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古诗词里的清明节,从前人们都是这样春游的!

    2017-04-03  长沙7喜

    点  清明节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在这一天里,家人团聚,结伴扫墓,追思先人。这也是一个美好的家庭日,春日渐暖,人们可以踏青、饮酒、?#20132;?#22806;寻景赏春。同时,清明节也是传统古诗?#25163;?#20986;现最多的节气之一,在这些诗?#25163;校?#35799;人或者与友人出游,摹绘一派热闹的踏青景象,或者人在旅途,抒发怀念家乡的心情。这些诗词不仅写出古代清明风物,其中出现的地点,也都是今天的游玩名胜。外滩君特别请到复旦?#34903;?#35821;文教师司宝锋,带我们神游古诗?#25163;?#30340;清明美景。



    苏州


    ▲ 苏州古地图


    阊门?#35789;?/strong>

    [唐]  张继


    耕夫召募逐楼船,春草青青万顷田,

    试上吴门窥郡郭,清明?#22797;?#26377;新烟?


    月落乌啼,江枫渔火,姑?#25214;?#21322;,山寺钟鸣……说起唐代诗人张继,你大概立即就会想起的他那首脍炙人口的诗作《枫桥夜泊》吧。而这首?#20174;?#28165;明时节的《门?#35789;隆罚?#20063;是与苏州有关,情怀却大有不同。


    首句中“耕夫”即耕田的农夫,本?#20174;?#35813;在在耕田种地,如今却被征募召集而去,去做什么呢?这个“逐”字,应为“角逐”之意,即在楼船之上进行战斗。


    据悉,秦代已有楼船,而汉代楼船规模、形制均较秦时大得多,是主要战船,具有多层建筑。船上能起高楼,所?#36234;新?#33337;。此外,楼船是水军的代称,也是对战船的通称,如把水兵称为楼船卒、楼船士。


    就这样,陆地上农夫因战争而被?#24515;?#21435;做了水军船卒,那万顷?#32487;?#21602;??#32487;?#27779;土中本应该是稻麦碧绿,却因无人耕种、管理而荒芜,变成了野草青青……清明时节,应有农事,而?#22303;?#32570;乏,田中却空无一人。


    诗人只是客观叙述,仿佛不带丝毫情感,却对统治者有一种无言讽刺与批判,对人民则另有一种同情。


    ▲ 苏州风物


    诗歌题目《阊门?#35789;隆?#20013;的阊门即指苏州西城门,也叫破楚门。


    苏州古?#21069;?#38376;,分别为破楚门、姑胥门、蟠门、蛇门、缪门、?#23665;?#38376;、巫门、望齐门。《吴越春秋》记载:“城立阊门者以象天门,通闾阖风也。阖闾欲西破楚,楚在西北,故立闾门以通天气,因复名破楚门”。


    因其坐落西北,以为通阊阖天风,故得名。今?#20889;妗?#35799;中第三句“吴门”,狭义而言指阊门,广义而言也可指苏州或苏州一带。  


    苏州古城是江南地区文化中心,汉代司马迁称之为“江东一都会”,陆游称“苏常(州)熟,天下足”,宋人赞誉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风物雄丽为东南冠”;明清时期又成为“衣被天?#38534;?#30340;全国经济文化中心之一;堪称“红尘中第一等?#36824;?#39118;流之地”(《红楼梦?#32602;?/p>


    “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古迹名园”是全国河道最长、桥梁最多的水乡城市,被马可·波罗称为“东方威尼斯”,法国启蒙思想家?#31995;?#26031;鸠称赞为“鬼斧神工”。


    苏州有阊门、山塘、平江、拙政园、怡园五个历史街区,观前街、十全街、枫桥三个历史风貌地区,三十余个?#23665;?#24055;历史地段,七十座古桥梁,二十二处古驳岸,六百三十九口古井,二十二座古?#21697;弧?/p>


    明代才子唐伯虎也有《阊门?#35789;隆?#19968;首,夸赞故乡:


    ?#20848;?#20048;土是吴中,中有阊门更擅雄。 翠袖三千楼上下,?#24179;?#30334;万水西东。 五更市卖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 若使画师描作画,画师应道画难工。



    杭州·宣城·荆门


     西湖景观


    江南清明

    [唐] 郑准


    吴山楚驿四年中,一见清明一改容。

    旅恨共风连夜起,韶光随酒著人浓。

    ?#26377;?#38376;外攀花别,采石江头带雨逢。

    无限归心何计是,路边戈甲正重重。


    作者郑准的资料稀少,生卒年不确,故乡何处更无从知晓。从其诗作及友人酬唱诗作来看,应于浙江杭州、?#19981;招?#22478;、湖北荆门一带做过从事一类的小官。


    解读此诗,首先需要了解一个地方。


    首联开头所说的吴山,位于今浙江杭州市西湖东南,山势绵亘,左带钱塘江,右瞰西湖,堪为名胜。因春秋时为吴国西界,故有此名。


    传说因为此山有伍子胥的祠庙的缘故,应为“伍山”,却误为“吴山”,又称胥山,聊备一说。山上有城隍庙,因此也叫城隍山。由紫阳、云居、金地、清平、宝莲、七宝、石佛、宝月、骆驼、峨眉等十几个山头形成西南—东北走向的弧形丘冈,总称吴山。


    吴山是西湖南山?#30001;?#36827;入杭州城区的尾部。吴山东、北、西北多俯临街市巷陌,南面可远眺钱塘江及两岸平畴,上吴山仍有凌空超?#34903;?#24863;,且可尽揽杭州江、山、湖、城之胜,“吴山天风?#22868;从?#27492;而得名,成为新西湖十景之一,位于西湖东南面,高94米,景秀、石奇、泉清、洞美。


    山上有城隍阁,秀出云表,巍然壮观。山巅“江湖汇观亭”前?#27627;?#27839;用明人徐文长题辞,点明了“吴山天风”的意?#24120;情毫?#26159;:


    八百里湖山,知是?#25991;?#22270;画;

    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


    吴山自古有五多:古树清泉多,奇?#22812;?#30707;多,祠庙寺观多,乡风民俗奇情多,名人遗迹故事多,更增添吴山万般风?#31232;?/p>


     西湖畔垂钓图


    楚驿,即楚地的驿?#33606;?#35799;人多用此词代指荆楚之地。由唐朝诗人尚颜所作?#23545;?#33606;门郑准?#32602;?#21448;名《峡中赠荆南郑准?#32602;?#31561;诗歌来看,郑准应在如今的湖北荆门一带?#27779;啊?/p>


    另外,从《全唐诗》留存下郑准六首诗歌来看,也能得出一些信息。如其所作《题宛陵北楼?#32602;?#27492;地位于今?#19981;招?#22478;,古亦属楚,可见其所言“楚驿”不虚。


    从本诗的首联来看,诗人于江南?#27779;八?#24180;之久,每年清明时节,总为之“改容”。如此不禁惹人疑问?何为改容?又为何改容呢?改容,有更容改貌之意,也就是容貌改变,可以理解为时光流逝,他乡为官,数年光景,颜容已?#25721;?/p>


    另外,改容还可以理解为动容,即改变神色、表情。可能是时光流逝的缘故,也可能是清明节的缘故,触动了诗人的内心,而神情黯?#35805;傘?/p>


    至于原因是什么,大概可以从颔联窥探一二。“旅恨共风连夜起”,旅恨,也就是旅途中的恨憾。古诗词有以“羁旅行役”为题材内容者,因诗人或为谋生,或为做官,四方?#30002;擼?#38271;期漂泊、滞留他乡,其痛苦、恨憾之情、思乡、念友之意油然而生,江南春夜,风起于青萍之末,此种恨憾也随风而起,这也就是诗人为之改容的原因之一吧。


    此处“旅恨”也正与上联“吴山楚驿四年中”紧密相扣。所谓?#21543;?#20809;?#21271;?#24847;当指美丽的春光,清明时节,风光无限,令人心醉,正是“路上行人欲断魂”之时。另外,韶光也可喻指美好的年华。四年光阴,弹指一挥,岂不也是容?#25214;?#25913;么?


    清明节有饮酒习俗,据唐代段成?#34903;?#30340;《酉阳杂俎》记载:在唐朝时,于清明节宫中设宴饮酒之后,宪宗李纯又赐给?#32043;?#26446;绛酴酒。饮酒习俗可能与寒食有关。因寒食节禁火,但不禁酒,吃冷食后可饮酒暖身。


    唐代诗人?#36733;?#26377;诗“相劝一杯寒食酒”,杜牧《清明》一诗则更著名,其中写道:“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24863;?#33457;村。”


    春光正美,更有美酒助兴,自然是酒浓、情浓、春意浓,正可谓是?#21543;?#20809;随酒著人浓”了。这或许也是诗人改容原因之一吧。


    另外,江南美景,清明时节,更引发诗人?#35760;?#24565;友之回忆。颈联大意,当年长安城中?#26377;?#38376;外攀花折柳相别,而后又于采石江边雨中与你重逢。此联理解成诗人与亲友告别与重逢固然不错。


    ▲ ?#19981;招?#22478;图景,当涂隶属宣府


    采石江位于今之?#19981;?#24403;涂,相传为唐代大诗人李白醉酒投江捉月而仙逝之地,是以后人有诗曰:“?#23376;?#27004;成招太白,青山相对忆青莲。寥寥采石江头月,曾照仙人宫锦船。”


    当然,若换种思路来看此联也未尝不可。当年离开长安正是清明,如今于采石江边又逢此节日,正照应首联“一见清明一改容”,似乎也合乎情理吧。


    后代宋人周邦彦有词曰:“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31859;?#38271;安旅。”大概与诗人郑准的思乡之情相同吧,而地理位置却正好相反。


    从此诗及诗人他几首作品来看,郑准应是北地之人,或洛阳,或长安,却身在吴楚淹留,清明思归,无限乡心,却不知做何打算。



    绍兴·兰亭


    ▲ 绍兴古地图


    清明日锦堤行乐

    [元] 王恽


    浪说兰亭褉事修,年年春好锦堤游。

    花翻舞袖惊歌板,柳隔高?#21069;?#37202;楼。

    绿树?#38047;?#26149;事老,金鞭重为使君留。

    竹西路晚归时醉,何处珠帘半上钩。

     

    这首诗劈头一句,破空而来,如当头棒,如狮子吼,警醒世俗。


    “浪说”,即漫说、别说、休说之意。首联意即,别再说兰亭雅集什么的事情啦!年年春光大好时,也不应仅仅限于农历三月三日上巳节这天才能举行这些活动,随时都可以登上这如锦似绣的江堤,尽情游览。其实,后来的清明节其实还包含了寒食节与上巳节。


    上巳节古时在农历三月初三日举行,主要风俗是踏青、祓禊,本诗描写的正是这一风俗。但不少人常常并不满足于仅仅于清明上巳踏青游乐,因而唐代大诗人王维有诗曰:?#21543;?#24180;分日作遨游,不用清明兼上巳”。诗意正与本诗“年年春好锦堤游”大致相同。


    所谓祓禊,即临河洗浴,以祈福消灾。《论语·先进第十一?#32602;ā?#23376;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38534;罚?#35760;载曾子言志时所言: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在沂水?#21448;秀?#28020;,?#20174;?#27492;意。


    晋代陆机有诗写到:


    “迟迟暮春日,天气柔且?#24013;?#20803;吉隆初巳,濯秽游黄河。”


    也是当时人们在上巳节祓禊、踏青的生动写照。


    宋代欧阳修《采桑子?#32602;?strong>“清明上巳西湖好,满目?#34987;?#20105;道谁家??#22616;?#26417;轮走钿车。”记载了颍州西湖(位于今?#19981;帐?#38428;阳市)上巳踏青时?#34987;?#26223;象。


    然而,“大抵南朝皆旷达,可怜东晋最风流”,最著名的这一文化活动当属东晋名士荟萃的兰亭雅集了吧。


     兰亭雅集


    兰亭,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上已日(夏历三月初三),王羲之、?#35805;病?#23385;绰等贵族高官、亲朋?#21448;端?#21313;余人在会稽郡山阴县(即今绍兴越城区)兰亭聚会宴咏,行修禊之礼。


    ?#19988;?#26085;,天清气明,春风和煦,周围有崇山峻岭,茂?#20013;?#31481;,溪水清澈,而且长者、少者、贤者皆至,王羲之等人列坐于兰渚上环曲的小溪两侧,将酒觞置于清流之上,任其随波流漂浮,酒觞停留面前,则赋诗一首,否则罚酒。结果共有26人作诗共37首,汇集成册。


    据载,王羲之?#20439;?#37202;兴,以鼠须笔书于蚕茧纸上,一气呵成,此文即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之《兰亭集序?#32602;?#21516;时也成就王羲之一代书圣美名。


    后世多在此地举行雅集、宴会,后人也多以“兰亭宴、兰亭会、会稽风流、山阴豪逸、山阴游、兰亭修禊”等称之。


    本诗作者王恽在其他作品中也频频提及兰亭,如《越调·平湖乐·乙亥三月七日宴湖上赋?#32602;?strong>“山阴修禊说兰亭,似觉平湖胜……”


    唐太宗是《兰亭集序》的狂热爱好者,他不但?#27665;?#36930;良、虞世南、冯?#20852;?#31561;当时著名书法家临摹,据说还最终通过巧取豪夺手段,从王羲之后人手中骗取此作品,驾崩后也随之永埋泉?#38534;?/p>


    清朝乾隆也是兰亭集会的超级仰慕者,紫禁城永宁宫就建有禊赏亭,并有模仿流觞曲水之流杯渠,这正是他怀想兰亭、仰慕魏晋名士风流的表现。他通过努力搜求,将?#20848;洹?#20848;亭集序》珍本纳入宫中,特制一柜贮藏,柜盖雕刻正是兰亭雅集图。此外,乾隆还写作了《兰亭?#35789;隆?#31561;诗,咏赞兰亭。


    然而,兰亭虽好,俱是过往云烟。如今清明景象,正是踏青、游乐好时机。不如檀板轻敲,舞袖蹁跹,共饮美酒,正是杨柳青青时,仿佛隔着高高城墙仍能遮蔽酒楼一般。


    杨柳绿树,春光将暮,似乎要为君留下这精美的马鞭。北朝乐府鼓角横?#30331;?#25240;杨柳词》云:“上马不捉鞭,反拗杨柳枝。下马吹横笛,愁杀行客人。”


    临行上马却忘了带马鞭,送者遂折柳枝以代之。且“柳”与“留”谐音,颇有挽留之情。此句既写绿树,?#20013;?#37329;鞭,似乎正用此意。


    此外,清明节习俗,?#20449;?#22836;上戴柳、车马轿上也应插柳,踏青迎春,象征吉利,因此有俗谚说:“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皓首。”


    尾联“竹西路晚归时醉,何处珠帘半上钩”,诗人?#20439;?#37202;兴,大醉晚归,珠帘半卷,大有他所说?#23736;躍频?#27468;须?#23460;狻?#30340;闲适与潇洒。


    王恽在其他作品中也有相似诗句,如《越调·平湖乐?#32602;骸?#37257;归扶路,竹西歌吹,人道似扬州。”其实都?#25797;?#21270;用杜牧诗句,一是《题扬州禅智?#38534;罚骸八?#30693;竹西路,歌吹是扬州。”写出莺歌燕舞,扬州?#34987;?/p>


     画中的扬州?#34987;?/span>


    扬州,古称广陵、江都、维扬,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古人有?#25226;?#32544;十万贯骑鹤上扬州”之语,又有“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诗句,唐代诗人杜牧更是写下众多有关扬州的著名诗句,如上所引。


    宋代词人姜夔称其为“淮左名都,竹西佳处”。此外,京杭运河流经此地,所以有“中国运河第一城”的美誉;古时尚有?#25226;?#19968;益二”、“淮南第一州”等夸赞之词。


    李白“烟花三月下扬州”更是争相传颂。其名胜古迹众多,有个园、何园、京杭大运河、瘦西湖、二十?#37027;擰?#30333;塔、扬州八怪纪念馆等,大可一游。


    笔者曾于某年一冬日入住瘦西湖边扬州画?#23576;频輳?#28145;夜时分,露台独坐,一盏香茗,冷月无声,塔?#26263;褂常?#27700;天清净,心内澄明。



    南京·秦淮


      画中的秦?#26149;?/span>


    踏莎行 秦淮清明

    [清]王士禛


    烟雨清明,烟花上巳。

    楼台?#38476;?#21335;朝?#38534;?/p>

    水边多少丽人行,秦淮帘幕长干市。


    蓦地愁来,干卿何?#38534;?/p>

    梁陈?#22987;?#38144;魂死。

    禁烟时节落花朝,东风芳草含情思。


    这首清新的小词,初读之下即能感到其最大特点就是大量化用了前人诗句、诗意、诗境。比如,一开始点明了节令、物?#39053;?#28165;明上巳,细雨飘?#26705;?#22914;烟似雾,?#34987;?#30427;开,春景绮丽,更有无数楼台、?#26053;恚?#20284;乎也迷醉其中,万物?#26448;?#25972;个江南清明景象,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这就?#25797;?#21270;用了为人所熟知的唐代诗人杜牧《江南春绝句》“南朝?#38476;?#20843;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之诗意。


    ?#28909;?#26159;上巳节,当有踏青、修禊习俗,平时难得外出的佳丽,也?#36861;?#20986;行,来到水边?#26449;?#31059;禊。


    唐代杜甫《丽人?#23567;?#26377;句:“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与此意同,但地点却异,本词所写?#35789;?#26377;“六朝金粉”美誉的金陵城,秦?#26149;印?#38271;干里。而此句同样化用前人诗句,如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李白有《长干?#23567;?#19968;诗:“郎骑竹马来,绕?#25165;?#38738;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面对烟雨、春花、丽人、十里秦淮,诗人?#20174;杏?#24833;袭上心头,情不?#36234;?#33258;问“干卿何?#38534;保?/p>


    此处用典。五代时期,南唐?#23454;?#26446;璟(后主李煜之?#31119;?#21916;好赋诗填词,见?#32043;?#20911;延巳《谒金门》有名句:“风乍起,?#25269;?#19968;池春水。”于是就取笑、刁难地问他:“?#25269;?#19968;池春水,干卿何事?#20426;?/p>


    冯延?#30830;?#24120;机智地回答说,比不上君王的词句“小楼吹彻玉笙寒”。传为佳话。此处诗人设问,自己为何忽然忧愁。清明时节,烟雨霏霏,春草青青,本来就“路上行人欲断魂”,再有“梁陈?#22987;!保?#21382;代王朝兴亡,令人感慨,足以令人销魂。”


    清代赵吉士?#31471;?#22253;竹秦?#26149;?#27867;舟》也有此感受:“乌衣巷口,?#20057;抖赏罚?#21315;古魂消。


    更何况,清明时节,禁止烟火,一片冷落,?#31181;的?#26149;落花时节的早上,足以令人感伤,似乎春风、芳草也与我情意相同。


    此处“落花朝”,化用了唐代?#25305;右住?#19968;七令?#32602;骸?strong>明月夜,落花朝,能付欢笑,亦伤别离。


    ▲ 老照片中的秦?#26149;?/span>


    秦?#26149;櫻?#21382;史上极负盛名,堪?#24179;?#38517;城文化?#26447;?#32773;。由东而西横贯南京城南的“内秦淮”,便是著名的“十里秦淮”,后?#27492;?#26356;是成为金陵神?#31232;?#27743;南风雅的代名词。


    朱雀桥边,乌衣巷中,?#20057;抖赏罚?#20964;凰台上,杏花村里、秦?#26149;優稀?#22788;处均有文人墨客?#26165;?#26790;绕,低徊流连,浅斟?#32479;?#20652;弄管弦。如杜牧《泊秦淮?#32602;骸?strong>?#22616;?#23506;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周亮工《秦淮?#32602;骸?strong>一生明月秦?#26149;茫?#36807;眼烟云涕几回。” 


    他们如同杜鹃一般啼鸣,似乎要尽心血去讴歌、赞美这人?#20848;?#26368;为?#34987;?#32494;丽,最为沧桑、凄美,令人?#26223;痢?#29233;慕又令人无限感伤的都城。


    某年冬月,夜宿秦?#26149;優稀?#38386;?#20174;?#22827;子庙前,乌衣巷口,桥头远瞻,岸上人家,青砖碧瓦,?#21776;?#24215;肆,人如潮涌,俯视河中,灯影摇红,波光粼粼;复闻?#20276;?#21695;呀,众声喧哗。泛舟中流兮,忽而不知今夕何夕,恍若隔世,直堕入六朝烟霞。


    长干里,现今中华门内秦?#26149;?#20197;南至雨花台以北地区,古称“长干里”。人烟稠密,乃南京历代最繁荣区域。历史悠久,?#33258;?#28145;厚,无数文人墨客诗词佳句脍炙人口。如如崔颢《长干曲?#32602;骸?strong>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张籍《江南?#23567;罚骸?strong>长干午日沽春酒,高高酒旗悬江口。”令人遥想当年的天真、多情与痴情、春日沽酒买醉的疏狂与潇洒。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