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一个烂人的爱情

    2019-03-11  L君说

      那年十月,霜叶渐染,落木萧萧。武当山山道上走来一老一少。

      老的那个是我的太师父张三丰,从武学、辈分、名望来说,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大家都说,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可我觉得他只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死肥宅。自我出生,太师父就不曾出过山,平日里就是闭关练功,一闭关就是三四年。

      他这练功的时间,加起来比其他门派掌门人的命都长,这样的人?#36864;?#27809;什么天赋,也很难不是天下第一。

      但一个多月前,他带着五师叔的孩子张无忌离开了武当山。

      太师父说,要治疗张无忌身上玄冥神掌的寒毒,只有去少林寺讨教九阳神功。所以,他放下外卖、放下抖音、放下对床的眷恋,带着张无忌回到七八十年不曾回过的少林寺。

      可回来的时候,太师父身边的小孩,并不是张无忌,是一个小女孩。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她约莫十岁,衣衫敝旧,脸上却很干净,粗绳扎着头发,脸颊泛着一点红晕,笑起来能把一整个夏天全单?#24080;?#20102;。

      “你好呀,我姓周,名叫芷若。”

      “在下,在下宋青书。”

      太师父回来的那一天。

      父亲自言?#26434;?#36947;,“师父肯去一趟少林寺,这下他可以放下?#23546;穡俊?/span>

      这才想起来,二师叔说过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太师父十六岁那年,是个在少林寺打杂的俗家弟子。郭襄女侠为了寻找杨过大侠,来了少林寺,无果而终。

      末了下山时,郭襄给了太师父一对铁罗汉。

      少室山一别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一个为了风陵渡,一个为了铁罗汉,一个在峨眉,一个在武当,两人的一辈子,都这样过来了。

      太师父有没有放下,没人知道。

      回来后,太师父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去峨眉。随后拂袖而去,继续闭关。

      那天,我嘱咐清风明月,给周姑娘的?#22836;?#35201;清理干净,近来天凉,女?#26377;?#35201;多几床被子;天寒了,饭菜易凉。若是做好,要首先给周姑娘送去;此外,还有什么水果、点心,也务必要先给周姑娘准备。

      父亲教我的待客之道,向来如此。

      但我心里知道,这不是待客之道,你要真?#19981;?#19968;个人,有事没事总会忍不住对她好。

      第二天一早,在衣冠楚楚的武当山山道上,我?#36864;?#19968;前一后地走着,去看武当的日出。

      那天武当山雾大,其实什么也看不到。而她却不怎么在意,站在高山之上,往西看。眼神忽闪。

      我想她大概是想家了吧。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的家并不是在西边。

      下山的时候,师弟们都在练功,我?#38590;?#26469;潮,突然很有兴致跟他们?#20889;?#19968;下武艺,想在她面前大展身手。

      “清风明月,还有你你你,都一起上吧。”只是还?#36824;?#25163;几招,太师父就叫走了芷若。

      他对芷若说,“武当山都是男子,多有不便。孩子你愿意去峨?#24524;?#21527;?#20426;?/span>

      芷若点点头,沉默了几秒钟,眼神忽闪,“那他能治好病,能回武当吗?#20426;?/span>

      太师父叹了一口气,说,“但愿如此。”

      几天后,芷若走了,去了郭襄?#21364;?#26472;过大侠一生的地方。

      我心中生出一些不?#30149;?#33463;若是为了张无忌来的武当吗?但这些不安与恐惧,马上就被太师父的一句话打消了:无忌孩儿恐怕难活几天了。

      我想,即便他能活着,我武当派的功夫,太师父的器重,师叔们的指点,还有我出众的天赋,凭着这些,我不会输的。

      一切都是时间而?#36873;?/span>

      我等了十年。

      十年后,我已是武当三代弟子中第一人。太师父命我与父亲、师叔们一起去光明顶,联合其他五大门派围?#22235;?#25945;。

      我知道,机会来了。

      这个江湖马上就要意识到武当不只有张三丰和武当七子,还有我宋青书。而她?#19981;?#22312;别人口里,听到我的名字了。

      一路上,我以一敌三,接连击败了几个有头有脸的魔?#35752;?#20154;,成为了江湖人口中的“武当的未来”。

      在光明顶,我也见到了她,时不时?#25512;?#21521;她。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哪怕是多一次喘气,我?#35760;頻们?#28165;楚楚。

      久别重逢。她只是礼貌性地说了几句话,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地看向一个跟在峨眉派后面、来路不明的瘸子。

      几天后,我明白了。那个叫曾阿牛的瘸子就是张无忌,不但是张无忌,他还拥有当世数一数二的武功。

      他以一人之力轮番打败六大派,各派掌门人、众弟子与曾阿牛交手,轻是跌打损伤,重就吐上几口老血。唯有芷若可以全身而退。

      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对芷若不只是手下留情,是手下留爱情了。

      直到灭绝师太大喝一声,“芷若,一剑将他杀了!”芷若方才恍恍?#20415;?#22320;用倚天剑刺向他。

      他没有躲,被一剑?#35752;蟹我叮?#38754;无血色。但芷若也没有好到那里去,脸上神色凄苦,掩面低头。

      我知道芷若这一剑刺了之后,张无忌死也好活也好,再也不能从她心上抹去了。

      我忽然明白太师父为何总是闭关了,不是他?#19981;?#38381;关,而是郭襄留给他的世界太小了。

      七十年前,太师父二十岁也是江湖才俊,天资过人。偏偏那人更璀璨夺目,他是在任何一个渡口,任何一处酒家,都会被提及的神雕大侠。而且每提到一次,就会让她想念一次。

      当年,在华山顶上,郭襄看杨过的神情,大概和光明顶上芷若看张无忌是一样的吧。

      所以没有什么办法,太师父只有等。他等了二十多年,一个人的夜晚,看着郭襄几十年不回的信息,默默用被单擦眼泪鼻涕。

      那些没能表达的东西,和怀里的铁罗汉,成了他一生的怅惘。

      我想,我和太师父可能是一类人。

      但我和太师父却也不是一类人:我不愿意用等的方?#21073;?#19981;愿意以后再听到她的名字就觉得特别遗憾。

      所以我去了她在的地方,把积攒下来所有的话都说出来,毫不保留地对她好下去。

      我让全江湖都知道我?#19981;端?/span>

      我宋青书是个烂人。但我即使背叛全世界,也不会背叛芷若,宁可被她死死攥在手里,虽然我知道我随时会被她捏死。但死在她手里,又何尝不是最好的归宿?

      他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他人看不穿。

      太师父最后那一掌袭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的身体在空中慢慢飘起,所有过往的时间和画面在我眼前缓缓流淌,我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因为在这流淌的时间河流中,我分明只看到了两个字:值得

      我这一辈子,见到的人和事,一清二楚地告诉我,这种费时费力不讨好、需要调动每一处的?#19981;叮?#36825;种持久的、专一的美好感受,一旦过去了,以后也许不会再有了。

      一辈子就这一个人,你让我如何忍?

      我不是认真,我也不是想赢,更不是为?#35828;?#19968;个什么彼岸,我只是不想我的骨灰盒里,摆着一个遗憾。?#19981;毒?#24403;面说出来,舍不得就追上去,表达出来,总没什么坏处的。

      后来有人和我说啊,你不留遗憾倾其所有,如果没有结果甚至被伤害,这会比遗憾本身更遗憾的。

      的确,不留遗憾很可能比遗憾要更遗憾。

      但那值得。

      在我不长的人生公式里。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