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中国8亿“城里人”:哪省城镇化“跑的最快”?

    2019-03-06  铁血老枪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 公布了我国当前的城镇化水平为58.5%,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们的水平如何?除了北京、上海,中国城镇化水平最高的地区在哪里?


    什么是城镇化?指标之一是“农村人进城”


    “城镇化”是一个综合过程,涉及“农村人变身城市人”“农村生活变为城市生活”、“农业生产变为非农业生产”等多个方面。通常用“城镇化?#30465;?#26469;衡量城镇化水平的高低:


    城镇化率=城镇常住人口/常住总人口


    除城镇人口的自然增长外,“农村人进城”和“农村变为城镇,农村人口就地变为城镇人口”是提高城镇化水平的主要动力。


    40年时间中国“城里人”比重从不足2成 涨至6成


    就世界范围来看,城镇化率在30%—70%期间是加速城镇化时期,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多在80%左右,而新加坡的城镇化率早在1960年时就已经达到了100%,这一城镇化水平后来曾吸引了杭州等多个中国城市向新加坡“取经”。


    与英国等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城镇化具有“起点低、速度快”的显著特征1978年,中国的城镇化?#25163;?#26377;17.92%,远低于38.48%的世界平均水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镇化速度加快,2017年中国城镇化率已达到58.5%,高出世界平均水平2.5%,城镇常住人口超8亿,40年里平均每年约增长1%,约为世界城镇化速度的2倍。


    中科院陆大道院士指出,城镇化率从20%升至40%的这段“路程”,英国走了120年,法国走了100年,德国走了80年,美国走了40年,前苏联走了30年,日本走了30年,而中国走了22年。


    2016年,上海交通大学和北京交通大学共同发布了《2016~2020中国城镇化率增长预测报告》,预计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到63.4%。


    城镇化水平:京津沪接轨发达国家 ?#20102;?#27993;闽位居全国前列


    虽然中国城镇化率整体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但不同地区之间的城镇化速?#21462;?#22478;镇化水平差别明显。总体来看,东部城镇化水平高于西部,沿海城镇化水平高于内地。具体来看,31个省(区、市)中,直辖市、对外开放前沿地带、工业化程度高的地区,城镇化水平明显较高。


    中国城镇化水平由上海、北京、天津3个直辖市领跑,目前这3地的城镇化率均已超过80%,达到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水平,这与其直辖市的“身份”有关,地域面积较小、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少、城镇化的起点高。


    虽然同为直辖市,重庆的城镇化率却排在全国第9名,部分原因是其“起点低”。1996年,重庆与四川“分家”之前,城镇化率为19.1%,落后于30.48%的全国平均水平。1997年,重庆正式成为中国面积最大的直辖市,在“建成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定位面前,重庆的投资迅猛增长,当地?#20849;?#21462;了差别化的落户条件,向外来人口开放公租房,城镇化进程也开始后来居上。2005-2016年,重庆城镇化率共提高了17.39%,提升幅度位居全国第3。


    与京津沪的“身份优势”不同广东和福建的城镇化靠的是“时机优势”。作为最早进行对外开放的地区,2016年,广东和福建的城镇化率分别达到69.2%和63.6%,位居全国第4和第8名,这主要得益于对外开放之后,大量外资和外来人口涌入,深圳、东莞、中山、佛山、泉州、莆田等从事加工和出口贸易的城市迅速崛起,城镇化早于全国其他地区,城镇化水平也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除京津沪和广东、福建外,江苏和浙江2省的城镇化水平也位居全国前列,分别为第5和第7名,这与其工业化发展密不可分。2016年,江苏和浙江的GDP分别位列全国第2和第4,两省的共同特点是工业化水平非常高、服务业发达,农业贡献率分别为5.4%和4.2%,而工业的贡献率达到44.5%和44.2%,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均已超过50%,工业和服务业提供的工作岗位要远多于农业,城镇化水平明显高于河南、山东、四川等传统的农业大省。


    值得注意的是,上图中城镇化率最高的上海,这几年的“表现”并不稳定,2005年上海城镇化率达到89.1%,其后连续4年?#38470;擔?#21040;2009年跌为88.6%,随后?#33267;?#32493;4年上升,至2013年升为89.61%,其后又出现?#20013;陆擔?016年降至87.89%。数据记录着城镇化的程度,也能看出城镇化的速度


    城镇化速度:陕西河南领跑全国 东三省丧失原有优势


    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东三省在建国后的工业化程度迅速提高,此前的城镇化率也位居全国前列,即使到了2005年,辽宁、黑龙江、吉林城镇化率仍分别为全国第5、第7、第8名,但到了2016年,辽宁被江苏超越,变为全国第6,黑龙江跌至全国第11,吉?#20540;?#33267;第17,城镇化率已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城镇化进程中的两个关键?#20160;到?#26500;和人口都是如今东三省转型和发展所遇到的问题。2012-2016年,黑龙江常住人口减少35万,2016年吉林常住人口减少20万,这与广东、浙江等地的人口净流入正好相反,一定程度上“拖住”了当地城镇化的进程。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加速城镇化的过程中涌现出多个“后起之秀”。2005-2016年间,陕西、河南的城镇化率提高幅度达到了18.1%和17.85%,为全国最高。分析发现,这两地有着共同的特点,即集中发展产业园和特色小镇、放宽户籍制度,借以吸引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回流,使他们能够在家门口就地转化为“城里人”。截至2017年初,陕西已建成31个文化旅游名镇和35个重点示范镇,累计新增的就业岗位达50.79万。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河南省已有超过一半的农民工选择在省内就业,2017年,河南省的城镇化率已达到50.16%,标志着城镇常住人口的比重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在“农村变城市”的进程中,虽然陕西、河南、重庆是跑的比较快的地方,但?#29992;?#25910;入并没有以同样快的速度增长。对比2005—2016年的城镇化速度和城镇?#29992;?#21487;支配收入可以发现,这三地城镇?#29992;?#21487;支配收入的涨幅只排在第6、第18和第30位,其中,河南和重庆城镇?#29992;?#21487;支配收入涨幅甚至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农民转成市民之后,他们的钱包并没有变成“市民的钱包”。在国家统计局统计收入的维度当中,这些由农村转到城市的“新移民”,对当地城乡?#29992;?#25910;入均有拉低作用。


    快速城镇化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促进了经济发展、改善了社会生活,但许多问题也随之而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主任徐林指出,中国城镇化的速?#20154;?#24555;,但问题也非常明显,包括大量农村转移人口无法享受市民待遇、城市空间无序扩张、城市的开放性和包容性不够、城市规划缺乏前瞻性等等。如何提升城镇化的“质量”是摆在当前的重要问题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