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逝者十年祭:梁羽生的侠义江湖

    2019-03-12  卜君心

    拾遗物语

    愿作荆轲誓入秦,何惭流水遇知音。

    此生已矣他生在,犹有寒梅一片心。

    ——梁羽生《侠骨丹心》

    那日,久卧病榻的梁羽生,

    手托一本《唐宋词选》,

    对床前的爱子陈心宇念道: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怅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他用颤抖的声音念完《雨霖铃》,

    就此昏睡过去。

    谁料想,几日之后,

    85岁的梁羽生竟驾鹤西去,

    《雨霖铃?#20998;?#25104;诀别之辞。

    时年,爱妻林萃如79岁,

    她独自送走丈夫,

    转出门来,对儿女们轻声道:

    “嘘!不要哭。

    你们父亲尽管顽皮蠢笨,却走得安详。”

    那是2009年1月22日,

    寒气未褪的早春里,夕阳残照如血。

    流年似水,浮生若梦,

    不经不觉间,先生辞世业已十载光阴;

    料峭春寒里,东风唱起一曲侠义挽歌。

     侠义传家 

    广西蒙山,

    群山竞秀,眉水钟灵。

    在当地,陈家可谓名门望族、书香?#20848;搖?/span>

    陈家祖上功名在册,光绪年间,

    陈家更是拥有良田百亩、地产多处,

    并立下书香传世、行孝重义、

    乐善好施的家风。

    登门者无论贫民乞丐,

    陈家均以“三菜一汤”招待,

    穷苦村邻,

    也经常会收到陈家赠予的整担?#31455;取?/span>

    陈?#19968;?#31934;通医道,

    为乡邻免费义诊;

    同时将《本草纲目》《备急千金要方》等医学典籍,

    整理成方子,赠予病患。

    故此,蒙山陈家,

    颇有“侠义传家”之美誉。

    到了民国十八年(1929年)的一天,

    陈家来了一位算命先生,

    他端详了陈家小儿的右手掌纹,

    叹道:“命带颜回,聪明早逝,此?#21451;?#23551;,不过三十有六。”

    那小儿,在同辈?#20449;?#34892;第六,

    他便是梁羽生,

    彼时,他的名字叫陈文统。

     少年侠客

    因自小体弱多病,

    ?#39056;?#20449;命数可期,

    外祖父对陈文统疼爱有加,

    将毕生三大绝技——下棋、诗词、对联,

    倾囊授予陈文统,

    望他能将短暂的一生过得充实。

    未及12岁,陈文统便学完了?#20843;?#20070;?#34180;?/span>《史记》等典籍,

    他热爱诗词、对联,

    但那时他还年幼、童心未泯,

    他更偏爱“风雪山神庙?#34180;?/span>

    “狄青平南”等侠义故事,

    ?#31471;?#27986;传》一百单八将的姓名及称号,他倒背如流。

    读到尽兴处,他捏一枚铜板在手,

    奋力向前掷出:

    “看我‘青蚨传信’!”

    他没想到,这些外祖父口?#23567;?#26080;益”之书,

    影响了他一生的言行和职业走向。

    “七七事变”后,蒙山来了许多逃难之人,

    当中不乏学生,

    他们无衣可穿,也吃不饱饭。

    陈文统当时在中学寄宿,

    每年制有12双布鞋、2件毛衣、6套外套,

    他把衣物鞋子尽数赠给穷苦同学,

    自己则穿着露出脚?#21644;?#30340;破布鞋。

    每逢放假,

    陈文统带同学们回家做客,

    安排佣人多做几道菜,

    为他们一解饥馋。

    陈文统的棋艺也颇得外祖父真传。

    在蒙山风?#26165;?#19978;,

    常年啸聚着一群以下棋为生的棋手。

    对于前来挑战的新手,

    棋手?#23460;?#20808;输几把,

    等?#21483;?#25163;加大赌注,

    棋手就?#26376;?#30495;实水平,

    把所有赌注一把并入囊?#23567;?/span>

    一日,陈文统走在桥上见此状况,

    顿感愤懑不平,

    他把零钱全部押上,

    几十个回合之后,

    那群棋手被杀得人仰马翻。

    陈文统把赢来的钱?#25351;?#26032;手,

    并请他们吃挑货郎卖的米粉。

    他总记得外祖父教他下棋时,

    告诉他的话:

    “下棋,不是霸道,而是王道。”

    做人亦是如此,做侠者,别做霸者。

    ▲ 简又文  

     侠肝义胆

    1944年,梁羽生高中毕业后,

    一边温习外祖父的词集《梅隐集》,

    一边准备大学招生考试。

    10月,抗战局势急转而下,

    日军的炮火攻陷榕城(桂林别称),

    陈文统愤慨难禁,

    写下长达448字的爱国长诗《哀榕城》:

    “徘徊遥望旧名城,大火连天映月明。

    处处?#34987;赏?#30782;,独留天际数峰青。”

    这首诗后来刊载于《广西日报》,

    被时人誉为“桂林诗史?#20445;?/span>

    他的诗词造诣由此?#26376;丁?/span>

    此间,诸多知识分子因?#20132;?#36991;难蒙山,

    太平天国史学家简又文、

    国学家饶宗颐等人,

    均借宿到陈文统家。

    对于这些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的陌生人,

    陈?#39056;?#26377;半点惧怕,

    陈文统甚至尊称他们为“恩师?#34180;?/span>

    那段时间,

    饶宗颐为陈文统指点诗词创作,

    简又文则将太平天国的历史和意义告知于陈文统。

    这些东西,

    如同一张巨大的屏障,

    让陈文统痴迷其中,

    而忘记了?#20132;?#26432;?#31455;?#25375;的恐慌。

    1945年初,日军攻入蒙山,当夜,

    陈文统带领简?#20013;?#30528;老师们避难到隔壁村,

    简又文的几箱文物资料,

    陈文统一本都没落下。

    陈文统的父亲则组织一批乡民,

    自备枪械回到县城与日军展开?#20301;?#25112;。

    被惹恼的日军增派了援军,

    准备在蒙山实?#23567;?#19977;光”政策,

    并点名要活捉陈家?#22270;?#23478;人。

    陈文统再?#26085;?#36716;流离,

    引着老师们去舅舅家避难。

    他身背长枪,一马当先,

    走了一天一夜,才走到舅舅家。

    很多年后,

    简又文还能清晰忆起这段患难与共的恩情:

    “想起陈家的大恩大德,

    真令?#39056;?#40831;难忘。

    ?#39056;?#19968;家遭遇大难,

    正在途穷亡绝、不知死所之际,

    忽有爱徒体念师生情谊,

    卒得平安归来……”

    ▲ 金应熙  

     初窥侠道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

    承?#36175;降?#30340;恩情,

    简又文决定将陈文统带到广州求学,

    获得更好的?#36867;?/span>

    不久后,陈文统考入岭南大学,

    在这里,他遇上了人生第二位恩师,

    也是决定他人生走向最重要的人——金应熙。

    金应熙是国学大师陈寅恪的学生,

    亦是地下?#21507;保?/span>

    比陈文统仅年长5岁。

    两人有三大相投的志趣:

    下棋和武侠小说。

    他们可以为一盘残局杀得昏天暗地,

    可以为一本武侠小说聊上一整宿,

    也可以为一首诗词推敲至天明。

    有段时间,陈文统特别?#19981;独?#21830;隐,

    但李商隐的诗过于难懂,

    他就找金应熙请教。

    金应熙道:

    “我只能告诉你其人其诗的历史背景,

    如何理解,就看你自己。

    诗词欣赏本就因人而异,

    阅?#20102;?#26412;就是读者思想再创作的过程。”

    讨论的回合之间,

    陈文统对诗词欣赏及创作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那时候,陈文统爱看武侠小说,

    但并非是?#20146;?#37324;的热爱,

    他也爱看其它小说。

    金应熙则是一个武侠铁粉,

    他尤爱还珠楼主和宫白羽,

    每期必看,每本必买,

    他那方寸大小的教室寝室里,

    堆满了两位大家的武侠小说。

    他主动把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26041;?#32473;陈文统,

    “月夜棹孤舟,巫?#21051;?#29503;登栈道;

    天涯逢知已,移家结伴隐名山。”

    看到第一回的标题,

    陈文统就感觉自己被一个旋涡给吸进去了:

    “心理学家说,

    童年、少年时代所欠缺的东西,

    往往在长到后要求取补偿。

    我大学大量读武侠,

    或许就是基于这?#20013;?#29702;。”

    自此,陈文统上课看、下课看、去厕所看、躺床上也看,

    看完后?#22270;?#21160;地跑去金应熙的寝室讨论。

    而金应熙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聊?#21483;送?#19978;,他拈一枚牙签叼在嘴里,

    大叫一声:?#25226;?#20154;来也!”

    遂将牙签吐向陈文统。

    ▲ 宫白羽代表作  

    陈文统神秘地向金应熙说道:

    “宫白羽是?#35789;?#27966;,

    对人情世故尤其写得透彻;

    还珠楼主是浪漫派,

    想象力之丰富无人能出其右。

    但宫白羽更厉害的一点是,他不懂武功,

    却比懂武功的平江不肖生写得更精彩!”

    也就是说,

    宫白羽以意?#31243;?#20195;一招一?#21073;?/span>

    还珠楼主以想象颠覆现?#25285;?/span>

    方能脱颖而出,自成一派。

    这是两个武侠大家的门道,

    ?#35789;?#38472;文统窥得的“天道?#20445;?/span>

    唯有抛弃旧时格局,才能开辟新的天地。

     “侠”路相逢

    1949年4月,国共谈判破裂,

    战局在即,岭南大学不得不提前放假。

    彼时,蒙山仍在国民党桂系的统治下,

    陈文统回不了家,

    独自一人来到香港。

    他带着大学校长的介绍信来到香港《大公报》求职,

    主考官让他翻译三条新闻稿件。

    次日,陈文统被录取了,

    到了《大公报》他才知道,

    那个面试他的主考官,名叫查良镛,

    也就是后来的金庸。

    他俩对文史都有研究,

    都热衷下棋、武侠?#32479;?#28895;,

    他俩都是“单身贵族?#20445;?/span>

    家庭都遭到过?#32676;Γ?/span>

    这正是“何惭流水遇知音?#34180;?/span>

    ?#30475;?#32842;到武侠和历史,

    陈文统都欣喜异常,

    “那时文统?#32622;刻?#19979;午往往去?#34472;?#20004;孖蒸、四两烧肉以助谈兴,

    一边饮酒,一边请我吃肉,兴高采烈。”

    陈文统请查良镛喝酒吃肉,

    查良镛则请陈文统去他家下棋。

    一次,他俩都是一手拿烟,

    一手下棋,过度痴迷其中的陈文统突然感觉手指一阵发烫,

    他赶紧把烟头?#25317;簦?/span>

    烟头掉在了地毯上。

    两人盯着棋盘一动不动,

    把地?#22909;?#20986;的烟雾当做香烟的烟雾。

    直到查太太闻到?#25112;?#21619;发出惊呼,

    他们才发现地毯已经烧了?#29238;?#22823;洞。

    两人?#23545;?#24403;场,相?#23435;?#35328;,继而放声大笑,

    接着又坐回原?#24739;?#32493;厮杀。

    那一幕,就像两个真正的大侠相逢,

    惺惺相惜,落拓不羁,

    像极了《笑傲江湖》里的曲洋和刘正风,

    也像极了《萍踪侠影录》里的上官天野和张丹?#24682;?/span>

     侠者之殇

    在《大公报?#39277;?#20316;近一年后,

    陈文统收到一封家书,

    家里人叫他赶紧回老家救父亲。

    事情起因是有人状告陈文统的父亲陈品瑞,

    “1930年杀害农协领导人彭庆麟,

    摧?#20449;?#27665;运动,

    恶霸一方,鱼肉百姓,

    勾结日寇汉奸,为虎作伥。”

    陈文统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

    “父亲怎么会是恶霸和汉奸?

    打死我都不信!”

    他赶紧赶往广西,

    在荔浦落脚后,

    中学同学彭荣康拦住了他:

    “你不能回去!蒙山才解放不久,

    农村正在开展剿匪反霸群众行动。

    你回老家,不但救不了你父亲,

    连你个人的生活和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彭荣康接着?#27427;?#20102;陈文统的哥哥陈文山,

    陈文统把一些钱交给陈文山,

    噙泪叮嘱哥哥一定要?#23637;?#22909;父亲?#22270;?#20013;亲人。

    ▲ 50年代香港  

    这些钱,都是陈文统在报社挣的,

    他本?#35789;?#25171;算把父亲接到香港,

    做生活安置费用的。

    之前,他已两次返乡,

    他对父亲陈品瑞说:

    ?#26263;?#24744;带着弟弟跟我去香港吧。”

    他对继母李郁芳说:

    “娘,等我安置了爹和弟弟,

    我又来接您和妹妹。”

    (弟弟和妹妹皆为继母所生)

    他对堂哥陈文奇说:

    “二哥,你也一起去,我来帮你找工作。”

    然而,他们都婉拒了,一个都没去。

    他们永远也去不成了。

    1951年春,

    父亲陈品瑞、堂哥陈文奇相继被枪决,

    弟弟因饥饿吃生?#36139;梗?/span>

    拉?#20146;?#19981;治而死,

    继母李郁芳带着妹?#30473;?#23506;交迫,没了活头,

    被逼无奈改嫁了邻村一个鳏夫,

    从前收留简又文的舅舅,

    也经不住?#32676;?#21534;药而死。

    曾经以侠义闻名的殷实陈家,

    最?#31456;?#24471;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无力回天的陈文统哭干了眼泪,

    走过一条条长街,

    他想起16岁那年写的《人?#30053;病罰?/span>

    “不堪回首当年事,休上望乡台。

    故园?#22856;擼?#25925;人零落,?#22987;?#38590;埋。”

    谁料想,未曾识得愁滋味的少年随笔,

    竟是为今日的自己而书!

    ▲ 两大“掌门”对决  

     “梁羽生”

    背负着冤屈心事,

    陈文统回到《大公报》。

    他不再触碰政治相关的东西,

    而转向历史和小品文。

    他用多个笔名,应对多个专栏:

    在?#23433;?#24231;文?#28014;?#37324;,他叫冯瑜宁,

    在“一日一联”里,他叫梁慧如;

    在“李夫人信箱”里,他?#27427;?#22827;人。

    这些节目深受好评,

    读者纷纷猜测这些人谁是谁。

    1953年底,

    一则比武通告吸引了港澳两地的注意力:

    香港白?#30528;?#25484;门人陈克夫,

    和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

    约下于1954年春,进行武斗,

    看哪个门派更厉害。

    他们签下生死状,

    声言无论打?#26469;?#20260;,

    双方均不得复仇。

    新年?#23637;?#27604;武开始,

    宣扬了数月的武斗,

    在正式举行那天,

    不到五分钟,

    就以吴公仪把陈克夫?#20146;?#25171;出血而终止。

    《大公报》旗下《新晚报》的总编辑罗孚突发奇想:

    “为何不以武侠小说来增加《新晚报》的发行量呢?”

    他立马动员陈文统:

    “你是金应熙的高徒,武侠小说信手拈来。”

    但陈文统觉得武侠小?#30340;?#30331;大雅之堂,

    罗孚道:“是否登大雅之堂,不在别人,在你自己。”

    陈文统被说服,

    但与罗孚订了君?#26377;?#35758;:

    作为报馆任务,最多只写半年。

    当天,罗孚就在《新晚报》里做了预告:

    “本刊?#30053;?#27494;侠小说?#35835;?#34382;斗京华》,

    故事紧张异常,?#32874;?#35835;者留意。”

    广告登出去,陈文统退无?#36175;耍?/span>

    但是怎么写呢?

    宫白羽和还珠楼主的成功让他明白,

    若要成功,就必须写新的武侠形?#21073;?/span>

    但如何“新?#20445;?/span>

    他一生受到外祖父、饶宗颐、金应熙等人的诗?#25163;?#25945;,

    “诗词?#20445;?/span>肯定要成为自己作品的灵魂载体。

    他反感旧派武侠小说里毫无科学依据、

    毫无真实历史的“神仙打架?#20445;?/span>

    又想到简又文教授自己的太平天国历史,

    遂决定以义和团起义为创作蓝?#33606;?/span>

    增加真实性。

    故事主题?#20013;词?#20040;呢?

    旧派那种逢人就打的套路肯定不能用了。

    他想起了蒙冤而死的父亲,

    父仇冤屈不得伸张,

    那?#22270;那?#20110;书中吧。

    那晚,他平复心绪,

    理好思路,就下笔了。

    他?#20137;?#20102;自己曾经写的一首?#30701;?#33678;?#23567;?#20316;为开篇词:

    “弱水飘萍,莲台叶聚,卅年心事凭谁诉……”

    熬夜写完第一回,

    他想起南朝里的“宋、齐、梁、陈?#20445;?/span>

    “梁”在“陈”的前面;

    他又想起张佛千的赠联

    “羽客传奇,万纸入胜;生公说法,千石通灵?#34180;?/span>

    于是,他在作者栏的地?#21483;?#19979;三个字:

    梁羽生。

    这三个字,开辟了当代武侠创作的新形?#21073;?/span>

    这三个字,沸腾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热血;

    这三个字,成为“陈文统”永远的代名词。

    ▲ 梁羽生与林萃如   

     萍踪侠影

    1956年,32岁的梁羽生忙于创作,

    依旧孑然一身。

    那时候,梁羽生已经写完?#35835;?#34382;斗京华》和《草莽龙蛇传》,

    两部小说是姊妹篇,

    都是关于为父报仇的故事。

    报社副总编辑李宗灜特别欣赏梁羽生的才华,见他郁结难解,

    就与夫人商量如何帮助他。

    恰?#26757;?#20154;有个未婚的侄女,

    他们就有心撮合两人。

    那侄女,名唤林萃如,

    比梁羽生小6岁。

    梁羽生身体一直不好,

    尤以鼻窦炎为甚。

    两人见面那天,

    梁羽生不停地吸着鼻涕,

    场面颇为尴尬。

    林萃如笑了笑,

    递给他一张手帕,说道:

    “我看过你的小说,我特别?#19981;叮 ?/span>

    林萃如相貌普通,但在梁羽生心里,

    她成了谁也无法替代的如花美眷。

    两人交往期间,

    梁羽生做了鼻窦炎手术,

    术后梁羽生很狼狈,

    ?#20146;?#37324;经常流血、灌脓。

    林萃如?#21051;?#19979;班后,

    亲自给梁羽生洗掉?#20146;?#37324;的秽物。

    梁羽生很是感动:

    原来武侠世界里的柔情蜜意,

    在这个世间同样进行着演绎。

    他单膝跪地,深情凝眸林萃如道:

    ?#20843;?#28982;我很穷,但?#19968;?#21162;力地写稿赚钱,嫁给我吧!”

    1957年?#25237;?#33410;这天,梁林二人结婚了。

    由于梁羽生没有房子,

    《大公报》社长费彝民,

    直接让他们在自家客厅举行婚礼。

    因为费彝民在香港的影响力,

    那天,报社所有人、

    香港知名人士、读者们?#31085;?#20102;,

    那是《大公报》员工婚礼?#27427;?#23486;最多的一次。

    为了这场婚礼,

    林萃如放弃了香港公务员的职位。

    那时候的香港公务员,

    服务于大英政府,

    他们是不能和大陆人?#23500;?#35770;嫁的。

    放弃公务员,

    意味着林萃如的优渥生活就此?#20849;剑?/span>

    从此走入家庭主妇的枯燥?#28216;欏?/span>

    ▲ ?#35780;?#24433;?#26377;?#35937;  

    梁羽生有感于妻子的牺牲,

    在《萍踪侠影录》里,

    他以林萃如为原?#20572;?/span>

    写了?#35780;?#36825;个角色,

    “纯洁善良,温柔坚?#20572;评?#26368;适合做老婆。”

    他?#21051;?#20889;七八个小时,

    精神不振就靠抽烟“续命?#20445;?/span>

    到后来直接烟不离手。

    他用自己仅有的技能,

    来兑现对妻子的?#20449;怠?/span>

    在婚后生活中,

    林萃如逐渐发现梁羽生除了写作一个优点,

    剩下的全是陋习:

    爱甜?#22330;?#19981;爱卫生、只爱吃肉不爱吃素,

    方向感差得记不住?#24405;?#30340;门牌号。

    为了梁羽生的身体健康,

    林萃如夺走了他的香烟、甜?#24120;?/span>

    担负起家里的所有家务,

    鼓励梁羽生吃素,

    ?#30475;?#30475;到梁羽生在小区糊?#30475;?#36716;,

    她就在阳台大喊:

    “先生,你的家在这里呢!”

    梁羽生也开心地回道:

    “哈哈,你的流浪狗回来啦!”

    梁羽生在婚后的创作,

    明显少了几分仇怨,

    多了几分宽容,多了几分儿女情长。

    与金庸和古龙的主要人设是?#34892;?#19981;同,

    梁羽生的主角,以女性居多。

    她们有理想、有思想,

    她们敢爱敢恨,她们义薄云天,

    她们不输于任何一个男人。

    梁羽生和林萃如,

    就像张丹枫和?#35780;伲?/span>

    “萍踪”用她的善良、纯真、赤诚和情义,

    感化了“侠影”的倔强与固执。

    他们就像《七剑下天山》里那首草原歌谣:

    “我孤鹤?#38712;?#30340;仙梦,到而今都已幻入空冥;

    这廿年来的身心?#26223;粒?#37117;降伏你冰雪的聪明。”

     为父沉冤

    1983年8月2日,

    梁羽生的第35部小说《武当一剑》,

    在《大公报》上登完最后一期,

    宣布“闭门封刀?#34180;?/span>

    犹记1954年1月20号,

    ?#35835;?#34382;斗京华》的开篇词?#30701;?#33678;?#23567;罰?/span>

    “卅年心事凭谁诉?”

    没想到这竟成了自己的写照,

    毫无觉察地?#25176;?#20102;30年。

    但30年了,心事到底凭谁诉?

    父亲的冤屈?#25351;?#20316;何告解?

    次年,蒙山县委领导找到梁羽生,

    希望他回蒙山故乡,

    “你是?#39056;?#33945;山的?#26223;痢!?/span>

    那时的梁羽生,确实是蒙山的?#26223;粒?/span>

    他先后受到周恩来、邓小平的接见,

    华罗庚?#20848;邸对?#28023;玉弓缘》“有文学价值?#20445;?/span>

    并据此提出了“武侠是成人童话?#34180;?/span>

    他的作品通行港澳台和大?#21073;?/span>

    并被新加坡、日本等国家买了外文版权。

    从1977年开始,

    他每年都会给蒙山的老年人?#37027;?#25937;济,

    蒙山人都希望他回去看看。

    但梁羽生并没有因为是“蒙山的?#26223;痢?#32780;回去;

    1985年,他再度拒绝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书记的回乡邀请:

    “我父亲的问题没解决,我怎么回去?”

    他当着书记的面写了一份申诉报告,

    请求政府为父亲陈品瑞平反。

    接着,他?#25351;?#33945;山地?#21483;?#20102;一份申诉信,

    信中说:“希望有关方面对先父的一生,

    能够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

    做个公正的?#37070;蟆!?/span>

    在广西政府的协同下,

    蒙山县委政府查出,

    原来当年杀害共产?#21507;?#30340;人是一个?#23567;?#23665;鸡六”的?#35828;粒?/span>

    他受了一名叫陈聘如的地主的重金,

    作案后栽赃给陈品瑞。

    ▲ 陈父平反通报(陈品瑞,字信玉)  

    1986年,蒙山政府通告,

    给予陈品瑞平反、?#25351;?#21517;誉。

    35载含冤莫白,终于一朝得雪。

    1987年12月,

    梁羽生回到了阔别42年的蒙山,

    他望着扬尘的故居废墟,?#20384;?#32437;横:

    “我要是有鲁迅的成就,

    这里就会?#25351;?#25105;的故居!”

    他捧着父亲坟前的黄土,长跪不起:

    “罹难几十年,

    儿等时刻不忘有朝一日为父昭雪;

    今幸天下拨乱反正,

    终还吾父以公道!”

     侠士无双

    1987年9月,因为身体问题,

    梁羽生和夫人林萃如移?#24433;鬧尴?#23612;。

    在悉尼,梁羽生仍?#24739;岢中?#20316;,

    只不过写作对象变成了散文、诗词和对联。

    闲下来,

    他经常去达令港附近的中国茶楼,

    跟一群花甲老人欢叙品茶。

    他和?#20064;?#24120;年居于悉尼家中,

    同绝迹江湖的隐士。

    而另一方面,

    “知音”金?#35895;?#26087;驰?#33402;?#21830;两界,

    他成了一名“国士?#34180;?/span>

    有趣的是,

    梁羽生作品里的主人公,

    最终通常成为国士;

    金庸作品里的主人公,

    则通常成为隐士。

    他们活成了彼此作品里的人。

    ▲ 梁羽生《浣溪?#22330;?nbsp;

    1995年后,

    人民大会堂举行了?#29366;?#27494;侠小说评选会,

    金庸和梁羽生共享最高荣誉“金剑?#34180;薄?/span>

    梁羽生久卧病榻,没能去成,

    金庸后来给他写了封信:

    “文统吾兄,?#26412;?#26377;‘武侠文学研究会’赠兄及弟‘金剑?#34180;?#22823;?#22791;?#19968;,

    弟以病躯软弱未前往参与。

    你我双剑合?#25285;?#21407;当天下无?#26657;?/span>

    只可惜?#25351;?#24322;方无法合璧乎……”

    2009年初,梁羽生自知时日无多,

    他希望再见金庸一面,

    就给金庸打了电话:

    “金庸,是小查吗?

    你到雪梨来我?#39029;?#39277;,

    吃饭后?#39056;?#19979;?#33050;?#26827;。

    你不要让我,我输好了,没有关系……

    身体还好,还好……

    好,你也保重,保重……”

    金庸打算过完春节,

    就去悉尼看望老友,

    但,还是迟了。

    他为梁羽生写下一幅挽联:

    ”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辈,

    亦狂亦侠亦文好朋友。”

    时至今日,金庸也已辞世,

    ?#20843;?#21073;?#20445;?#20877;也无法合?#25285;?/span>

    ?#21482;潁?#36825;对好朋友,

    在另一个世界里,

    续写着他们的江湖传奇,侠士无双。

     不息的梦

    梁羽生的一生,

    就好似一本武侠小说,里面,

    有神棍、有贵人、有知音、有恋人,

    有灾难、有?#20132;稹?#26377;冤屈、有热血,

    有爱、有恨、有喜,亦有惆怅难解。

    这本“武侠小说”里,

    写尽了“侠之大者”的“为国为民?#20445;?/span>

    写尽了“侠之小者”的“为友为邻?#20445;?/span>

    写尽了平凡人的“短锄栽花,长诗佐酒?#20445;?/span>

    也写尽了他自己的?#20658;?#38660;一羽,沧海平生?#34180;?/span>

    正如陶渊明把田园留给?#39056;牽?/span>

    苏东坡把生活趣味留给?#39056;牽?/span>

    李白把烈酒与洒脱留给?#39056;牽?/span>

    李商隐把人生哲学留给?#39056;牽?/span>

    梁羽生留给?#39056;?#30340;,

    是《七剑下天山》里凌未风的男儿豪气,

    是?#24230;?#22806;奇侠传》里飞红巾的女儿情义,

    是《萍踪侠影录》里张丹枫的无悔深情,

    是?#23545;?#28023;玉弓缘》里谷之华的遗世独立。

    他留给?#39056;?#30340;,

    是一个?#26377;?#28145;种?#39056;?#20869;心的武侠梦,

    这个梦,?#26790;颐?#24515;地赤?#24076;?#33016;?#31243;?#33633;,

    这个梦,?#26790;颐?#23545;爱人以真挚,

    对家人以呵护,对朋友以热肠,

    这个梦,?#26790;颐?#22312;痛苦中学会坚强,

    在困难前?#30691;?#25285;当,

    这个梦,生生代代,从未冰凉。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