能剋土,但土旺木折。火能剋金,但金旺火熄。相信应能有些领会方是,即虽子午冲未必子胜午、寅申冲未必申胜寅、巳亥冲未必亥胜巳....等。

     唯?#25105;?#36830;二水都不能剋火、二火不能剋水、二木不能剋土、二土不能剋木....呢?诚因当令最旺之故耳。或许有人会?#23460;桑?#28779;当令司权的力量,能大过?#31471;?#30340;力量吗?而且大过於二水之力吗?试想,火当令为旺时,水则为囚,自然火胜水,这是很容易理解的。若水当令为旺时,火则为死,必然是水胜於火,此更是无庸置疑 (其餘类推) 。至於二水仍不能剋火等等,乃古贤欲告诉我们的?#35272;恚?#20134;是此四句话的重点之所在。

    事实上,许多人?#36896;?#20116;行?#31471;?#26102;旺衰的意义为何?常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能将旺相休囚死倒背如流,却不知如何去运用?於此顺便说明一下。譬如说?#32791;就?#26044;春 (木) 、相於冬 (水) 、休於夏 (火) 、囚於季 (土) 、死於秋 (金) ,此处是以五行木为主,来视其?#31471;?#23395;的旺衰程度如何?因此,生我者相:冬水生?#32791;荆?#21516;我者旺,?#32791;?#21516;?#32791;荆?#25105;生者休,?#32791;?#29983;夏火,我剋者死,?#32791;?#21067;?#23601;粒?#21067;我者囚,秋金剋?#32791;尽?#25442;言之,当我为木的时候,我在春天时最强旺 (旺) ,我在冬天时次强旺 (相) ,我在夏天时小弱 (休) ,我在季时中弱 (囚) ,我在秋天时最弱 (死) 。其餘五行类推之。

    当我们要实际去判断八字的日主强弱时,即以月令为準,视其为春、夏、秋、冬或季?然后将八个干支字,代入五行?#31471;?#26102;之旺衰程度,区分出日主的同党、异党而互相较量,即可明确得知日主之为强或为弱。

     从以上种种的分析和说明,我们亦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即一旺之力大於二囚或二死之力,一旺之力必大於一囚加一死之力,三囚或三死之力必大於一旺之力。这提供了我们在判断八字强弱时,一个非常难得的资料或依据。

     时上胞胎格。月逢印綬通。官杀行运助。职位至三公 

     古贤的此四句话大有必要好好做番探讨和思量,其原意乃 "胞胎逢印綬,享禄千钟" :即八字上的日柱或时柱,若为庚寅、辛卯、丙申、?#30691;?#26102;候,正好逢上月令为印綬之地,主大富大贵之命。假如其一生的行运,又能碰上官杀之乡,得此官杀运之助益,更有可能发达至有三公的权贵职位。

    以上古贤的论点,值得我们?#23460;?#30340;是:官杀行运助,职位至三公,必然日主是为强,但是光凭月令逢印綬,就能断定日主为强吗?#30475;?#26696;自然是否定的。另,庚寅、辛卯、丙申、?#30691;?#31561;等日或时,而其月令为印綬的时候,就能断定为日主强吗?就能断定是为大富大贵之命吗?#30475;?#26696;自然是否定的。

    事实上,日主强弱须八字全盘干支?#21916;危?#26412;命之富贵与否?则须从八字上所取之用神良窳来判断。至於,何谓胞胎?何谓时上胞胎格??#25105;?#27492;格逢月令为印则贵?古贤皆未提出一明确、合理的说明,即并无理据?#20260;?#26381;人或能供人依循。诸如此类的古论颇多,研学者自当审慎思索再三,绝不可照单即收、全收。

    很显然,古经 "胞胎乏印綬,享禄千钟" 的观点,以及古贤此四句话之引申,皆纯不太合理的主观之见。换言之,古?#36864;?#28982;做了以上的论点,但只是说其然并?#27492;?#20854;所以然来,唯有全凭我们审慎去评估、研讨而去芜存菁之。

    木茂宜金火。身衰鬼作关。时分西与北。轻重辨东南 

    古贤这四句话的?#35272;?#24456;单纯,唯其咬文嚼字的结果,反而让人有点一知半解的困扰。当然,诚如前述,为了对句、押韵的原故,不得不在文字上做文章?#35805;恪?#20854;真正要表达的是一个很简单的?#35272;恚?/FONT>

    当木命日强日旺时,最喜欢逢金剋火洩 (应当?#30001;?#21916;土耗) 。若是木命日主为弱时,反忌金剋火洩 (应当?#30001;?#24524;土耗) 。也就是说,必须明辨出木命:日主弱自喜北方水与东方木,自忌南方火与西方金。日主强自喜南方火和西方金,自忌东方木与北方水。其中未提及五行土,纯係为对句来表达之故。这裡虽然只用木来?#20826;?#27492;?#35272;恚?#20107;实上其他五行火土金水为日主时,?#26434;?#22914;此论断之。包括本篇古文中,均列举一五行来论述而可适用所有的五行。

    至於,如何来解释 "身衰鬼作关" 这句话呢?此处的鬼字,在本节中指的是金与火。既然,木茂日强喜金火。当然,木衰日弱忌金火了。以鬼字来形容不喜欢,而且将它视为一种关卡的意思。另外,第三、四句 "时分西与北。轻重辨东南" ?#25105;澹?#36825;两句话并无特殊涵义,皆针对首字 "木" 而言:必须?#30452;?(西北东南) 五行如何?以断木之为强为弱?#30475;?#21676;文嚼字罢了。总而言之,本节重点完全在於前两句,且只为表达一个简单的?#35272;懟?/FONT>

    甲乙生三月。庚辛戌未存。丑宫壬癸位。何处见无根   

    古贤的这四句话,真的是语焉不详、不知所云。我们可从其字面大概猜想其意,却甚难体会其真正要表达什麼大?#35272;恚?#39318;先,第一句 "甲乙逢三月" 和末句 "何虑见无根" ,应该是本文的重点,为什麼呢?因为,辰乃水库、木餘气。按照古人的说法,清明上旬七日半为乙木餘气旺,清明下八日为癸水论。所以,甲乙逢?#30342;攏?#20026;杂气印和同类,何虑见无根呢?

     不过,古贤?#36896;?#19977;月之木 (甲乙逢三月) ,却有两种说法:

    * 三月之木,正为长茂之时,若雨水浸淫,根株动摇,见土则根深柢固,福寿绵延,见火 则木通火明,文章秀发,见金伐木则荆梁生凶。 (喜火土忌金水)

    * 甲乙生?#30342;攏?#20026;杂气印,喜见官星及印露,不露要冲,既露怕冲,忌见财多伤印。 (喜金水忌土)

     很显然,甲乙逢三月,古贤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看法。至於本节四句话意思,到底是上述的那一种看法?光从二十个字的字面,实在很难来解释古贤的真实义。诚如一开头笔者即言,甚难体会古贤要表达什麼大?#35272;恚?#20197;下乃笔者猜测古贤可能的意思而申论之:

    古昔论命最重四时体性,皆认为三月 (?#30342;? 的气侯最为理想吉佳,係谈合论会的最好环?#24120;?#20134;是万物生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时期。因此说,甲乙木生於三月令,不必考虑有无根,皆为强旺之象?#30149;?#25110;许有人会?#23460;桑?#21476;贤之意是否木生?#30342;攏?#21363;不论强弱如何?确实有此种可能,前面亦曾有 "有?#20998;?#35770;煞。无煞方论用。" 的说法,皆是种很主观的看法。认为有煞优先於论用,?#30342;?#21363;是佳?#22330;?#27427;旺之相。所以,此四句话就是为了表达这个?#35272;懟?/FONT>

    但是,木逢三月不虑无根合理吗?即可视之为旺相论吗?当然不可如此,四时体性是日主强弱的判断依据,但必须全盘干支八个字?#21916;危?#26041;能下日主强弱的结论。而且不管任何五行?#31471;?#26102;的体性如何?皆须八字全部干支?#21916;我?#35770;断方是。

    须知八字论命之理唯一,须放诸?#31471;?#28023;皆準。强弱论?#26434;?#19968;定的理据、一定的推论方式和过程,其间绝无特别的、特殊的论法。换言之,古贤的一些见解未必完全正确,我们绝不可不假思索的照单全收,必须加以研讨后去芜以存菁。

    曲直生春月。庚辛干上逢。南离推富贵。坎地?#20174;?#20982;  

    古贤此四句话,若以正格来解释,光看末句 "坎地却为凶" ,即便可知日主必然为强,木强忌水生扶之故。既然日主为强,南离之火言富贵乃原本正确之象,此处?#30001;?"庚辛干上逢" 并无什麼意义,或许只为了凑?#20260;?#21477;吧?若说 "庚辛干上逢" 之故,南火方能推论为富贵,此时日主必然为弱。但是日弱的话,坎地却为?#33258;?#23601;矛盾了,木弱喜水生扶主吉方是。因此,以上用正格来解释,即?#32791;?#21629;日主强,忌水木生扶比助,喜火土金剋耗洩。

    另外首句前两句用 "曲直" ,不免让人联想是否与曲直格有关。曲直格的首要条件,必然是木生春月,地支?#23601;?#19988;天干透木,得木生扶且有火流通其气,即为一气专旺曲直格。但第二句 "庚辛干上逢" ,乃为破格了,曲直格大忌在金。末句 "坎地却为凶" ,曲直格喜水而不忌水。因此,很明显古贤并不是意指曲直格,纯正格论法。 

    另外若从五行?#31471;?#26102;体性而观,古贤的意思乃?#32791;?#20854;性尚寒,一逢火则生气盎然,故言?#38405;?#26041;火推论富与贵。逢金有折伤之患,?#32791;?#23578;寒逢水自是大凶了。命岁运皆是如此论断。很显然,我们以今人的命理观来解释此四句话,结果和古贤的真实义有所差异,逢此种?#32431;?#26102;,研者将如何取捨?当然,必须客观的去比较、衡量和分析,二者何较为合理、?#19979;?#36753;?

    八月官星旺。甲逢秋气深。财官兼有助。名利自然亨 

    古贤的这四句话,颇值得好好研讨、玩味一番。前两句 "八月官星旺。甲逢秋气深。" ,很明显意指,日主甲木生於酉金月,官星当令司权,且局上干支尚见官星,故方可言八月官星旺。八?#24405;?#26408;官星旺,日主必然为弱。日主弱,则喜印比劫生扶比助,则忌食伤财官杀剋耗洩。

     那麼,接下的三、四句,为何说: "财官兼有助。名利自然通。" ?很显然是错误的说法。日弱逢官主贱,日弱逢财主贫,怎?#20260;?#26159;名利自然通?除非日主为强。但,甲逢秋气深,八月官星旺,日主可能为强吗?日主甲木而酉金当令司权时,除非上有六位以上的干支字,係为日主的同党 (水木) ,方可能谓之日主强。所?#36816;擔?#21476;贤这四句话很值得玩?#19969;?/FONT>

    当然,若从五行?#31471;?#26102;体性以观,古贤的意思是:八月之木正值凋零之时,得土 (财) 栽培可固其根。若木已枯落,得金方能制以成器。故言财官?#26434;?#21161;,名利自然通。很显然,直接从字面上来解释,就无法瞭解古贤的真实义。此即前述此四句话值得玩味的地方。

    当然,也有可能古人较偏爱正官星,不管日强或日弱,视之总为吉,而且若有见财星来相助,更以为名利自然能够亨通。不过,古贤的这些观念是不可取的。若说八月官星旺、甲逢秋气深,乃日主弱而官星过旺时。除了日弱喜水木生扶比助外,仍喜火?#28798;?#26106;金,即官杀旺宜食伤制之之理?#30149;?/FONT> 

    丙火怕重逢。北方返有功。虽然?#24605;?#27700;。犹恐对提冲  

    丙火怕重逢,这句话明?#33606;?#20219;何八字皆不喜欢命式上某一五行超旺。若火命八字上干支火星多见,当然不是很好的现象。不过,一旦见到了北方水,水能中和火、剋制火,反而大有功劳。唯须知,虽然喜?#31471;?#26469;制火,但仍怕水去冲提纲 (月令) ,如子水去冲午火月令,必然交战激?#36965;?#28779;当令最旺,入水反激其焰。

    以上四句话,古?#36864;?#35328;甚为有理。我们都知道,火旺水蒸发、水旺火熄灭的?#35272;懟?#37027;麼,当火当令司权最强旺之时,水正值为休,二者一交会,必然是交戟激?#36965;?#36890;常反增强火焰火势。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必须好好去思索一番。

     另外必须加?#36816;得?#19968;下,所谓的提纲指的就是月令 (月支) ,对整个八字而言,此字最为重。因为,八字上干支五行的强弱程度 (旺相休囚死) ,皆是以月令为準。如:金月时,水为相、土为休、火为囚、木为死。月今最旺自最不喜逢冲,谓之犯旺,犯旺自最容易出问题、出事情,?#39318;?#21476;以来均不喜欢命岁运去犯、冲月令。尤其一个变格八字,最忌讳月令逢冲,不只犯旺且是破格。

    甲乙若逢申。煞印暗相生。?#23601;?#20840;逢旺。冠袍必掛身  

    甲乙若逢申,杀印必暗生。此二句话是什麼?#35272;恚?#39035;知申中藏庚、戊、壬,?#20260;?#20026;正印,庚金为七杀,五行金生水,故言印杀暗相生。但,这个?#35272;?#26377;什麼意义呢?#24656;?#19981;过是说,金本剋木,而其中申金藏戊庚壬,於是庚金生?#20260;?#32493;生木,即有杀印暗相生之暗吉之意。

    事实上,用杀印暗相生的论点,来强调申金虽然剋木,但?#26434;?#26263;助木的意思,有点太夸大地支所藏的影响和作用力。应该说,木命日弱忌金时,庚辛申酉金四中,以申金藏庚戊壬,?#26434;?#28857;续生日主的好处,其?#21916;?#33268;於那麼忌讳或凶力?#31995;?#20123;,如此才是客观的论法。

     接下 "?#23601;?#36898;金旺。冠袍必掛身。" 这两句话,古?#36864;?#35828;的乃不二真理?#30149;?#26408;命日主为强为旺,当喜欢五金旺 (官杀) 来剋日主。又日强逢官杀主贵,故言冠袍必掛身,诚合情合理?#30149;?/FONT>

     另外,必须提出来说明一下,不知是否受了古人的影响?如今?#31508;?#21487;见到一些研学者,连八个天干地支字间的关係,都弄不清楚,搞得迷迷糊糊的,却老是往地支所藏裡头钻,结果只証明了自找麻烦而?#36873;?#33267;於我们该如何来看地支所藏呢?譬如申中戊庚壬,重点在於本气庚,故言申金,戊壬诚为其?#20852;?#34255;。或当如是言,申金含有戊壬之意,而非含有戊壬之实。否则,是否还须探讨其所含成分多少?直接以本气先论,勿自以为是的拿地支所藏来喧宾夺主。

    有?#20998;?#35770;煞。无煞方论用。只要去煞星。不怕提纲重  

    古贤的这四句话,实有必要好好探讨一番。首先,前两句 "有?#20998;?#35770;煞。无煞方论用。",?#25512;木?#20105;议性。大家都知道八字论命论用神的?#35272;恚?#20294;为什麼古贤?#27492;?#26377;煞先於论用呢?因为,在古人的观念中,七杀剋身最为激?#36965;?#24120;先入为主的直接视之为忌神。当八字出现七杀星的时候,即想去之为快。因此,方会以七杀优先论,以为命上七杀星有了妥适的处置,就是一个理想吉佳的八字了。

     换言之,古贤认为论命之良窳高低,论七杀比论用神更重要。当然,这是错误的观念,亦是对七杀的偏见。七杀有什麼可怕呢?当日主为强时,七杀星必为命上喜神。若日主强全因比劫星超旺,七杀星最能正剋比劫,更是日主最喜之物。同样,日主强亦喜食伤财官星,七杀并无特别之处。当日主为弱时,七杀必为命上忌神,食伤财官星亦必为命上忌神,此时七杀仍无特殊之处。

     事实上,八字上的十神并无高低好坏之别,其为吉为凶的差异,为喜为忌的程度,应从日主强弱与干支间生剋制化关係来判断,绝不是直接从字面喜恶来?#20174;Α?#26368;常见的是:正官、正财字意看起来不错,即认为是喜神吉神。劫财字意好像劫正财,伤官好像伤害正官,故就以为是凶神忌神。七杀星亦是在这?#20013;?#24577;下,被误认为是首恶之神。瞭解了以上所讲的?#35272;恚?#37027;麼前两句 "有?#20998;?#35770;煞。无煞方论用。" ,自当捨弃不可跟著引申和运用。

     接下第三、四句 "只要去煞星。不怕提纲重。" ,亦是很有问题。试想,提纲重而日主强,本喜食伤财官杀星来剋耗洩,七杀星乃为命上所喜之物,怎说是去之为快呢?正确应该说: "只要有煞星,不怕提纲重" 方是。从古贤的这四句话,我们自当有一明确的认知,就是研读古书古论必须十分慎重审慎,绝不可不假思索即照单全收。

    乙木生居酉。莫逢全巳丑。富贵坎离宫。贫穷申酉守  

    古贤此四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读,即能很清楚明白其间的意思和?#35272;懟?#26085;主乙木,酉金当令司权时,若再碰上地支出现巳及丑,於是巳酉丑三合金局,日弱明?#21360;?#26408;命日弱者,命岁运逢火逢水,主富与贵可居可期。若逢庚辛申酉金,则主贫穷而恐财富不利?#30149;?nbsp;

    以上的?#35272;?#20284;乎很简单,不过必须注意的是?#32791;?#21629;日弱者,自喜水木生扶比助,自忌火土金剋耗洩。但是,古贤为何说富贵坎离宫?喜水是正确的,火则如何论喜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和?#35272;懟?nbsp;

    我们都知道,八字推论是个病药原理。基本上: 

    * 日主强:病为印、?#21462;?#21163;星。药为食、伤、财、官、杀星。

    * 日主弱:药为印、?#21462;?#21163;星。病为食、伤、财、官、杀星。 

    当日主为弱时,食伤财官杀星为其病因。若食伤超旺为日弱之主因、主病时,其真药必为印星。若财星超旺为日弱之主因、主病时,其真药必为比劫星。若官杀星超旺为日弱之主因、主病时,其真药必为印星。但是,假如命式上印星微或无时,则须以食伤星来制官杀星,亦谓之为药,?#21496;?#26159;常见的食神制杀为贵的?#35272;懟?#20843;字的病药原理,即?#39029;?#22823;病,施以真药。

     因此,木命日主虽然为弱,但由於命局上巳酉丑三合金局,五行金超强超旺为大病之所在,故仍甚喜 (离) 火制金:食伤制官杀,亦主能言富论贵?#21360;?#20197;上的?#35272;?#21487;简而言之:日主弱,官杀旺,印星微,以食伤制官杀为喜用。此理不仅适用於木命,亦适用於火命、土命、金命、水命等?#20154;?#26377;的命式。 

    另,补充说明一下,古来论命主观的认为正官是吉神,不论身强或身弱,皆不喜伤官剋制之,更言有祸百端。七杀正好相反,食神制之言为贵?#30149;?#20107;实上,这种观念并不都正确,正官与七杀只不过是日主的同、异性之别,并无喜忌之不同。任何八字绝无一定喜官忌杀或喜杀忌官之理,研学者务必釐清、认清。

    阴日朝阳格。无根月建辰。西北还有贵。惟怕水火侵  

    古贤以此四句话,简单的说明了六阴朝格的重点 (喜忌) 。若要进一步的了解,就必须解释何谓六阴朝阳格了。 

    古论中有所谓的六阴朝阳格的论法,此格是以六辛日为主,?#31508;?#26609;为戊子时,即称之为六阴朝阳格。此格只?#24605;?#19968;子,不喜午火来冲、丑土来合,否则阴不能朝阳。最喜运行西方金旺之地,最忌南方火死绝,次忌东北水木之乡。此格身旺最佳,主贵易成名,论财较为次些。 

    关於六阴朝阳格,古贤有诸多种种的论点和说法,以上仅重点说明一下。有兴趣可参阅喜忌篇、继?#30772;?#26223;鑑篇、举?#30772;?...等古论述。虽然其间理论一大篇,但以六辛日为準来推命论运,且仅适用於六辛日,非放诸?#31471;?#28023;皆準,其实用性即值得怀疑。譬如说,其言此格身旺最佳,但辛命身旺?#25105;?#24524;水忌火呢??#25105;?#36816;喜金乡呢?很明显,诸多矛盾重重。 

    八字命学明言係中和原理且须以日为主,亦即辛日、庚日、甲日、乙日、丙日....等十干日,绝无差别,绝无各自的推论方式。或许我们可?#36816;?#30002;木阳刚、乙木阴柔,但推论八字的时候,我们须以甲木为主,来看其和其他干支间的生剋制化等等係和作用,乙木为主亦是如此,并不因甲和乙不同,推论的方式和原理就有所不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的观点与认识,此亦是后学者研读古论古书,必须好好过滤、去芜、存菁的?#35272;懟?/FONT>

    ?#20102;?#20241;行亥。临官在巳宫。南方根有旺。西北莫相逢  

    诚如前面诸节所述?#35805;悖?#27442;解释古贤此四句话的?#35272;恚?#24517;须?#30001;?#19968;个前题:日主为弱。那麼,这四句话的意思就十分清楚明白了。它的意思是

     土命日弱者,本命不喜五行水,行运亦不喜入五行水之乡。由於土命日主为弱,五行火能生扶日主,故甚喜南方五行火旺火强。当然,最不喜欢运行西北金水之乡。因为,金能洩土而弱日,水能剋火而断扶日之?#30784;?#20197;上乃笔者直接从字面来解释,用最简单的方式言之?#21644;?#21629;日弱者,喜火而忌金水,命岁运均如是。当然,最完整的说法应该是?#21644;?#21629;日弱者,命与运均喜火土之乡,均忌金水木之地

     唯,为何说是笔者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因为,上面的说法百分之百合理,且研学者较能迅速理解。不过,我们还是来瞭解一下古贤的真意。古贤係以五行?#31471;?#26102;的体性,而言土不喜欢逢冬天,天寒地冻的难育万物。但是,冬土最喜欢火温暖?#19968;?#20026;土根,尤其运行南方火旺之乡,更是大吉大利。当然,冬?#21015;?#23506;且湿,自不喜金生水又寒,最好行运亦不要逢上西北金水之乡

    另补充说明一下,临官即建禄的意思,戊土建禄?#31471;齲和两?#31108;於午,此处以临官在巳宫来表?#33606;?#21916;火旺之地。?#20102;?#20241;行亥的亥字,亦即代表著冬月:天寒地?#24120;?#20134;可解释为全部的五行水.

    火忌西?#25509;稀?#37329;沉怕水乡。木神?#33729;?#21320;。水到卯宫伤  

    古?#36864;?#31435;的这四句话的?#35272;恚?#24212;该没什麼争议或可?#23460;?#20043;处。唯,缺少了个前题未交代清楚,?#36896;冻?#23398;者或研学不精者甚易误导,即甚?#23383;?#25509;照著字面的意思来解释和引用。当然,这也是研读古文古论最需审慎之处。诚如前面多次提及,古贤是?#36816;道?#30340;心态来为文立论,係?#38405;?#34892;人发表命理见解,并不是针对外行人教导命理。

    因此,欲解读此四句话的?#35272;?#20043;前,必须加个前题就是:日主弱。日弱者,自喜生扶比助,自忌剋耗洩。那麼,这四句话的解释即:火命日弱者,自忌西方五行金来耗日。金命日弱者,自忌五行水来洩日。木命日弱者,自忌五行火来洩日。水命日弱者,自忌五行木来洩日。

     或许有人会?#23460;桑?#20026;什麼古人要用火忌酉、木忌午、水忌卯呢?事实上,纯因古人为文较言简意賅外,亦喜欢咬文嚼字,甚至包括对句、押韵等等。故,此处即?#26434;?#20195;表西方金,以午代表南方火,以卯代表东方木。另,亦由於对句 (四句) 的缘故,未列出?#36896;?#22303;命的解释。

     另外,若从五行?#31471;?#26102;体性以观?#32791;?#29983;夏月,木有槁枯之患。火生秋月,以弱?#26143;俊?#37329;生冬月,金冷水寒。水生春月,?#21015;?#20854;气。古昔论命最重体性,以上方可谓为古贤的真实义。凡研学者,当知古贤的真实义,再引申、运用至今日推命论运中。

    甲乙生?#29992;?#37329;多返吉祥。不宜重见煞。火地得衣粮  

    古贤此四句的?#35272;恚?#20134;很容易瞭解的。不过,仍过於言简意賅而交代不清楚、不连贯,甚易让人断章取义。

    甲乙生?#29992;?#24456;明显意谓著日主 (木命) ?#23545;?#25903;当令司权。若木命当令司权,而且确定日主为强时,命式上出现五行金多,或岁运逢金乡,皆是一种吉祥吉利的象徵。若木命日强时,岁运逢火地,则主衣禄富足不缺。唯,不宜重见煞这句话,实有待考量。木命日?#31354;擼?#26412;喜火土金剋耗洩,此处反冒出不宜重见煞,很显然是错误的。唯有木命日弱时,方可能忌官杀星来剋制。 

    另须知,在古贤的观念中,正官代表著官职,七杀代表著权威。故,常很主观的认定其必为喜神。不过,古贤仍认为不宜太多太强太旺,方是真正的最理想吉?#36873;?#20134;即此句 "不宜重见杀" ,古贤并不是从日主弱的立场而言之,二者间的观点是有所区别的,特说明一下古贤的真实义。 

    顺便说明一下,凡日主强的八字绝无忌官杀星之理,除非日主从强之势论命时,?#25509;?#21487;能忌官杀星,亦包括忌财星。另须知,木命日强逢煞 (官杀) 主贵,故言为吉祥。木命日强逢财 (土) 主富,逢食伤 (火) 为发财源,故言为得衣粮。皆係真?#30149;?nbsp;

    当然,此四句古?#36864;?#35762;述的?#35272;恚?#19981;仅仅单指木命日强而已,亦可适用於其他的火命、土命、金命?#20843;?#21629;。事实上,这只不过是日主强喜剋耗洩的?#35272;?#32610;了。

    土厚多逢火。归金旺遇秋。冬天水木泛。名利总虚浮  

    这四句古论就比?#31995;?#32431;,若以简单的方式来表达,即?#21644;?#26106;忌火生扶,金旺忌金比助,?#23601;?#24524;水生扶,一旦逢之,则名与利总是虚无难求。当然,以上乃纯直接从字面解释过来。

    事实上,应该可以从本命和岁运两方面来探讨。 

    土命日主之所以为强,乃由于命式上火星多。金命日主之所以为强,乃由于 (秋) 金当令司权且命式上金星多。木命日主之所以为强,乃由于 (冬) 水当令司权且命式上水星多。

    当八字呈现以上的情况,而其命式上?#32622;?#26377;一理想吉佳的用神时,那麼这个八字的本命,若欲言其名或利,恐怕较为虚无难求了。

    土命日?#31354;擼?#23681;运逢火乡。金命日?#31354;擼?#23681;运逢金乡。木命日?#31354;擼?#23681;运逢水乡。此皆逢上背逆的岁运,在这个期间裡,若要论该人的名和利,当然总是虚无难求了。

     从以上的分析,很明显此四句古论,可适用於本命与岁运来应用。不过,古贤仅列举出木命、土命和金命。事实上,亦可适用与火命和水命。若要说得更浅显,这只不过是:日主强,命、岁、运皆忌生扶比助的?#35272;?#32610;了。

    另外,顺便补充说明一下?#21644;梁?#22810;逢火为忌,乃火炎土燥、万物焦枯,最喜水来湿养,富贵总非?#30149;?#24402;金旺遇秋金为忌,其性必然刚强,最喜火制其威,金鱼玉带之贵。冬天水木泛水为忌,天寒地?#22330;?#19975;物无机,最喜火温暖,贵而有寿。?#30001;?#20197;上之所述,本节古贤的立论就更为?#29468;?#20102;。

    建禄生提月。财官喜透天。不宜身再旺。惟喜茂财源  

    此四句?#20843;?#20195;表的涵义较为单纯,相信?#26434;?#21629;理研?#31354;?#37117;能够瞭解。不过,这其中?#26434;?#19968;个大陷阱,许多人未察觉而常因此而大大的出错。当然,这并不是古人?#23460;?#35774;下的陷阱。纯如前曾提及,古人係?#36816;道?#32780;非以教理的立场来为文立论,故在无意间留下了后人研学时的误解。

    到底这四句话有什麼陷阱呢?此四句话能够成立、成理的话,必须要有一个先决的条件:日主强。但是,古贤并未将这个?#35272;?#20132;代清楚,只立下了此四句名言。结果,误导后学者,以为凡是建禄格必然是日主为强,皆喜财官星且天干透出更?#36873;?/FONT>事实上,建禄格未必一定是身强,也有可能是身弱而忌财官星,当从实际八字来判断方是,绝不可光凭建禄生提月即断定是日主强。

     "建禄生提月" 的意思,乃月令是日主的建禄。如:甲日生寅月、乙日生卯月、丙日生?#20173;隆?#19969;日生午月....等,皆可称之为建禄生提月,亦即所谓的建禄格。虽然,日主与月令为同党,可谓甚强。但假如八字中仅此二字同党,其余六字皆为异党,则日主必然为弱。

    日主之为强为弱,推命论运的吉凶喜忌正好相反,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欲解释这四句话的?#35272;恚?#25105;们必须先确定一个前提,就是日主为强。?#25970;矗?#36825;四句话的意思是说:当日主为强之建禄格,最喜欢财星和官杀星来克耗之,尤其二者能够明现透出天干更?#36873;?#19981;喜欢的是逢印星、比劫星来生扶比助,而使日主更强更旺。唯一最喜欢的是,财星能够党多势众,或财星多有生扶比助之源之物。

     以上乃直接按照字面解释过来,由於古昔论命较偏重於财官星,故未提及日主强之建禄格亦甚喜食神和伤官。若不?#24515;?#26044;古贤的文字,此处我们可以做个归纳:

     * 日强之建禄格:喜正财、偏财、正官、七杀、食神、伤官。忌正印、偏印、比肩、劫财。

    * 日弱之建禄格:忌正财、偏财、正官、七杀、食神、伤官。喜正印、偏印、比肩、劫财。

     或许有人会?#23460;桑?#20197;上归纳的结果,不是和?#35805;?#30340;日强、日弱论法相同吗?本来?#35272;?#30342;是相同的,只不过所立下的文字有别,而让后学者产生误会、误解罢了。当然,也可能古贤原本即认为建禄格就必定是日主强,所?#26434;?#27492;四句的立论。不过,笔者深不以为然,事实亦是如此,请详阅本节种种之所述,自更能有所领悟。

    另外,不仅仅是建禄格,常被人主观的判定,日主必定是强,那月刃格亦然。事实上,月刃格是比建禄格要强些,因为,月支为日主之刃,乃阴阳异性相吸有情,若月支为日主之禄,则为同阴同阳同性相斥无情。但,仍如建禄格之所述,绝不可主观的即认定月刃格必然是强,一定要全盘八字干支?#21916;?#32508;断方是。

    寅卯逢金丑。贫富高低走。?#31995;?#24597;逢申。北方?#33729;?#37193;

    寅卯为木,为何逢金丑会造成贫富高低的区别?其原意应该是?#32791;?#24378;逢丑土主富,逢金则主贵,木弱逢丑土主贫,逢金则主贱。但事实上应该说?#32791;?#24378;逢土 (财星) 主富,木弱逢土 (财星)主?#19969;?#26408;强逢金 (官杀星) 主贵,木弱逢金 (官杀星) 主贱。

     不过,此处的丑土,古贤指的是金库,多金丑乃意谓著官杀星多且强旺。因为,古贤认为?#23601;?#20043;时,遇金用金则木能成材,遇火用火则木火通明。即木生寅卯月,喜逢火金为荣为名,忌土忌水绝不取用。唯,用火不?#24605;?#37329;水,最忌金水交战。用金最忌见火却宜水印,金轻遇火则不宜用金

    因此,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瞭解,古贤此四句话的真实义:春月乃木最旺之时,本最喜金之官杀星,使木成器成材。但,为何仍会造成富贵和贫穷的差别呢?诚因金之官杀星超强超旺之故。逢此情况时,当取火为用神。唯,取火为用,最忌金水交战。故,南方怕逢申 (金) ,北方?#33729;?#37193; (金生水) 。

    以上第二、三段所述,乃古贤的真实义,古?#36864;?#35201;表达的?#35272;懟?#30456;信研学者,必然有点明白?#20174;?#19981;太瞭解的茫然感,或会觉得古?#36864;?#35762;的?#35272;恚?#20284;乎不如笔者於第一段所述,既简单明瞭而且立可照著去引用。事?#31561;?#27492;,前已述及,任何学术乃由简而繁的演绎所生成

    八字命学由古传至今,诸多的理论和观点,皆已釐清、辨正而有明确的答案和?#35797;頡?#22914;今反观昔时古贤之为文立论,当然有些地方会觉得不知所云或不解其义,甚至会有不以为然的感觉

     不过,从今日的角?#21462;?#31435;场和智?#31471;?#28310;,来看古人的种种理论和观点,会感到诸多的不太合理、不?#19979;?#36753;等等,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绝非是对古贤的不敬之意。重点在於研学者,必须要有正确的观念:现今的八字命学种种,係源?#36896;?#21476;贤老祖先,但却也是经过千锤百鍊的智慧、时间和经验的结晶。也就是说,八字今解绝不下於八字古论,绝不可崇古而废今,当用最客观的态度来研学古论或今著。

    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财禄喜相随 

    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财禄喜相随。

     "五言独步" ?#20843;?#21477;话,即开宗明义的道尽八字命学的整个精华和重点之所在。凡研究八字命学者,若不能暸解、领悟这个大?#35272;懟D敲矗?#19981;论花再多的时间与精神去研习,必定将陷于一知半解、半知不解中,纯?#22204;?#32780;无功,绝难登堂入室。换言之,此简单的四句话,?#25628;?#31350;八字命学成败的关键。

    为什么呢?因为,八字命学系基于 "病药原理" ,?#25509;?#33021;辨格局、明喜忌、断吉凶、推命论运等等。

    至于何谓病?何谓药?何谓病药原理?

    任何一个八字绝不可能真正中和平等 (无病) ,一定有病:日主强、日主弱、命局寒湿、命局炎热等等 (有病) ,皆是所谓的八字有病。事实上,八字有病方是正常的现象。假如说八字无病,那代表着日主不强也不弱、不寒也不热,即八字完全中和平等了。一旦八字完全中和平等,?#25970;?#22823;运或流年出现任何一干一支,即造成了八字的不中和,则皆是凶而非吉。很显然,一个完全中和的八字,从一出生起即厄运连连。故言: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

    为何说有病方为贵呢?一个不中和、日主强、日主弱、命局寒、命局炎的八字,才是正常的亦可能是甚好的八字。用最简单的方式而言,任何一个八字必定有强、弱、寒、热等等病情。当然,有病就必须对症下药,医八字的病则须用医八字的药。八字日主强:剋、耗、洩之,使其不强,谓之药。日主弱:生扶、比助之,使其不弱,谓之药。命局寒?#20309;?#26262;之,使其不寒,谓之药。命局热:消暑之,使其不热,谓之药。

    任何八字必定有病,而且病情有大有小、有轻有重。同样,药效有好有坏、有优有?#21360;?#33509;能对症下药,自能药到病除,一切即是最?#29468;?#20102;。故言:格中如去病,财禄喜相随。另须知,病有大小轻重之分,药则有良窳优劣之别,其病程度如何?其药功效如何?皆须从八字上?#20449;小?#36739;量而得知。因此,?#20449;?#25110;诊断出正确的病情后,於八字上可能找到上等、中上等、中等、中下等、下等、劣等的药,或许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药。於是,对病下药的结果如何?也就是我们判断八字本命高低良窳的依据了。

     八字有病,其病之大小轻重如何?#20449;?#21602;?

     日主强:八字上生扶、比助日主的同党五行、正印、偏印、比肩、劫财等等,当令司权或党多势重,而造成日主的过强、过旺时,我们即称此些生扶比助日主的五行 和十神,为八字的病情、病因。

     若生扶日主的五行:正印或偏印超强超旺,且财星微而官杀星旺,则谓其病大且重?#30149;?/FONT>

     若比助日主的五行:比肩或劫财超强超旺,且官杀星微而有印星生扶,财谓其病大且重?#30149;?/FONT>

     相反,日主虽然为强,但其生扶比之物不偏某一太强或某一过旺,且均有剋合?#31181;?#20043;物时,则可谓其病小且轻?#30149;?/FONT>

    日主弱:八字上剋、耗、洩日主的异党五行、食神、伤官、正财、偏财、正官、七杀等等,当令司权或党多势重,而造成日主的衰弱时,我们即称此些剋、耗、洩日主的五行和十神,为八字的病情、病因。

     若剋日主的五行:正官或七杀超强超旺,且印星微而有财星生扶,则谓其病大且重?#30149;?/FONT>

     若耗日主的五行:正财或偏财超强超旺,且比劫星微而有食伤星生扶,则谓其病大且重?#30149;?/FONT>

    若洩日主的五行:食神或伤官超强超旺,且印星微而有比劫星近生扶,则谓其病大且重?#30149;?/FONT>

    相反,日主虽然为弱,但其剋、耗、洩之物不偏某一太强或某一过旺,且均剋合?#31181;?#20043;物时,则可谓其病小且轻?#30149;?/FONT>

    *命局炎:当日主生於夏季之时,命局炎热至极,即八字之病情、病因。若命式上更多见木助火燃、火助火势,而金、水星微弱,则可谓之其病大且重?#30149;?#33509;命式上木、火星微弱,而土金水星党多势眾,则可谓之其病小且轻?#30149;?/FONT>

    * 命局寒:当日主生於冬季之时,命局寒冷湿?#24120;?#21363;八字之病情、病因。若命式上更多见金生水寒、水助水势,而木、火星微弱,则可谓其病大且重?#30149;?#33509;命式上金、水星微弱,而木、火星党多势眾,则可谓之其病小且轻?#30149;?/FONT>

    * 特殊格:当日主太过於强旺,合乎一定的条件下,可以从日强之势为喜为吉时。相反, 剋耗日主的五行或十神,即为八字的病情、病因。当日主太过?#31471;?#24369;,合乎一定的条件下,可以从日弱之势为喜为吉时。相反,生扶比助日主的五行或十神 ,即为八字的病情、病因。唯,此类变格八字,其病多半甚小且甚轻。

     所谓的病,指的当然是八字上所不喜欢的五行或十神。所谓的药,指的当然是八字上所喜欢的五行或十神。喜欢即为喜吉,不喜?#23545;?#20026;凶忌。将八字所喜所忌的五行或十神,其所代表的人、事、物、境等等,代入於现实生活中来推命论运,此即研究八字命学的目的。

    故,明显可知,八字命学系以病药原理为据,而引申、演绎、运用至其他种种之推论。 

    有句?#20843;?"八字中和为贵" ,许多人都误解其意,以为八字要不强不弱,越接近中和越好,这是非常错误的观点。事实上,任何八字绝不可能中和不强不弱,?#36864;?#21313;分接近中和,亦不代表就是好的八字。因为一个八字的优劣良窳,必须从其用神来判断,而所?#25509;?#31070;的取捨,则又是以八字的病药原理为依据。

     根据以上种种的说明,我们就应该很清楚瞭解,本文一开头的四句话 "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财禄喜相随。" 的真实意义。按照字面的直接解释,即任何八字定有病,一定有所损伤 (冲剋合会) ,皆属正常一点也不奇怪。有病的八字?#25509;?#21487;能是好的八字,一旦八字中能?#39029;?#26368;好的药来医治其病,就是一个上等吉佳的八字,自然财名利禄、荣华富贵伴随而来。

     古人为文言简意賅、寓意深远,即可从一开头的?#20843;?#21477;话,表现得一览无遗。研学者必当好好领悟此间的大?#35272;懟?#20843;字命学论来论去,不外乎为断人事物境等等之吉凶福祸。凶者病也,吉者药也,病者祸也,药者福也,明乎此应已算是登堂了。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