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原创)我军一次猝不及防的“玉皇庙战斗”的故事

    2019-03-28  我的图书...


          史凤来  许焕义

    2015?#26165;錚?#20026;了创办胶北革命历史纪念馆,领导安排市委组织部的几名同志以及我和史风来老校长及其他多位同志远路迢迢?#24403;几?#23041;海市逐户采访了健在的当年参加玉皇庙战斗的张锡勤等3名老战士,加上在胶州采访的多名亲自参加玉皇庙战斗?#20004;?#20581;在的老战士和当年的村干部,采访与史料核对,写“玉皇庙战斗”一文,较真实的再现了玉皇庙战斗的经过,请了解这次战斗的同志对漏下的个别内容加以补充,?#21592;?#26356;好地还原这次战斗的真实场景和史料。 

    1946年,针对国民党军队“重点要打通津浦、胶济两铁路,肃清山东半岛”以及从青岛和潍县、济南沿铁路对进,进攻山东解放区的战略,我胶东军区按照中央及华东局的指示,调动部队阻击国民党军队。1946年底,胶东军区部署在“大沽河以西至高密以东”的胶济线东段展开铁路大破坏。粉碎国民党军队打通胶济线的企图,以配?#20808;?#22269;的战略部署。

    完成任务,准备收兵:玉皇庙战斗发生在1947年2月,是我方威海独立营与比自己多五倍的国民党军队拼?#32769;?#25615;的一次战斗。

       1946年底,驻扎在威海地区的威海独立营三个连共360余人,奉命秘密西进?#20960;?#33014;县破坏敌人铁路。开过出征动员大会后,开始向胶县挺进。部队走竹?#28023;?#32463;羊亭,过莱山,越莱阳,昼伏夜?#26657;?#34892;军六七天,到达胶县,经过羊亭时,家在这附近的战士很多,营连首长说他们可回家跟父母道个别。战士们表示,等立了功把喜报捎回来,那可比现在回家好多了。就这样过家门而不入悄然西去,此一去很多战士再也没能回家。南海军分区司令员贾若瑜特地?#31995;?#39547;地看望威海子弟兵。贾司令告诉大家:你们是来学习打仗的,过两天打一仗给你们看看;任务就是打土匪,炸铁路。打土匪是指消灭地主还乡团,炸铁路就是破坏胶济线。       

    炸铁路是一项很强的技术活,部队组织战?#25226;?#32451;,让炸过铁路的人来教。指导大家掌握包炸药,送炸药的各种要领。

    敌人对铁路线不断加大设防力度。数百米有一座碉堡,铁道边上不仅埋有地雷,还挖了护路壕沟,里面灌上水,插上荆棘,并配备了铁路专用修道车,晚上炸坏了,第二天就开着修道车来修复。

    针对敌情,独立营把各连分开来单独活动,各负责一段破路任务。据有关人员回忆,威海独立营先后破坏铁路10余华里,炸毁桥梁9座,割电线杆200余根,一度使敌铁路中断,使驻胶城的敌人惊慌不安。

    一大门,村边是一圈土坯垒的一人多高的围墙,村里尽是些泥墙草房。营长安排,一连守西门,二连守东门,三连作预备队,凭借围墙和大门展开防御。威海独立营战士武器较差,每人1支步枪4枚手榴弹20发子弹就是他们的全部装备,枪都是杂?#20973;?#26538;,而且勤杂人员就4个手榴弹,连步枪也没有。全营就一挺打碉堡缴来的歪把机枪。

    敌人则尽是美式装备,?#20449;冢?#26377;轻重机枪、冲锋枪等,还有能发射燃烧弹的火箭筒。村里老人还记得那些美式冲锋枪射出的子弹带着电火,打在墙上嗤嗤冒蓝光,打在房草上就点着了,村里一片火光浓烟。  

    敌人轻重机枪的射击声哗哗响成一片,子弹就像刮风一样,“从四面八方向村中猛烈扫射着,打得那棵大杨树 

    东大门外十几米路南有个带院的独立家屋,是乔绪良家的场?#28023;?#25212;守着进村路口,敌人要是占了能直接以火力威胁村里。王树椿带着六班、九班十几个战士,从围墙上跳进场院里隐蔽着。乔绪良他爹从场?#21644;?#21335;跑出去,被国民党抓住,有个军官问他那里面有八路吗?乔爹说没有!没有!那军官就指挥士兵往里进,里面不打枪也没动静。等靠前了,那些兵在墙跟蜷缩着,忽然从院墙顶上飞出一群手榴弹,当场炸?#25925;?#20108;三个。气得那军官把乔爹一顿毒打,还说要枪?#20852;?span style="color: rgb(0, 0, 0); font-size: 18px;">不仅炸铁路,还抓住机会沿铁路线炸桥、炸碉堡。二连就炸掉了胶县站东面20里的铁桥,把铁?#26041;?#26029;了整三天。一连于 2月16日,打掉了铁?#26041;?#35686;守卫胶城北关庸村桥的碉堡,歼敌一个排,抓了15个俘虏,缴获了10支步枪、3支冲锋枪和1挺歪把子机枪。

    威海独立营还担负着打“土匪”的任务。先后在蓝村西、胶北?#20934;?#23663;、兰底附近老湾村等伏击国民?#36710;?#26041;部队,国民?#36710;?#26041;武装见到威海独立营就“望风而逃”。这些战绩多次得到上级的好评和表扬。此时,他们已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准备返回威海。

    敌人偷袭猝不及防当威海独立营完成任务准备回返前,决定于2月25日晚上再在玉皇庙村驻扎一个晚上,但被敌人探到了情报。驻胶城的国民党54军一个团和铁?#26041;?#35686;的一个营,共1700余人,由探子带路,?#37027;?#36530;过独立营派出游动警戒的步哨班,把仅80?#26943;?#30340;小村四面层层包围得严严实实。26日五点,天还没亮,就开始攻击。枪炮声骤然响起,干部战士全被惊?#36873;?#21556;营长命令各连紧?#22868;?#21512;部队,抗击敌人,保卫群众,保卫自己。

    玉皇庙村街的东西两头各有上的小枝杈纷纷落了下来”。高过土围子墙头的树?#33606;?#26525;杈全被打光了,就剩个光头树杆。

    组织迎战,试探突围:面?#21592;?#21147;超过五倍以上,火力占压倒优势的强敌,战士们严阵以待。营长要求节省子弹,敌人不到跟前不开枪。一批敌人冲了上来,很快就被我军的步枪、手榴弹打倒一片,赶紧退了。接着就是敌人一次次地进攻,被一次次地打退,战斗打得十分激烈。二连文化干事王树椿曾在战斗后写材料回忆,村街“被敌人从东西大门射进来的火力封锁了,把部队压缩在两旁的胡同里。营长命令:一连上围墙掩护,二连在前,营部和勤杂人员居中,三连断后,从东门冲出去!”当过机枪手的一连指导员张凤山用那挺歪把机枪猛打,二连以排枪齐射,把当面敌人的火力压下去,一排长率先冲锋,带着全排冲出东门,随即全连也冲了出去。此时,村东坟地里敌人的重机枪响了,战士们一下子被打倒了二、三十人,部队不得不撤回村里。

    张锡勤就在一排的冲锋队伍里,他说:营长命令一下,我们就赶紧冲,排长在?#38450;錚?#32039;跟着是一班长、二班长……,大家全跟着往外冲。敌人机枪一响就都倒了,排长、一班长、二班长……,?#21450;?#30528;摆,一个挨一个地躺那里了。王树椿他们在场院墙上各个方向掏出窟窿,看到敌人靠近,早就准备好的战士们背倚着墙,把手榴弹往上抛,手榴弹越过房顶、院墙、门楼从天而?#25285;?#28856;得敌人无处躲藏,“拖回去了七八个”。弹药不够了,就把东大门外突围牺牲的烈士身上的子弹、手榴弹,慢慢拽回?#20174;謾?#25932;人的机枪火力掀掉屋顶,把院墙一层层地打矮,还往院里打炮,但始终没能攻进院子,连着四、五次进攻都被打退了。

    转入坚守,待机突围:敌人火力严密封锁村街,营连间的指挥通讯受阻。周学善说此时吴营长已负重伤,部队由副营长金乃?#34903;?#25381;。全班12个通讯员,派出去一个就回不来了,再派一个又回不来,最后?#30343;?#20182;和另一个通讯员。?#35805;?#27861;副营长金乃咏就打房院墙头上翻跳过去独自行动。周学善和通讯员跟不上营长,就各自为战,用刺刀在围墙上抠个眼,正好对着敌人的火力点,他把三八枪顺出去,一枪打中那重机枪射手。敌人发现了就?#38376;?#25171;,墙上的土坯被打下来砸他头上,伤势不重仍坚持战斗。围墙年久失修加上炮火摧毁,有不少缺口,敌人乘?#38431;?#36827;村来。国军多为南方兵,身材矮小,与胶东兵个对个地肉搏占不到便宜。周学善说,敌人冲进来双方近身混战,刺刀、枪托都抡不开了,干脆就抱?#25490;?#30528;摔跤,纠缠着厮打,结果小个子敌兵被我?#20146;?#20102;很多个。?#19978;?#21518;来突围顾不上俘虏,让他们全跑了。原村支书乔继周回忆,战士们搏斗的呐喊声、刺刀的?#19981;?#22768;,“震撼着整个玉皇庙村”。他记得有?#35805;?#38271;,一边高呼“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同志们跟我来!”一边挺着刺刀冲向敌群。负伤后,他拉响手榴弹与3个敌人同归于尽。一个姓刘的战士,连着刺倒4个敌人后,自己也倒下了。乔绪良说,有个战士身上被打着火烧伤,房东李希五赶紧拿水浇灭,火一灭那战士就冲了出去。还有个战士隐蔽在乔善云家,两个敌兵进门看到水缸盖上有熟地?#24076;?#23601;伸手拿来吃。那战士瞅准机会?#25484;?#26538;?#20889;?#20498;一个,另一个回头正要开枪又被砸倒,接着几枪托把两个敌兵打得血流满地当场呜呼。

    就连负伤的战士也是杀气不减,让敌人胆寒。周学善说,营部是个院子,负伤的吴营长和20多个重伤员都抬在在正房里,敌人一进来,他们就从门窗往外扔手榴弹,进一次打一次,敌人到底也没能进去,还被打死不少。乔绪良说:敌人?#35282;?#20462;堂?#20197;?#37324;搜查时,隔窗叫喊缴枪不?#20445;?#37324;面有?#35805;?#38271;厉声回答:“死也不缴枪!有种的你就进来,俺打死一个够?#33606;?#25171;死两个为人民除一害!”吓得敌人到底没敢进屋,掉头走了。

    上午,胶高支队队长姜世良得知消息,带着三个连来支援。他派一连在北面王家庄掩护,另两个连从西和西北两面攻击接应,还派副连长毛振法带一个排冲进村里,与独立营取得联系。负责指挥的副营长金乃?#36739;?#37324;外配合,把敌人狠狠打一下后再突出去。毛振法又冲出村去向姜世良报告情况,姜考虑敌强我弱不宜硬拼,命毛振法再冲入村,要求独立营?#26438;?#31361;围。在?#26943;?#20914;击中,胶高支队也牺牲了两个战士。

    集中兵力,拼死突围:突围的战斗最为惨烈悲壮,战士?#36865;?#24456;大。午后,张凤?#34903;?#23548;员集中了百来人,从西北角往外冲。这个方向有胶高支队接应,围墙外还有个?#22478;?#30340;西北向漫沟。张指导员端着机枪在前头猛打,大家冒着枪林弹雨猛冲,前面的倒了,后面的接着上。张锡勤还记得,说突围啊,大?#19968;?#19968;声喊把墙推倒,忽的一下就往外冲。外面的敌人就在跟前,蜂拥而上边打枪边叫着“抓活的,抓活的”。我冲得慢,落在后面,眼看着前面的人和敌人扭着摔打。战士邵义才个子大会摔跤,他紧抱着敌兵对后面人说,“快跑!赶快跑!”俺这几个就这么冲出来了,他牺牲了。

    殷树山记得他们几个人?#21069;?#24320;了一?#26469;?#21050;的臭枳子院障冲出来的,手上脸上都划出血口子,军装都划出了棉花。冲的时候就听着前前后后都是敌人的机枪、冲锋枪在打,有的子弹打在背包上、棉裤上没穿透,出来后一拨弄都掉地上了。

    周学善的亲弟弟叫周学习,在一连当班长。突围前看到他正趴街上射击,?#36864;敌?#24351;赶紧走。弟弟说:哥,我又打死一个。他们集中了7个人,一起往外冲。周学善和一个大个子战士往平地冲,想吸引敌人火力,让他弟弟那5人顺漫沟突出去。没想到敌人机枪堵在沟头上,这5人全牺牲在沟里。大个子也被远处重机枪打中头部,?#36864;?#33258;己冲出来了。

    经过短兵相接的拼死搏击,终于有四五十人冲破敌人堵截,?#22351;?#29579;家庄。但无法随队突围的伤员未能带出,有的与敌人同归于尽,有的被敌人杀害,也有的被敌人抓去,还有的被群众掩护下来,战后相互搀扶着带伤归队。

    我军突围后敌人进村搜索,存放在乔绪良家正房与厢房夹道里,独立营炸铁路剩余的200斤炸药突然爆炸,村里顿时硝烟?#26376;?#19981;见人?#21834;?#22269;民党兵以为我军主力来了?#38376;?#28779;支援,匆?#39029;?#36208;。

    有资料记载此次战斗我方牺牲71人,负伤127人。但查阅威海和文登、荣成烈士名录,这一战斗牺牲的战士是103位。

     这是一场敌人趁夜偷袭而我军猝不及防,力量?#21592;?#30456;差悬殊的突围战。在兵力火力占绝?#26434;?#21183;的敌人攻击下,警惕不足仓促应战的“威海独立营?#36865;鲅现兀?#36825;?#22681;?#25918;战争时期,胶高地方武装遭受损失较大的一次战斗?#20445;ā?#20013;共胶州党史大事记》)。威海子弟兵的不朽功绩和勇于牺牲的伟大精神永远铭记在胶州人民心中。

    张锡勤:1925年生,威海卫(今威海市)人。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22330;?#21382;任威海独立营副班长等职,先后参加胶县玉皇庙战斗以及解放平度、莱阳、海阳等战斗。后因战斗负伤复员回村任村干部至退休。曾被评为山东省劳动模范。

    殷树山:1926年3月生,山东省荣?#19978;兀?#20170;荣成市)人。1941年参加革命,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22330;?#20808;后任威海警备大队通讯员、独立营文书等?#21834;?#35299;放后历任荣?#19978;?#21306;委秘书、威海市委秘书、市外?#20056;?#20135;公司副书记等职,1986年离休。

    周学善:1925年生,威海卫(今威海市)海庄村人。中共党员。1946年起历任威海独立营班长、东海二?#25490;?#38271;等职,先后参加淮海、解放四川等战役,建国后被派往四川修建成都机场,任航校行政科长。1957年因故辞职回村任党支部书记至退休。

    2015年采访

    2019年3?#36335;?#20986;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