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李白: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爸爸

    2019-03-28  alayavijn...

        ◆◆

        01

        唐,天宝七载。

        东鲁兖州。

        正?#30340;?#26149;时节,和风吹绿柳,暖日映花红。

        一幢临街的酒楼前酒旗飘扬,?#36947;?#20154;往。楼东一株桃树倚窗怒放,灼灼其华。

        不多时,楼内转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高鼻深目,神清骨秀。正当喜乐无忧之年,其眉宇间却颇有惆怅之色。

        只见她行至桃树边,折下一截开得正旺的花枝,而后倚树望远,?#31354;?#26377;神的双目热切地望着大路?#38405;希?#20284;乎是在等候什么人。

        红日西沉,她期盼的人一直没有出现。

        大路上,一对手持?#37329;?#30340;父子从田?#29240;?#20852;尽而归,谈笑往还,高大的父亲边走边爱怜地帮手舞足蹈的孩子整理着散乱的发髻。

        少女垂首,眼泪簌簌而下,手中的?#19968;?#34987;打湿,愈发娇艳。

        此时,楼中又转出一位少年,与少女约略齐肩,然稚气?#36176;眩?#26174;是更为年幼。他行至少女身旁不置一语,缓缓低下头,也哭了。

        夕阳送来霞光万丈,两个少年在一树?#34987;?#19979;相对而泣。

        02

        此时,在金陵,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舟行江上。

        清风徐徐,两岸的桑麻一片新绿,他却眉?#26041;?#36441;,无心赏看。

        须臾,他?#26377;兇爸?#25277;出笔墨素帛,开始纵意挥毫;然笔势凌乱,可见其心中烦忧:

        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

        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

        春?#20081;?#19981;及,江行复茫然。

        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

        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

        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

        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

        吴地的桑叶又绿了,吴地的的蚕儿已三眠。我的?#20197;对?#19996;鲁,家中的田地有谁劳作?一年的春耕又成空,望着淼淼江水,我的心中一片茫然。

        多希望南风能吹起我的归心,飞送到家中的酒楼前。我家楼东有桃树一株,枝条高耸,上拂青云。此树是我临?#20852;?#31181;,如今一别三年;树当与酒楼齐高,我却仍未还家……

        ?#21561;?#36825;里,中年人思及留守在东鲁家中的一双儿女,心下大痛。再动笔,手已微微颤抖:

        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

        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

        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

        双行桃树下,抚背?#27492;?#24604;?

        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

        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

        我的宝贝女儿名叫平阳,手折花朵倚在桃树边盼我归家。折?#32511;一ㄈ吹?#19981;到我,一定泪如流泉。我的小儿名伯禽,个头该和姐姐一样高了,姐弟俩并行在桃树下,双双落泪。

        母亲早已去世,父亲远游在外,又有谁会来抚背爱怜他们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方寸大乱,肝肠忧煎。只能撕片素帛写下这份挂念,寄给?#23545;?#27766;阳川的儿女。

        一诗题罢,中年人不禁迎风洒泪;江中?#36176;?#31359;梭的船只,岸上碧绿的桑田,渐行模糊。

        03

        中年男子名李白。

        正是文首那一双少年日夕?#23492;睢?#33510;苦等候的父亲。

        上面那?#23376;?#35821;平易,却极为悸动人心的诗作叫做《寄东鲁二稚子》。

        人人都知道,李白是四川人,出川后于湖北安陆娶妻生子。如今又怎会将家庭子女置于东鲁,且一去三年而不?#22235;兀?/p>

        这又要从将近20?#26165;?#35828;起。

        李白自25岁出川,漫游至27岁仍功名无着。?#20063;?#25955;尽后于湖北安陆迎娶了相门之女许小姐。

        许相公家见招,妻以孙女,便憩于此,至移三霜焉。——《?#20064;?#24030;裴长史书》

        此后,他在安陆度过了10年家庭时光。

        十年间他不断向湖北各地官员上书干谒,均告失败。后更曾东游吴越,南泛?#36176;ィ?#19968;边漫游大好山河,一遍寻求仕进之路,结果仍一无所获。

        在诗中,他概括这段时间是“酒隐安陆,蹉跎十年”

        然纵观李白一生历程,其出川后最平稳、最幸福的日子其实恰是这十年时光。

        政治上的不遇他终生都没能摆脱,但此时期他最起码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知冷知热的妻子和一双活泼儿女。

        ?#19978;?#23130;后十年,妻子许氏不?#20197;?#36893;。

        李白本就是入赘妻家,妻子去世则更?#32422;?#20154;篱下。且从其诗文中可知,由于性格上的傲岸不羁与坦荡无遮,他为安陆当地许多官员所不容,似乎颇得罪了一些人。

        种种因素,都迫使他不得不迁居他乡。

        李白就此携带一双儿女移家东鲁兖州。此地为孔子?#27663;紓?#22659;内既辖曲阜,又涵泰山,乃儒家学说的发?#21561;亍?/p>

        素?#24162;?#36127;远大的李白,或许觉得儒家圣地可成为?#32422;?#23454;?#32456;?#27835;理想的新起点。

        04

        后来,李白果然在东鲁得偿所?#31119;?#22857;诏入京。

        收?#33410;?#20070;后,他从与孔巢父等山东名士一起隐居的徂徕山返回家中,激情洋溢地写下了这首《南陵别儿童入京》: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20506;?#29301;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20302;?#20056;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36130;?#26159;蓬蒿人。

        (此诗一说作于东鲁,曲阜县南有陵城村,人?#39047;?#38517;;一说作于?#19981;帐?#21335;陵县。作为一个山东人,我必须置学?#36441;?#31070;于不顾,义不容辞地站队东鲁)

        从“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20506;?#29301;人衣”一句,可见当时他的一双儿女年纪尚小,并不知父亲即将远游,见其归来,兴高采烈相迎,牵着李白的?#38470;擎倚?#20146;昵,乐不可支。

        此后李白入京一去两年,一双幼儿谁人照应?

        这个问题,与李白同时代的一位铁杆粉丝?#21644;?#25110;许能够给到我们?#40482;浮?/p>

        此人因爱慕李白之才,曾跨越万水千山追寻偶像,相逢后二人一见如故,同游数月,遂?#36175;?#24180;之交。

        李白更将生平所有诗文交付与他,托其编订成集。后来?#21644;?#26524;然践行,并在诗集序文中,留下了很多有关李白生平的第一手资料。

        ?#28909;紓?#20174;中我们可得知,李白移家东鲁后,曾与一位山东妇人共同生活过,且生下一子名曰颇黎。

        不难想象,子女年幼,李白却能放心西去,正是因为有这位妇人帮助照料。

        ?#29240;?#21518;来,也许是因为聚少离多,也许是因为李白被赐金放还、仕途失势,这位妇人最终带着儿子颇黎与李白分道扬镳。

        此后,在李白写给子女的诗中,都只见平阳、伯禽,未见颇黎。

        05

        两年后,李白辞?#26149;?#26519;待诏,曾折返东鲁与子女团聚,并用玄宗赏赐之金银购置田产酒楼,以图生计。(与迷弟杜甫携手遨游就是这段时间)

        然而,作为一个被诗歌之神选中的人,注定李白将无法以凡人自持。

        于是很快,他又开始南下漫游,寻求新的政治机遇。

        迄今所存李白笔涉子女的全部诗篇,都出自这之后。

        从前在湖北安陆,虽然他也曾多次离家漫游,但孩子有母?#23376;?#20854;族人照?#24076;?#20309;须?#19968;場?#21518;来虽移家东鲁,?#32422;?#21448;西入长安,然毕竟是飞黄腾达之际,想必那位继母也不至亏待其儿女。

        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此次离家,我们相信李白也一定委托了在鲁地最可信任之人照拂儿女,但毕竟不是家人,与往时不?#36175;?#26085;而语。

        此后的漫游中,李白便不时流露出对一双儿女的深切牵挂:

        我固侯门士,谬登圣主筵。

        一辞金华殿,蹭蹬长江边。

        二子鲁门东,别来已经年。

        因君此中去,不觉泪如泉。

        ——?#31471;脱?#29141;之东鲁》

        离别子女一年后,因?#20449;?#21451;要去东鲁,李白写诗送别,由此想到?#32422;?#30340;两个孩子,不禁泪流如泉。

        到离家三载时,牵挂之情更甚,除了前文提及的《寄东鲁二稚子》,李白又委托前往鲁地的友人代为探望:

        我家寄在?#22478;鸢?#19977;年不归空断肠。

        君行既识伯禽子,应驾小车骑白羊。

        ——?#31471;?#33831;三十一之鲁中兼?#25163;?#23376;伯禽》

        我家寄居在东鲁?#22478;?#26049;,三年未回,一想起来就心碎肠断。君是见过我?#20063;?#31165;的,回到东鲁还请去看看他,这小子现在应该能骑着白羊驾着小车到处溜达了吧。

        ……

        06

        再后来,安?#20998;?#20081;爆发,李白一双儿女仍在东鲁:

        爱子隔东鲁,空悲断肠猿。

        ?#21482;?#24323;白璧,千里阻同奔。

        ?#20284;?#38388;他的一位江湖门人武鄂,曾主动请缨要到东鲁帮他接应孩子:

        门人武谔,深于义者也。……闻中原作难,西来访余。余爱子伯禽在鲁,许将冒胡兵以致之,酒酣感激援笔而赠。

        ?#19978;В?#20853;荒马乱中并未接应成功。

        直到李白五十多岁,因投奔?#21171;?#32780;落狱浔阳时,其子女依旧滞留东鲁。有其狱中诗篇可证:

        穆陵关?#32972;?#29233;子,豫章天南隔老妻。

        一门骨肉散百草,遇难不复相提携。

        ——《万愤词?#27573;?#37070;中》

        意思是,?#32422;?#36523;遭大?#35759;?#23401;子们还?#23545;?#23665;东,妻子隔在江南(第二任妻子宗?#24076;?#19968;家人分离星散,无法互相扶助……

        同期的另一首求救诗里也说?#32422;?strong>“星离一门,草掷二孩”。

        万幸的是,后来李白遇赦放还,彼时安?#20998;?#20081;也已平定,子女终得赶?#36176;?#32858;。在其去世前一年,曾有诗篇提及:

        醉罢弄归月,遥?#20048;?#23376;迎。

        意思是说?#32422;?#22823;醉后乘着月色回家,?#23545;?#30475;见儿子在门前等候,心中大感?#27573;俊?/p>

        07

        父子相聚?#25991;輳?#26446;白于当涂去世。

        那么此后平阳与伯禽境遇如?#25991;兀?/p>

        平阳的结?#30452;?#36739;明确,在铁杆粉丝?#21644;?#20026;李白所编的诗集序言中已有所交代:

        女既嫁而卒。

        平阳出嫁不久后就去世了。伯禽的情况则要周折一些。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李白去世五十年。

        这一年?#19981;?#26469;了一位叫范传正的官员,此人在整理其父所留诗篇时,发现?#32422;?#29238;亲居然与李白颇有交情,还曾一起在浔阳把酒夜宴。

        范传正读后十分感慨,深感?#32422;河?#20026;这位伟大的诗人做些什么。于是便开始寻访李白后人,一直找了三四年,终于找到了李白的两个孙女——也就是伯禽的两个女儿。

        彼时,这两个孙女都已嫁与当涂本地农人。范传正与其交谈中,发现她们虽已是农妇打扮、衣着朴素,但仍进退有据,举止闲雅,颇见其祖父风范。

        相见与语,?#36335;?#26449;落,?#31283;?#26420;野,而进退闲雅,应对详谛,?#26131;?#24503;如在,儒风宛然。——范传正 . 《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

        范传正向二人问起家世身道,才知道伯禽早已去世,姐妹俩还有一个兄长,外出云游十几年了,不知所踪。

        父伯禽,以贞元?#22235;?#19981;禄而卒,有兄一人,出?#25105;?#21313;二年,不知所在。

        父亲伯禽在世时只是一介?#23478;?#30334;姓,故而她们也只能嫁与当地农夫,并无田地、桑蚕谋生,生活十分困窘。但以她们当前的身份,境况,又实在羞于向当地官?#40763;?#21578;,担心辱没了祖上声誉。如今因官员寻?#33579;?#22312;乡闾逼迫下,才不得不忍耻来告。

        ?#29238;复?#26080;官,父殁为民,有兄不相保,为天下之穷人。无桑以自蚕,非不知机杼;无田以自力,非不知稼穑。……久不敢闻?#26029;?#23448;,惧辱祖考。乡闾逼迫,忍耻来告。」言讫泪下,余亦对之泫然。

        两姐妹言讫?#36861;?#27882;下,范传正听了也十分难过,问姐妹俩有什么要求,?#32422;?#21487;尽力帮扶。

        姐妹俩说祖父李白葬在当涂的龙山,但他生前一直非常?#19981;?#21478;外一座青山,因为?#20146;?#23665;是他最仰慕的诗人谢朓曾经读书的地方。她们希望能满足祖父生前所?#31119;?#23558;其移葬青山。

        之后,在范传正主持下,李白?#39592;?#33900;到青山脚下。

        范传正因十分同情这两个孙女,便想帮她们改嫁到?#23380;?#20154;家。没想到两个孙女一口否决。

        告二女,将改?#29087;妒孔濉?#30342;曰:?#38428;?#22971;之道命也,亦分也。在孤穷既失身於下?#25285;?#20183;威力乃求援?#31471;?#38376;。生纵偷安,死何面目见大父於地下?欲败其类,所不忍闻。」余亦嘉之,不夺其志,复井税免?#23305;?#32780;?#36873;?/p>

        她们说夫妻之道乃天命所致,既?#35328;?#33853;魄之时嫁给农夫,如今又怎能仗着官威改嫁高门。否则将来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祖父呢?范传正听罢很是感动,就为他们免除了一些?#20056;搬嬉郟?#20943;轻其生活负担。

        再之后,李白去世八十年时,又有名?#20449;?#25964;的后人前?#21561;?#28034;拜?#20284;?#21514;,当地人对他说,李白的孙女已有五六年没来扫墓,可能也已去世。

        08

        故事讲到这本该结束了,我却一再忍不住自问:

        为什么我要写这样一篇文章?它平淡无趣,且又无助于李白的光彩与伟大。

        难道是为了黑李白?告诉大家他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爸爸?!

        不是的。

        我知道天才并非完人。甚至越是天才,越有大?#27605;蕁?/p>

        李白是不世出的天才诗人,同时也是不够尽责的父亲,这毋庸置?#26705;?#20063;无须回避与遮掩。

        可是我不想、也没有资格站在?#31995;?#35270;角去批判什么,那是他的生活和选择,他也承受了与之对应的痛苦与代价。

        想来想去,促使我下笔的其实是以?#24405;妇?#35799;:

        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

        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

        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

        双行桃树下,抚背?#27492;?#24604;?

        这四十个字如同一帧帧的电影画面,自从读到便深深地萦绕于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隔着千年时空,那个桃树下折花流泪的少女,那个与姊齐肩、相向而泣的少年,是如此的清晰与真实,以至常常在某个?#24067;?#30340;时刻触痛着我的心。

        让我觉得除了垂泪与叹息外,必须还要做点什么。

        然而,又能做点什么呢?

        或许也只能写下这些文字,寄托一份郁结已久的祈?#31119;?/p>

        我是多么深深地、深深地期盼,当李白不在身边的日子里,那一对小小少年曾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啊……

        -终-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