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分享

    更多

       

    从写字匠到书法家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

    2019-04-05  犁砚书院


    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杨守敬在其《学书迩要》绪论中提及梁同书的学书“三要”即天分第一,多见次之,多?#20174;?#27425;之。并在其基础上补充“二要”即:“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20174;?#33016;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34180;?#36825;就是学习书法的“五要?#34180;?/p>



    笔者认为,学书“五要”又分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天分要高。最初的层次,即天分第一。所谓天分,就是与生俱来的特殊才华和气质。如李白诗云“天生我材必有用?#34180;?#22914;鸟之翼则翱翔于天空、鱼之腮则潜游于海底、人之脑则创造出文明,天生和天性决定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爱迪生说:“天才那就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但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23478;?#37325;要。”所以梁同书和杨守敬提出并坚持学习书法,天分第一,是最重要的。笔者认为,这个观点没?#20889;恚?#20294;缺少前置条件,所以存在着一个误区,如果是想成为书法大师,想书史留名,天分则是必要条件;如果是普及书法来讲,则人人皆可学习书法,只要勤奋也能达到一定的水平。如佛家讲,众生皆佛,人人皆可成佛。这也是笔者把天分称为第一层次,也就是最初层次的真正原因。



    第二层次,要多见,要多写。笔者认为多见比多写更重要。读万卷书,?#22411;?#37324;路。人情练达,阅人无数。真见识比笨工夫更重要。多见才能多学多写,启功先生说:“先摹赵董后欧阳,晚爱诚悬竞体芳。偶作擘窠钉壁看,旁人多说似成王?#34180;?#36825;首诗启功先生作了说明:最早学的是先祖自临的欧阳询《九成官醴泉铭》;后来十一岁见到颜真卿的《多宝塔碑》,略识其笔趣;二十多岁时得到赵孟頫书《胆巴碑》,学了一段时间;学董其昌,得写字行气,但骨力不行;后来得到罗振玉藏?#31471;?#25299;九成宫碑》精印本,于是逐字以蜡纸勾拓而影摹之;?#38498;?#26434;临碑帖?#32422;?#21382;代名家墨迹,其中又以临习智永《千字文》墨迹时间最久,下功夫最深,学得也最苦。要说学习的经验,写字要做到“骨肉不偏”,很?#36873;?/p>



    由此可见,多见才能长见识,发现自己的缺陷,从而转益多师,在自然而然中,形成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的形成应该是由自己的鉴赏观和方法论决定的,你?#19981;?#20160;么,爱什么,就学什么,写什么,这种现象有点类似鲁迅先生论典型人物的塑造:作家塑造人物的方法有两种,一是专用一个人做模特儿,二是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高尔基也说过:一个作家要从十几个商人、官吏、工人身上抽取最?#20889;?#34920;性的阶级特点、习惯、嗜好、姿势、信仰、谈吐,分离出最自然的特征,再把它们综合、概括在一个商人、官吏与工人身上,这样来形成“文学的典型?#34180;?#20070;法风格的形成同“文学典型”的形成是一样的,?#23478;?#32463;过选取和粹炼,重新塑造,脱胎换骨,自成机杼。没有博览就没有约取,就没有新的创造。



    多见之后,还要多写。多写的前提是正确的“写”的方法,不讲方法,写得再多也没有用,或许还会事得其反,越是勤奋越是坚持,反而失之愈远,不?#31995;?#37325;?#21019;?#35823;。这种现象在书法爱好者中最为常见。启功先生说:“写字有三个次序。把一个字拿来,鉴赏一个字,比如是‘天’或者是‘三’,简单的笔画。眼睛看着,手底下笔写着,写完了并不好看。第二就摹着写。薄纸铺在帖上头,现在更方便了,有塑料薄膜,蒙在帖上,不致泅到帖上,按着笔画写。第三,就对着字帖再写。



    经过这三个,就截然不同了。学书入门似宜先熟记其‘形’。记‘形’的方法,应该先记其形?#30784;?#38271;短。如某字某笔长、某笔短,什么角度,什么方向等?#21462;?#20837;门者,只论初学,不论年龄,先看帖上一个字,即仿写一个字;二用透明纸罩在帖上描写一次;三再对帖临写几次。如此写上一段时间,而逐渐记住某字某笔长、某笔弯曲,字的形状逐渐熟悉记住,这样入门,从‘形’到‘神’全貌就逐渐可以了然。”学习书法要多见,多写,最后达到了然于目、了然于?#25721;?#20102;然于手,了然于口,从而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



    第三个层次,要品高,要学富:“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20174;?#33016;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34180;?#24517;须注意,这是书法“大家”的标准和要求。现在书法界的争论有时候是糊里糊涂,你说品高学富,他就?#30340;?#24573;略书法的用笔和结字等技法,其实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26410;?#33487;轼曾云:?#30333;?#23383;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我则心目手俱得之?#21360;!?/p>



    宋人李光指出:“世之学禅者,虽云门洞?#20132;?#26705;,临济诸家,各有所宗,其所传心印一也。书法亦然。颜柳之瘦硬,欧虞之端劲,徐李之豪?#24120;?#21508;自名家,考其?#23460;猓?#26410;始不同。此论闻之前辈,今世鲜有知者。本朝惟蔡君漠,天资超胜,辅以力学,遂为本朝第一。惟苏子瞻善论书,可继君漠,而气超胜,不减二王。”又云后人“但知学东坡书,粗得其形似,而不知?#23637;?#20043;书自二王诸人?#30784;!?黄庭坚在《跋与?#26049;?#29081;书卷尾?#20998;?#20986;:古人学书不尽临摹,张古人书于壁间观之入神,则下笔时随人意。学字既成,且养于心?#24418;?#20439;气,然后可以作示人为楷式。凡作字,须熟观魏晋人书,养之于心自得古人笔法也。



    苏轼在?#27934;?#31070;记?#20998;兴?#35828;的“取其意气所到?#34180;ⅰ?#24471;其意思所在”,这样“法”才能“活?#34180;!?#35266;之”可以“入神”,而“手追”止得“形似”而已,因而苏轼认为“目?#21271;取?#25163;?#22791;?#37325;要,见之于目,才会知道。识之在?#27169;?#25165;叫明白!“识”之在“?#25721;保?#35265;”之于“目”,“学”之应“手?#34180;?#20070;法必须有技法,亦必须有学养。技法与学养是二亦是一,是一亦是二。这与道之阴阳观是一样的,须知阴阳是一亦是二,是二亦是一。品高和学富是取法乎上,如能得乎中,便是幸事了!如果不注重“品”和“学”,那书法终究是雕虫小技而成书工字匠,书卷气便无从谈起了!所以,况周颐《蕙风词话》:“性灵关天分,书卷关学力”,此言于书法而言,不虚亦不谬!


  •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bdo id="ac40c"></bdo>
    <code id="ac40c"><samp id="ac40c"></samp></code>
  • <small id="ac40c"><samp id="ac40c"></samp></small>